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零二章 人心鬼偶1


    cpa300_4();    这是茅山术中的金创药配方。∮頂∮点∮小∮说,茅山术中,有医一道,叶少阳虽然没怎么学过,救死扶伤不行,但是止血镇痛之类的医术还是会一点。

    血止住之后,叶伯脸色也好看了一些,趴在床上不再呻吟,而是带着一种复杂的神色看着三娘,眼中隐含泪光。

    叶小萌双手用力摇着三娘的肩膀,愤怒的喊道:“我把你接到家里来住,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爸,为什么要这么做!”

    “伤害?”三娘大笑,笑出眼泪,“比起他对我家小烁做的,这点也算伤害,哈哈,你自己问问他,对我家小烁做过什么,我恨不得杀了他,我恨不得杀了他啊!”

    叶小萌怔住,转头朝叶伯看去。

    叶伯潸然泪下,摇了摇头,喃喃说道:“你误会我了……”

    “误会,哈哈哈,你杀了我儿子,现在虽然什么证据都没有,但那是我亲眼所见!”

    叶少阳和叶小萌当场惊呆,朝叶伯看去。他真的……杀了叶小烁?身为村长的他,居然是杀人犯?

    叶伯叹了口气,让叶少阳扶着他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头,沉默片刻,看着三娘说道:“当时没来及告诉你真相,你就疯了,我给你看个东西。”说完抬头对叶小萌说道,“我手上有伤,使不上力气,我裤子口袋里有一封信,你帮我拿出来。”

    叶小萌疑惑的把手伸到他裤子口袋里,果真摸到一封信,拿出来一看,信纸已发黄,表明这封信存在有很长时间了。

    叶小萌把信展开后递给三娘,叶少阳急忙也凑上去,三个人一起看。

    信是用钢笔字写的,很潦草,只有短短几句话:

    娘,我决心舍身作法,为救你,也是为了救所有人,此事是我自愿,与他人无干,愿你为我所为感到骄傲。不孝儿小烁。

    三娘抚摸着信上的字迹,泪如雨下,失声道:“没错,这是小烁的笔迹,可是我明明看到……”

    “那是他自愿的,”叶伯无力的说道,泪水滚落,“小烁是好孩子,当初他找我,要我这么做的时候,我起初不同意,但他苦苦恳求,说只有这样才能拯救大家,我才被他说服,帮他做了这件事……”

    叶少阳看着二人,道:“你俩别打哑谜了,到底怎么一回事,快点说来听听。”

    叶伯看了一眼珍婶,道:“你先出去吧,你胆子小,听不了这些,回头我再慢慢告诉你,有小萌在这陪我,没关系的。”

    珍婶不放心的道:“那你快点说,待会救护车来了,赶紧上医院。”

    叶伯点点头,打发她离开,转头看着三娘,道:“还是我先说吧。之前在庆天那里,你们也听说了一些事,小烁当时拉着庆天他们作法的时候,是抱着必死之心的,结果因为庆天等人中途退缩,失败了,他想献身也没能成功。那时候,我对情况还不了解,我将说的这些,都是他后来告诉我的:

    那次作法失败之后,他几年来收集的法术材料毁于一旦,再想重新作法是不可能了,他心灰意冷,觉得已经没有办法阻止那个煞星出世,灾难必定发生,没有办法阻挡,于是……他换了个角度,开始思考,在煞星出世之后怎么样消灭它。小烁法力很强,我不会法术,但是我觉得他就算跟你相比,也不会差多少。”

    叶伯看了叶少阳一眼,“你相信吗?”

    叶少阳笑了笑,“也许吧。你接着说吧。”

    “他跟雪琪的法力都很强,但是他依然觉得不是那煞星的对手,所以,他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自杀,变成鬼之后,去跟那个煞星战斗……”

    叶小萌一听就叫起来,“这不可能,法师的法术,大部分都是依靠罡气,变成鬼之后,连身体都没有了,也就是个普通的鬼,怎么去跟一个修炼千年的厉鬼斗呢!”

    叶少阳沉吟着没有说话,内心却是极为震动,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然后隐约明白了什么,深深吸了一口气,对叶伯道:“接着说,谁都不要打断!”

    叶伯点点头,说道:“法术的事情我不懂,反正他有一个办法,在死后迅速变成非常可怕的厉鬼,虽然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可能还不是那煞星的对手,但是还有雪琪,他说雪琪的法力不比他差。

    到时候他们一人一鬼联手,趁那煞星刚离开封印,还没有立足之际下手,应该是有七成胜算。但是因为雪琪要去那座道观里去布阵,他需要一个帮手来帮他走完最后一步,所以找到了我,苦苦哀求,我也是咬着牙才同意的。

    之后他据说是去了阴间,弄来一棵树干,然后用了几天时间,做出来一个人形偶,大概……有两米来高,没有腿,下面是一根棍子,中间却是空的。他的办法说起来非常残忍……”

    说到这,叶伯的额头沁出一层汗珠,脸上露出非常古怪的表情,视线飘到窗外。

    “他要念什么诅咒之类的法术,把自己杀死,然后让我剖开他的肚子,把心脏取出来,放进那个人形偶里,然后用水银浸泡在中间,再用柴火把他烧成骨灰,填进鬼偶里,最后用他调配出的好像泥土一样的东西,把人偶封起来,埋到那口古井的旁边,这样在四十九天之后,他的魂魄就能变成所向无敌的厉鬼……”

    叶少阳听到这里,表情变得愈发凝重,叶小萌和小马却已经吓蒙了。

    “这么残忍的死法,而且是对他自己用……”小马张着嘴,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

    叶伯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喃喃说道:“是的,他死之后,魂魄当时还没走,一直在旁边指挥我处理,直到我把人形偶送到山顶道观,雪琪帮助他完成诅咒,然后下葬……唉,这段经历,对我来说简直是个恶梦……”

    叶小萌抓住他的手,请问安慰道:“我知道的,老爸你也是为了拯救大家,你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我为你所为感到骄傲!”

    (今天晚点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