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八十七章 女鬼上错身
    叶少阳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马。

    叶少阳还当自己已经死了,皱眉问道:“你也死了?”

    “呸呸呸,马哥我没死,你也没死。你这是在医院呢。”

    叶少阳愣了一会,试着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疼,而且胳膊上还插着输液的管子。

    “你别起来,你刚输完血,身体虚弱,最好别动!”

    “输血?”叶少阳吃惊的看着他。

    这时候瓜瓜从床上跳上来,坐在他肚皮上,笑着看他。正赶上一个护士来查房,看见叶少阳肚皮上坐着一个孩,吓了大跳,连手中的药瓶都打掉了,惊慌道:“你会把他压死的,你快下来!”

    护士哪里知道,瓜瓜是鬼,根本没有重量。

    瓜瓜嘿嘿一笑,跳下床来。

    护士上前来为叶少阳换药水,叶少阳盯着她的脖颈看起来,一直到她离开,目光一直相送。

    马嘿嘿一笑,竖起大拇指,道:“叶子你真行,这才刚从鬼门关回来,又犯老毛病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叶①∵①∵①∵①∵,m.▲.co↖m少阳瞪了他一眼,“我看那姑娘,是因为她身上有鬼气!”

    瓜瓜头道:“我也感觉到了,鬼气还挺浓的呢。”

    马怔住,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县城的医院啊,离你们隐仙集远着,不可能跟鬼母什么的有关啊。”

    “这个回头再调查,”叶少阳急忙问道,“萌怎么样?”

    “她啊,当时就死了啊。”

    “什么!”叶少阳浑身一颤,立刻就要坐起来,马立刻上前按住。

    “喂喂,你别激动啊,我还没完呢,她本来是死了,但是我们按照你临死前的吩咐,给她送来这里输血,一开始医院还不同意,他已经死了……”

    “直接结果!”叶少阳已经受不了了,大声吼起来,结果带动了脏器的伤势,剧烈的咳起来。

    马立刻扶他躺下,给他拍着后背,用一副责怪的口吻道:“你看你,让你不要动不要动,不听吧。”

    叶少阳泪流满面,怆然不已。

    马接着告诉他,萌吃了他的红晶百花丸后,又输了血,虽然没醒,但是生命特征已经平稳了。

    而他自己,本来也已经死了——至少是濒死,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也喂他吃了一粒红晶百花丸,接着输血……

    叶少阳心中明白过来,的确,自己和叶萌都是失血而死,肉身没有损毁,魂魄也是完整的,所以可以用红晶百花丸救活。

    这红晶百花丸,一共有三颗,之前斗七奶奶的时候,喂滕永清吃过一颗,剩下两颗现在被自己也叶萌吃掉,已经一颗都没了,可惜覃慧已死,这世上差不多已经没有人会炼制这种奇药了,已成绝唱。

    这就像她本人的生命一样吧,叶少阳想起了覃慧,叹了口气。

    慧之后,再无慧。

    “对了,岳恒怎么样?”

    “走了。”马耸耸肩,告诉他,岳恒之前受了重伤,但是没过多久,就恢复了差不多,然后告诉他们,自己要去阴间,寻找解开体内更多朱雀之力的法子,所以走了。

    叶少阳缓缓头,道:“这次斗修罗鬼母,也是多亏了他。他体内朱雀之力要是全部释放出来,简直可怕,绝对在修罗鬼母之上!”

    想了一下,道:“对了,怎么就你们两个在这,别的人呢?”

    “他们都去吃饭了,这是特护病房,只能留一个人看护,所以我留下来。”马耸耸肩,有沮丧的道,“决斗的时候我也没出上什么力气,现在多干事吧。”

    叶少阳安慰他道:“你体内的力量要是觉醒了,也不得了。”

    休息片刻,叶少阳让他扶自己坐起来,用罡气感知了一下身体内部,发现脏器震动,静脉受损,至于为了施展七伤遁血术而自残出的外伤,已经打上绷带,没什么关系。

    “对了,”马突然想到什么,道:“叶子,你身上是天师血,输了别人的血,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叶少阳摇摇头,解释道:“血都是一样的,天师血之所以牛比,只是因为我的血中有一种……一种特殊的成分吧,是随着造血生成的,一旦失血,生成补血的时候会自动产生,达到比例平衡,不然我平时也流血也吐血,要是新产生的血没有那种成分,我不早就完了。”

    马缓缓头,自语道:“之前芮女神也没事,我还有不放心来着。”

    叶少阳随口道:“关她什么事?”

    马道:“人家给你输血,你关不关她的事。”

    “她给我……输血?”

    “对啊,这医院血库不够,我们几个都验血了,只有她跟你血型一样,所以输血了。”

    叶少阳呆住,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心想,原来芮冷玉跟自己血型一样,这可太巧了啊,而且……从今往后,自己身体里流的血有一部分是她的,想到这,叶少阳满心欢喜,有一种占了便宜的感觉。

    又休息了一会,让马扶自己坐起来,调息。

    只要肉身没伤,调息可以声称罡气,能慢慢修复受伤的身体,比一般人恢复的要快得多。

    一口气调息了两个周天,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于是让马带自己来到叶萌的房间。

    叶萌体质不如他,还没有醒,躺在床上,脸上表情很平静。

    叶伯和珍婶二人守在床边,看到叶少阳,立刻上前搀扶,询问他的伤情,得知他没事之后,才放下心来。

    叶少阳来到叶萌的床边,大拇指贴在她眉心印堂穴上,用罡气感知了一下,发现她体内三魂七魄齐全,但是与身体隐约有一种排斥的感觉,感到很纳闷。

    于是让马把自己的背包拿来,找到一块龙涎香,用符火燃后化了一,抹在叶萌嘴巴上面的人中穴上。

    叶萌抽了抽鼻子,双眼睁开,看了叶少阳一眼,道:“少阳!”

    叶少阳听见她叫自己名字,第一反应是没问题,可随后浑身哆嗦了一下,回想起来,刚那声音虽然是女的,但一听就知道,根本不是叶萌的声音!

    “你是谁!”叶少阳震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