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七十三章 高人还是傻比
    “三五天……”叶少阳吐了一口气,道:“现在就看四宝的了,我们只能做好决战的准备,等他赶来。”

    完,又转头朝橙子和白看去,道:“你们既然是我的妖仆,那就是自己人,我这正好缺人对付鬼母,你们来了就留下来帮我。”

    橙子和白毫不犹豫的头,“主人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死而无憾!”

    “不要你们死。”叶少阳挠了挠头,偷偷瞥了芮冷玉一眼,对二人道:“那什么,你们老是叫我主人,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们玩那什么游戏呢,不成样子,你们赶紧换个称呼,橙子我不是教过你吗,不许叫我主人。”

    “叫老大!”瓜瓜提醒道。

    两个女妖只好答应下来。

    叶少阳又转头朝看去,道:“你要是想走,这就回去,告诉道渊真人,多谢他帮我收留妖仆,如果这次我不死,必然去登门道谢。”

    张诗明哼了一声道:“我不走,我不想帮你,但是除魔卫道乃是修道之人的本职,现在邪魔在外,我也要出一份力。”

    话的是大言不惭,完之后~~~~,m.±.c∞om,却是讨好的冲白笑了笑,道:“白,我留下来帮你啊。”

    “随便你。”白随口道,一双眼睛不时往叶少阳脸上瞟,哪里还管他。

    张诗明恨恨的看了叶少阳一眼,仇恨的种子,在心理萌发。

    叶少阳看到叶萌也在旁边,让她去找叶伯,为这几个人安排一下住宿,虽然她们是妖,但既然修成人形,行为上基本与人一样,得像人一样安排,不能怠慢。

    “你们可以去休息,或者去巡查一下,我要在这调息,不然连路都走不了了。”

    叶少阳完,不管其他人,盘膝坐下,开始调息,很快进入忘我的状态,以罡气缓缓滋润着受伤的经脉,吐纳了四个周天之后,精气恢复,睁开眼睛看去,面前站着叶萌,但是也只有她一个人。

    “他们被我老爸叫去吃饭了,留我在这等你。你没事了吗?”

    “没事了。多谢。”叶少阳站起来,两人一起结伴向山下走去。

    叶萌双手背在身后,在前面走着,突然回过头来,冲叶少阳笑了笑道:“少阳哥,你那两个妖仆好漂亮,可真是享受齐人之福啊。”

    叶少阳干咳两声,佯怒道:“什么呢,她们是我的妖仆,又不是我老婆。”

    “差不多啊,反正看上去她们什么都听你的,你收她们做老婆,她们也不会拒绝的。”

    叶少阳无奈的苦笑道:“她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她们是妖,我不可能喜欢上一只妖的。”

    叶萌笑道:“那你喜欢什么类型,芮姐姐那样的吗?”

    叶少阳哑然,耸了耸肩,“能换个话题吗?”

    叶萌笑而不语。

    两人一边走,一边朝山下的街道上看去,到处都是村民,尤其是中间那条主街上,村民聚集,一个个茫然无措的站着或坐着,话的人也少了,连年轻人也都失去了活力。

    叶萌指着结界的边界道:“少阳哥你看,四周都向中间收缩了很多。”

    叶少阳自己看去,的确如此,有很多房子原本在结界之内的,现在也都被黑色的死气所吞噬了。

    “跟叶伯一下,靠近黑气二十米远的房屋,绝对不要住人,也尽量不要靠近!”

    叶萌头,表示已经安排好了。

    “少阳哥,我只恨自己法力太弱,帮不了你太多,”叶萌有些失意的看着叶少阳,“我很想像芮姐姐那样,跟你并肩战斗,为你分担压力。”

    叶少阳心中一动,笑道:“将来有的是机会,等干掉鬼母,我写封信给我师父,让他收你做内门弟子,这样用不了几年,你就可以跟我一起捉鬼了。”

    叶萌眼前一亮,皱眉道:“我听茅山几乎不收内门弟子,青云子道长这些年也就收了你跟道风两个而已,我可以吗?”

    “我可以,就可以。”叶少阳嘿嘿一笑,“我有那老头的把柄,他不敢惹我。况且你这么漂亮,他一定喜欢的,他平生就喜欢美女。”

    叶萌扑哧一笑,“少阳哥你不是在逗我开心吧。”

    “我是认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什么我都信。”叶萌认真的了头,“那就这么定了!”

    两人一路下山,从人群中走过的时候,叶少阳收获了所有人热情的问候,之前叶少阳拼死对抗鬼母的经过,已被马等人传播开来,这些村民之后,有不尽然都是好人,也有很多人,也有偷鸡摸狗的,也有勾搭成奸的男女,但是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

    当有一个陌生人为了保护你、勇敢战斗,不惜献出自己生命的时候,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你都会发自内心的感动。

    所以,这些村民对于叶少阳的爱戴,完全是发自内心,而且叶少阳就是本地人,是他们自己人,这又加深了一层亲切感。

    他们越是这样,叶少阳越是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望着死气弥漫的方向,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场战斗,只能赢不能输,因为输不起。

    四宝比大家预测的时间,要赶来的早,但是看到被他称为高僧的那个人,包括叶少阳在内,都感到有些不可信:

    本来以为所谓的高僧,一定是个老头子,最好还能有一把胡子,穿着破破烂烂的袈裟,这样才会给人高人的感觉。

    如果以这标准来评判,眼前这位“安静风”没有一个地方符合的:乍看上去,这位高僧白白嫩嫩的,只有三十来岁,但是认真看,又好像有四五十岁,甚至更老,使人无从判断他的真实年龄。

    而且他也不是和尚,而是“头陀”打扮:头是秃的,但是两边有长长的直发披散下来,身穿一件很长黄色袍子,长裤马靴,看上去非常的另类。

    最重要的是,自从进来之后,他就找到叶伯,索要酒肉,弄来之后,也不管别人,一只脚踩着凳子,大口吃喝起来,嘴里还一边哼着一首老掉牙的网络歌曲:求求你给我个机会,不要再对爱无所谓……

    叶少阳瞅个机会把四宝拉出去,问道:“你确定你找到不是那高僧的孪生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