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二十四章 五更断魂曲2
    小马和叶小萌二人精神陷入恍惚,脸上带着悲伤之意,不知道被歌声所勾,进入到那一世的回忆之中。

    “真是冤家。”叶少阳来到二人中间,分开双手,分别盖住两人的头顶,将罡气释放,进入体内,才发现叶小萌体内几大经脉都被怨气侵蚀,命在旦夕,小马气海内却有一股不屈之气,抵抗着怨气。

    叶少阳心中大惊,但也没工夫管太多,将自己的神识引入叶小萌体内,驱赶怨气,这时候,鬼魔音再起。

    叶少阳心中骇然到了极点:这女鬼到底有多强的修为,能唱到四更……一道电流从他心中滑过,莫非,她就是鬼母!!!

    歌声已起,叶少阳也不敢再想下去,念起静心咒,用神识护住叶小萌的心脉,自己这边却顾不上了。

    “四更更无望,天涯归途患无常,城楼上,敲四鼓,星移斗转。思量起,当日里,蟒玉朝天。如今别龙楼,辞凤阁,凄凄孤馆。鸡声茅店里,月影草桥烟。真个目断长途也,一望一回远。”

    叶少阳脸色惨白,随着歌声飘摇,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落下,假如不要顾及叶小萌,以他的法力,自保绝对没有问题,但叶小萌那里分担了静心咒绝大部分的法力神威,叶少阳全凭一抹残念抵抗,逐渐支持不住,神识开始随着歌声飘摇,仿佛回到叶家村,看到了幼时的父亲……

    他道心坚定,神若磐石,但是今天听说了金童玉女去阴间寻找自己亲人的消息,这是他唯一的弱点,在四更唱词的影响下,心境也不定起来……

    女鬼是什么时候唱起的五更歌词,他已经没有注意了,那如泣如诉的歌词,一个字一个字传入耳中:

    “五更最荒凉,人鬼空相望……闹攘攘,人催起,五更天气。正寒冬,风凛冽,霜拂征衣。更何人,效殷勤,寒温彼此。随行的是寒月影,吆喝的是马声嘶。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

    五更到,曲终音消人断肠,轮回三千场,述不进离殇。天涯一线浮萍,生无恋,死无仇,恍如那蜉蝣,朝才生,暮已死,空走这洪梦一场,大梦终觉起,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

    浑浑噩噩中,叶少阳凭着一股本能,依然用神识守护着叶小萌,他自己却陷入无尽虚空之中,仿佛看到了父母亲人被厉鬼索拿,铁链缠身,酷刑相加,无尽悲凉,自己却只是一缕魂魄,隔山相望,无法相救,那种被放大了的痛苦,令叶少阳悲痛欲绝,那歌词还一遍遍回荡在耳边: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

    身为天师,连亲人的亡魂也不能保护,有何面目立足人世间,自己愧为天师,愧为人。真个不如死,那就……死吧。

    叶少阳心灰意冷,在极度的愧疚之下,举起七星龙泉剑,朝自己脖子抹去……

    “老大不要!”一声厉吼,刺入耳膜,振聋发聩。叶少阳猛然一个激灵醒来,发现自己手举龙泉剑,横在脖子上,差一点就要抹下去,急忙放下宝剑,深深吸了一口气,被冷汗湿透的衣衫被夜风一吹,浑身冷的打了个寒颤,人更加清醒了,猛然起身,抬头望去。

    怨气已散,女鬼也不见了踪影。

    这就……走了?没打就走了?

    叶少阳猛然明白过来:自己身在两界山外,这里不是那鬼母的势力范围,她对自己不能采用实质性的攻击,所以才用了五更断魂曲,将怨气夹在歌声之中,攻击自己三人的神识……她也是算准了自己一定会保护身边二人,所以自己在山谷里呆了那么久,她都没有出手,等的就是三人聚首这个机会。

    五更断魂曲唱过,自己一旦醒来,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进山跟她决一死战,所以,毫不犹豫的退走。

    想到自己差一点抹脖子的经历,浑身又是惊出一身冷汗,虽然刀兵未动,但是刚才的经历,实在凶险到了极点,自己差一点点就挂了。

    突然,他想到在关键时刻,有人叫了自己一声,等于救了自己一命,是什么人所为?当下转头四下望去,一个人影也没看见。

    “老大,我在这呢。”

    声音从身后传来,叶少阳急忙回头,看到一个幼童背着双手,笑嘻嘻的朝自己走过来,是瓜瓜!这货消失了这么久,终于回来了!

    五更断魂曲,只对人类有效,瓜瓜是鬼,没有肉身,所以不受任何影响。

    “老大,好久不见啊。幸亏我赶来及时,不然可真见不到你了!”瓜瓜上前亲热的打着招呼。

    叶少阳愣了一下,“你知道我有难?”

    瓜瓜道:“我不知道啊,我是有情况来通报给你,循着魂印找来的,结果一到这就看到你遇险,就喊了一嗓子,话说,那女鬼好生厉害,居然能把五更断魂曲唱完,轻松离开,她到底是谁呀?”

    叶少阳暂时没空理他,将罡气灌入叶小萌体内,将经脉里残留的怨气完全驱散,叶小萌清醒过来,急忙抬头看着叶少阳,“少阳哥你没事吧?”

    叶少阳点点头,又来到小马面前,只见他闭着双眼坐在地上,表情痛苦,但是额头上闪现着一抹忽明忽暗的金光,伸手一抹,没等感知,那金光消失,小马哆嗦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也醒过来。

    “小叶子,怎么样了,”小马一醒过来,眼珠转动,伸头朝山谷望去,急忙问道:“那女鬼呢,被你灭了吗?”

    叶少阳没理他,伸手扣住他的脉门,以罡气感知了一番,他体内气息正常,怨气也退散的干干净净,不由大惊,这货为啥一点事没有,难不成是因为之前的奇遇,身体发生什么变异了不成?还是因为他是灵媒介质的体质,对五更断魂曲这样的非实质攻击方式,有一定免疫能力?

    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只要人没事就好,别的都可以回头再慢慢琢磨,于是让小马接着收拾法器,自己转头看着瓜瓜,“接着说吧,你有什么事急着找我?”

    (昨天最后一章有两百字发重复了,被人提醒才知道,实在抱歉,发表的时候手误……今天这几章很累,尤其是五更断魂曲部分是我原创,写古文不擅长。。1群已爆满,请加第2分舵:239688988。祝大家元旦快乐。)

    T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