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七伤遁血术
    鬼母身影一动,无数骷髅头从身下飞出,形成一条长龙,围着自身旋转起来,黑气翻涌,如同云雾一般蔓延开来。

    叶少阳一看之下,指挥众人后退,道:“鬼母也受伤了,不想再战,估计就是这一招了,我正面抵抗,你们先分散,在我黏住她的一瞬间冲过去,索住她的鬼身,玉准备好,跟我用六甲秘祝……”

    芮冷玉凝视鬼母周身的怨气集结,道:“她这一击,你一个人从正面绝对挡不住。”

    “挡不住也得挡,不然都得死。”叶少阳看了她一眼,安慰的笑了笑,“放心我至少还能留下跟你合击的力量。”

    芮冷玉皱起眉头,不明白他为什么有这样的信心。

    但是眼看鬼母那边已经集结怨气,即将发动进攻,芮冷玉只好疾走几步,指挥大家散开,在侧翼布置下来,各自手持法器,打算做最后的一搏。

    转头看了叶少阳一眼,吃惊发现,他正在用灭灵钉割破自己的肩膀,用一张灵符贴住伤口,鲜血浸湿灵符,却不滴落。

    左肩割破之后,叶少阳又换一只手,把右肩划破,再贴了一张符∠∠∠∠,m.≈.c↓om上去,接着是两只手腕……

    “你这是干什么!”芮冷玉惊道。

    “七伤遁血术!”张诗明深吸一口冷气道,身为龙虎山弟子的他,也是知道这门法术的厉害,当然他是没有资格施展的:七伤遁血术,必须是天师以上牌位的法师才能施展,这门法术是基于道门法术的一种基本观念:

    人体之内,阳气充盈,法师以阳气修炼,成为罡气。肉身可以养气,但是也会阻碍罡气的释放。所以修道的终极目的,就是既留着肉身养气,又不断减低它的存在感,在作法的时候,能不被肉身影响到罡气的施放。

    达到天师牌位,体内气海开泉,罡气涌动自如,但毕竟没成地仙,还有最后一层障碍,在施展法术的时候,没法做到极致。

    所以,所谓的“七伤遁血术”,便是打通人体七大鬼穴,强行将罡气最大程度的引出来,利用行、遁、隐、功四**术中的遁甲之术,以符集结,等于强行激发人体潜能,形成一次超强攻击,但是副作用是:

    七大鬼穴遭受攻击反噬,会受到不可修复的重伤,所以叫做七伤遁血术。

    除非到了生命攸关的时刻,否则就算是天师,也绝对不会使用这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术。

    张诗明看着叶少阳,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人的恐怖,在内心深处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记得把萌送到医院,输血,我腰带里有红晶百花丸,马知道怎么弄。”叶少阳一边自残,一边对芮冷玉嘱咐道。

    芮冷玉还想什么,只听鬼母一声怒喝,周身那一股怨气凝聚成的黑雾,如同一波滔天巨浪,朝着叶少阳砸了过来。

    面对暴击,叶少阳盘膝坐下,把七星龙泉剑往地上一插,双手抚摸剑柄,道:“神兵自有灵,这也许是最后一战,好好干吧伙计。”

    龙泉剑轻轻颤动,发出轻吟,仿佛在回应他的话。

    巨浪袭来,遭遇插在地上的宝剑,立刻被分隔成两股,从左右包抄,将叶少阳裹在中间。

    无数骷髅,围着叶少阳飞转起来,一阵阵的笑声,从这些骷髅头中间传来,黑雾亮起,出现了一条栈道,四十五度倾斜,直通云际,一道道身穿华服的人影,脚步轻快的爬在栈道上,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然后,画面消失,凝聚成一道金光,在空中悬停。

    叶少阳正不知怎么回事,眼前景象一变,出现了一道向下倾斜的道路,下面火焰滚滚,将道路烧的滚烫,一群衣衫褴褛的人走在上面,两只脚被烫的化掉,骨骼冒烟,不断发出惨痛的叫声,却只能继续走下去。

    不一会,这幅画面也消失了,留下一道惨白色的光,与金光比邻。接着,又出现一群人……

    叶少阳总算明白,眼前所出现的一幕幕,都是轮回道的投影,合在一起就是六道轮回。方才第一幕,为天道,第二幕,为地狱道,第三幕为人道……

    果然,接下来又陆续出现了饿鬼道和畜生道……

    叶少阳心中震骇不已,这修罗鬼母能模拟六道,并以此作为攻击手段,只能明,她一定是掌控了冥界之力,哪怕只是一部分,运用在人间,也非同可,绝不是人力所能抗衡。

    恍然想起,她既然是修罗鬼母,所掌握的冥界之力,最有可能是修罗道,果然,她最后一个祭出的是修罗道,画面闪过之后,六道颜色不同的光,集中在一起,驱使着无数骷髅头,拧成一股不属于人间的可怕力量,朝叶少阳袭来。

    终于等到这一击了。

    叶少阳吐出一口气,拔下七星龙泉剑,剑尖挑起七张沾染自己血液的灵符,口中念咒不停,鲜血从灵符中蒸发,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敕”字,长剑翻滚,将敕字卷起,朝鬼母击出。

    你既然使出修罗之力,我就以人间法术的极致相对!

    那边,芮冷玉趁着鬼母全力进攻叶少阳的机会,带领众人飞身冲过去,鬼母虽然毕身修为都集中在修罗鬼道上,但她身后的鬼血眼还在,一张一合,射出耀眼的光芒。

    四宝早有打算,手持金色钵盂,念咒之后,钵盂的敞口形成一个黑洞,将鬼血眼放出的光芒不断吸收。

    钵盂吸收金光,好像被火烤一般,立刻变得通红,四宝双手捧着钵盂,皮肤被烫的滋滋作响,大声嚷道:“快上快上,别耽误!”

    白再度现出真身,一飞上前,将鬼母全身箍住,然后芮冷玉、汪鱼、张诗明和瓜瓜一起上前招呼……

    轰轰……

    修罗鬼道之力与叶少阳用七伤遁血术逼出的天师血,发生一次又一次撞击,每次撞击,就有一张血符涣散,而对方那些骷髅头,也不断碎裂,化为齑粉……

    芮冷玉一边攻击鬼母的真身,一边朝叶少阳看去,在心底道: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