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三十一章 独斗叶小烁
    就在这时,一股怨气从黄泉路上冲来,卷起一度的彼岸繁花,形成一股强大的攻势,沿途直接将几个鬼差震飞,朝叶少阳袭来。

    叶少阳上前一步,手掌一翻,打出八张灵符,用七星龙泉剑飞快的一一扎破,串在剑上,左手结印,口中念动风神咒。八张灵符绕着剑锋不断旋转起来。

    “天灵灵,地灵灵,风神速来显威灵,急急如律令!”叶少阳左手结好法印,一按剑柄,将八张符打出去,一股法术旋风,平地而起,向前方旋转飞去。

    小马一听这咒语,喃喃道:“原来世上真有这种咒语啊!我还以为是电视剧里骗人的。”

    瓜瓜道:“这叫‘纯法咒’,风火雷水,这四种道门法术,都可以用纯法咒施展出来,威力更纯粹也更强。”

    小马吃惊的看了他一眼,“你一个鬼,怎么知道这么多?”

    瓜瓜道:“我这么些年,不知道跟多少道士斗法过,一开始老吃亏,后来我一怒之下,去龙虎山偷了几本道书,自己研究,虽然自己不能修炼,但也要知己知彼。”

    小马冲他竖了竖大拇指,“当鬼当成你这样,也真牛逼!”

    法术旋风与彼岸花形成的怨气风暴相撞,相互抵消,余波将附近的几个鬼卒震开。

    叶少阳也不啰嗦,直接从背包里抽出天风雷火旗,迎风展开,对着叶小烁兜头打了出去,双手不断结印,口中念道:“一念神威,天雷滚动,罡风乍起,火雨兜转,急急如律令!”

    天风雷火旗如同一条火龙,绕着叶小烁盘旋起来,不断放出流火,朝他身上落下。

    叶小烁面色一沉,一股股怨气从体内爆发而出,形成一道结界,对抗着流火,彼此消耗,形成对峙之势。

    叶少阳定定的看着他,道:“你没有退路了。”

    “退路……”叶小烁凄然一笑,“十年前,我死的那一瞬间,就没有退路了。”

    叶少阳摇摇头,道:“今晚如果不来,你还有机会的。”

    别人不懂,但是叶小烁能听懂这句话的意思,暗暗叹了口气,身上的怨气突然撤回体内,任由天风雷火旗洒下的流火不断打在身上,皮肉一点点被灼化,不断出现窟窿,鬼血横流,看上去极为可怖。

    叶少阳看到这一幕心中大动,难道,在这最后一刻,叶小烁后悔了,打算临阵倒戈了不成?

    为了尝试稳住他,叶少阳说道:“叶小烁,虽然擅闯阴司罪无可恕,但我还是愿意试一试帮你。”

    叶小烁抬起一张被流火烧的满面疮痍的脸,冲叶少阳冷笑一声,“我就是要……不给自己留下退路!”

    说完,伸出双指,插入自己的眼眶,向下扯去,将整张脸皮扯下去,连同脖颈和身上的皮肉一起扯开,黑色的怨气从体内蔓延而出,将他湮没。

    怨气不断向上侵蚀,天风雷火旗摇摇欲坠,叶少阳结印操控着天风雷火旗的双手颤抖起来,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突然,叶小烁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怨气冲射,将叶少阳震得到退两步,天风雷火旗失守,无力垂落下来。

    便在这时,怨气形成的黑云向两边散去,当中出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只有脑袋,脖子往下,插着一根棍子模样的东西,叶小烁面黑精瘦,表情狰狞万分,与之前英俊的形象简直是天差之别。

    人心鬼偶!叶小烁的真身出现!

    “叶少阳,让我领略一下道门天师的神威吧!”

    叶小烁怪叫一声,一头乱发向上炸开,鬼气在身前聚拢,托举着鬼身,一身怨气迅速集中在鬼身——也就是棍子的底端,朝叶少阳正面攻了过来。

    人还未到,叶少阳便为怨气所慑,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心中明白,叶小烁知道这里不是久战之地:他们虽然能闯到这里来,也算是趁虚而入,阴司绝对不会放任不管,援兵八成正在赶来,因此,他想要速战速决,一招定生死!

    面对叶小烁的全力进攻,叶少阳不敢怠慢,咬破舌尖,喷了一口血在七星龙泉剑上,左手在剑身上一抹,以血画印,形成一个龙字,右手抖动长剑,按照道门祝由秘术的手法,划出四纵五横,口中念道:“伏化天王,降定天一,天地玄黄,阴阳妙法,太乙天尊,急急如律令!”

    大拇指在剑柄上一按,天师血写成的“龙”字亮起血光,附着在四纵五横的道纹上,法力燃烧,将龙泉剑灼得通红。

    叶少阳弯起左手中指,在剑锋上弹出一个重印,长剑一动,发出龙吟般的嗡鸣之声,击向叶小烁。

    所经之处,有几个站着发呆的鬼卒来不及避让,被剑锋所破,当场魂飞魄散,化为精魄。

    一瞬间后,鬼偶木棍与七星龙泉剑尖峰相抵,黑色的怨气与紫色的罡气纠结在一处,进行着无数次的碰撞。

    叶小烁面带冷笑,叶少阳脸色平静,无悲无喜,两人互相平视着对方。

    “你……败了。”叶少阳说完,右手一扭剑柄,罡气进射而出,瞬间击溃怨气,将叶小烁的真身凌空打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十几米远,掀动一地尘土,然后飞快的爬了起来,一头原本倒竖起来的乱发,紧紧贴在脸颊边上,嘴角边流淌着鬼血,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叶少阳。

    然后,他轻轻摇头,什么也没说,转身朝着来路飞去。

    他的那些手下,一看连老大都跑了,哪里还有心思打下去,急忙追着叶小烁去了,叶少阳没有去追他们,他知道这些小喽啰绝对跑不出阴司就会被灭掉,于是转过身,朝那几个鬼差看去。

    危险尽除,八名鬼差站成一排,面对叶少阳,脸上丝毫没有一丝谢意,而是威严的看着他,像人间执行任务时充作人墙、用来隔绝围观的防暴警察。

    “父亲!”叶少阳喃喃说道,一步冲到“人墙”前面,从来到这里开始,他就知道,被几个鬼差围在中间的,是自己的父亲,这是一种父子之间的心灵感应,哪怕十年未见、哪怕双方都是鬼魂,这种感觉依然没有泯灭,毕竟父亲还没有喝孟婆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