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生命之灯2
    鬼母道:“何为道?”

    “他,就是道。”安静风指了指叶少阳,道:“除魔卫道,拯救天下。三天不学习,赶不上**。老衲决定学他一把。”

    完,伸手着叶少阳,愤愤道:“记住了,你欠老衲一条命,叶天师,证道之路漫长,且行且珍惜,老衲先去了。”

    言毕,将手中念珠抛向空中,双手合十,结成法印,口中念起大悲咒,那串被他抛起的念珠没有再落下,而是好像法冠一样悬挂在他头上方,不断旋转,放出一道道金光,将他周身覆盖。

    鬼母大喝一声,命令大军进发,想要从安静风的身体上踏过去,但是如安静风所言:道理从来就不在人多的那一边,实力也一样。

    安静风盘膝打坐,闭上眼睛,随着念珠释放的金光越来越强,将安静风整个人染成了金色,如同一尊佛像,然后,最震撼的一幕发生了:

    安静风的身体,一融化,化为金色的粉末,被那股金光托着,在空中形成了一盏灯的形状,火苗冉冉,光明不屈。

    “活佛!”

    “大师慢走!”2222,m.↗.co≧m山之上,村民们看见这惨烈的一幕,不知是谁带头,一个个跪了下去,连那些非主流打扮的骚年,也被安静风的献身所感染,毕竟这不是电视剧里看到的,而是真实发在在眼前,这种心灵上的震撼,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叶少阳也怔住了,远远望着安静风分解肉身形成的那一盏灯,知道安静风是施展出了佛门最惨烈的“燃灯古术”:牺牲肉身,化作灵光御敌。

    猛然想起与安静风初次见面,他面对自己的质疑,出的那番话,心中恍然明白,原来在那个时候,安静风就已经做好了牺牲自我的准备,所以,他才会大吃大喝,以求在死前爽一把,不亏待自己的肚子。

    这是一个俗人,一个不合格的和尚,但是他此刻的所作所为,已经可以称之为佛。

    这时候,四宝等人已经打碎了所有骷髅头,解开禁制,正在朝着这边狂奔,突然看见这一幕,四宝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流泪道:“师叔走好……”

    安静风的身体,迅速融化分解,很多什么都不剩下,肉身分解成的金粉,不断充实着那盏灯,身体彻底消失的瞬间,那盏灯猛然亮起,方才万道金光,打在那些试图靠近的鬼卒身上,不管被击中哪个部位,鬼卒立刻融化,魂飞魄散。

    “可恶!”修罗鬼母怒吼一声,飞身而上,伸手双手,抓住了生命之灯的灯座,不断释放鬼力,抵御着亮光的发散,不过还是有很多金光飞出,将她身边的鬼卒一个个杀死,这时候芮冷玉、四宝、张诗明也冲上来,各自运用法器,显示神通,将鬼卒们杀死或收服。

    安静风的献身,在众人心中,打下了一个悲愤的烙印,连对方很多鬼将之类的头目,都被这超级震撼的一幕吓到了,雪琪皱眉凝视着被鬼母握在手中,以修为对抗的生命之灯,目光怔然,似乎在想着什么。

    唯有叶烁,丝毫没有任何反应,仍然携带众鬼,对叶少阳进行着疯狂的攻击。

    叶少阳以一敌众,苦苦支撑。

    “要是叶烁这时候那反水,我们马上就能反败为胜!”站在山的马,望着叶少阳的方向,握紧拳头,替他感到着急,“这坑爹的叶烁,到底怎么回事!”

    “你也看出,现在想要扭转局面,核心就在叶烁身上。”老郭居高临下,审视整个局面,判断相当准确,目光移到叶烁身上,皱眉道:

    “这货被用魂钉钉住了魂魄,想要化解魂钉,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用他至亲的血,以茅山的血归术打入他的身体,才有希望融化魂钉,唤醒他的灵智!”

    完,转头寻找到叶伯,道:“三娘在什么地方,赶紧把她找来,用她的血试一试,现在全看她了!”

    叶伯一怔,道:“少阳不是,她被封印住了,可以施展那个什么法术吗。”

    “那是不行了。”老郭猛然想起这茬,失望的道,“血归术需要用魂魄做引,但是她身上的封印,让魂力一也渗不出去……对了,叶烁还有没有直系亲属了?”

    叶伯怔了一下,喃喃道:“这……没了。”停了一下,怯怯的问道,“是不是只有唤醒叶烁,才有希望取胜?”

    老郭道:“你不废话么,叶烁暴走,实力大增,加上众多帮手,能将师弟拴住,如果他觉醒神智,我们就等于是多了两个生力军,情况当然就不一样了。”

    叹了口气,道:“安**师燃烧毕身法力,形成命灯,这样下去,灯枯油尽,也只是杀一些厉鬼,没人上前帮忙的话,也是没用啊,可惜啊……”

    身后,叶伯叹了口气,道:“那我去吧。”

    老郭猛然回头,看着他。

    “我跟叶烁,是至亲,我去献血!”

    老郭道:“开什么玩笑,你知道什么是至亲吗?连叔侄这样都不行。”

    叶伯涨了张嘴,仿佛下了什么决心,道:“我是他爸爸,算至亲吗?”

    瞬间,老郭、马、叶萌,还有他周围的一些人,表情凝固了,傻傻的看着他。

    老郭第一个回过神来,大声道:“你不是在梦话吧?”

    “没有!”叶伯突然怒了,大声吼起来,“叶烁是我儿子,是我跟她母亲三娘的私生子,这样够了吗!”

    所有人呆住。幸亏珍婶不在旁边,去祠堂里照顾村民去了,不然听见这话准得当场昏倒。

    叶萌扑通一声跌掉,失声道:“爸,你胡什么!”

    “我没胡,事情的细节,我不想了,请你们尊重我这**吧,老爸对不起你……”叶伯表情痛苦的看了叶萌一眼,转过身,一把抓住老郭的手,道:“郭大师,要怎么做,你快带我去献血!”

    (今天起晚了所以更晚了,没有借口。感谢墨倾城妹子和一个不知姓名的兄弟的打赏,今天加更,下午会发。请各位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