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二十章 人点烛鬼吹灯
    所有鬼影,都是同一个女人,长发披肩,睁着两个没有眼珠的眼眶,中间是一片漆黑的深邃,嘴巴张得大大的,里面却一颗牙都没有,喉咙里发出呜咽之声,张开双臂,模样看上去十分诡异而恐怖。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谢雨晴已经好久没经历过恐怖场面,突然看到这幅场面,吓得从后面紧紧抱住叶少阳的是胸膛,浑身涩涩发抖。

    “呃……别怕。”叶少阳念了一遍咒语,面前那只金莲的花瓣突然脱离底座,组成一股花海,朝着其中的一只鬼影飞去。

    那些鬼影离开放弃了吓人,以中间那只鬼为核心,聚涌过去,好像千手观音一样重叠起来,被花瓣击中,碎成一道烟雾,逐渐消散。

    “没事了没事了。”叶少阳说着,拍了拍谢雨晴的肩膀。谢雨晴回过神来,松开他,朝四周左右望去,战战兢兢的说道:“那鬼被杀了吗?”

    叶少阳摇摇头,“只是破了一道魂魄的幻影而已,连真身都没看到,怎么杀?”

    谢雨晴怔了一下,“那……现在怎么办?”

    叶少阳沉吟道:“我也没想到遇到个这么厉害的主,这个丽芬园,应该是它的势力范围,不然你先出去,我到前面的小楼里去看看。”

    谢雨晴知道事情严重,也不耽误,从口袋里取出一只笔式手电筒和一个卡片相机,交给叶少阳,要他万一看到有什么实质性的线索,记得拍照,然后翻门出去。

    叶少阳看着她出去,一直退到桥边,这才朝前走去,来到那小楼正门之前。

    这一路上,他不断尝试用罡气感知周围的气息,没有发现一丝残留的鬼气,也就是说,之前那只出来吓人的女鬼,虽然只有一缕魂魄,但是无声无息的来,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这件事……很不科学。

    但是因为没有轨迹可循,叶少阳也只好暂时不再去想,把注意力击中在面前那扇斑驳生锈的铁门上。

    像所有老式的门一样,门锁在里面,门上有一个可以把手伸进去的圆孔,用来开门。

    叶少阳也是艺高人胆大,直接把手伸了进去,摸到一把明锁,发现锁孔开着,于是慢慢打开,就在这时,他感到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朝自己手背贴了上来,然后手腕猛地被一只手抓紧了,向里面拉去。

    “我抓到你了,嘻嘻,我抓到你了!”是一个小女孩诡异的声音。

    这突来的变故,把叶少阳也吓了一跳,不过他反应极快,尾指掐住拇指,用力一弹,将指甲盖里的朱砂弹出去,打在对方那只手上,只听见呲的一声,那个小女孩哀叫了一声,没有松手,不过抓着叶少阳的手却是本能的送开了一些。

    叶少阳立刻变掌为指,捏了个法诀,食中二指朝手腕上点去,正点在那只手上。

    “啊!”伴随着一声闷哼,那只手立刻缩了回去。

    叶少阳也不敢怠慢,用最快时间把门锁拔下去,一脚把门踢开,右手一弹,一张天火符飞了出去,脱手而出的一瞬间便燃烧起来,将房间瞬间照亮。

    就着这一瞬间的亮光,叶少阳已经把房屋看了个遍:这是一间类似客厅的房间,家具全是古式的,中间摆着一方茶几,旁边是一些古董柜、花架、瓷器之类的摆设,在目光能看到得地方,没有鬼。

    叶少阳没有使用谢雨晴给自己的笔筒,那玩意光束太小,而且容易将光亮周围衬托的更加黑暗。在符火熄灭之前,他从背包里飞快的取出一只扎好的长明灯,点上之后,放在地上,观察了一下,符火明亮,说明没有阴邪之气。

    刚才那个抓自己手腕的小鬼,去哪了?没有一丝鬼气残留?

    叶少阳突然想起什么,把手腕凑到长明灯前照了照,发现手腕处果然有一圈乌青的淤痕。自己体内虽然有天师血护体,鬼气无法入侵,但毕竟也是血肉之躯,皮肤一样会受到鬼气侵蚀。

    “的确是被鬼掐了啊,妈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叶少阳有点摸不着头脑。

    在长明灯旁边坐下,从腰带里摸出一个装着糯米酒的小瓷瓶,在淤青的地方抹了一点,然后凑到长明烛上烤起来,随着酒精的挥发,鬼气也被从皮下拔了出去。

    一边拔着鬼气,叶少阳一边想着如何进一步检验房间的邪气,于是等手腕没事之后,打开背包,摸出一直香盒,从里面拿出一束引魂香,顾名思义,这引魂香点燃之后,能自动寻找附近几十米之内的阴气。

    虽然长明烛也有类似的功能,但是由于工艺不同和大范围使用,精度比引魂香要差一截,就像人鼻子跟狗鼻子都能闻东西,差距就在敏感度上,而且他所拿出的这把香,是昨天跟老郭见面时跟他记账买的,是他亲手制作的。

    在制作法器和法药方面,老郭是个奇才,功效自然又比一般的引魂香强得多。

    用长明灯的火把引魂香点着之后,叶少阳对着北方北斗星位拜了一拜,叼在口中,然后取出一扎黄裱纸,打结弯起,扔在地上,把引魂香插进黄裱纸的缝隙里,然后托起长明烛,对着香火照去,结果长明烛刚拿起来,火光突然一阵颤动,然后……灭了。

    叶少阳心神一凛,俗话说人点烛鬼吹灯,长明灯灭,说明一定是有邪物来临,急忙用符火点燃长明灯,举起来向旁边照去,结果照了一周,什么也没看见,就在这时,长明烛在他的眼皮底下……再一次灭了!

    叶少阳手持灯座,就地一滚,极快的来到另一个位置,坐起来的时候,手中已摸出了三枚铸母大钱,打在身边地上,形成“三潭印月”之势,手中的长明烛就是月轮所在,形成一个简单而实用的防御阵法。

    这一次如果长明灯再灭,叶少阳想好,自己只能抹脖子了。

    举着长明灯,四下找了一圈,依然是什么也没发现。叶少阳浑身汗毛起来了:作为一个天师来说,他根本就不怕见到鬼,就在眼前满屋子都是鬼,他也不怕,他所怕的恰恰相反:鬼就在身边,你看不见。

    本书来自  /b/hl/28/28902/nd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