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二十三章 移动的尸体1
    “不知道,也许是觉得打不过我吧。”

    叶少阳仔细回忆最后那个女鬼出现和消失的经过,谢雨晴在一旁问道:“那个变成液体的女孩,是怎么回事呢?”

    叶少阳道:“这个好解释,鬼的死因不同,成鬼的形态也就不同,我虽然不清楚底细,但可以肯定,她肯定是死于某种特殊情形之下。我最困惑的是,那个女鬼不断的伸手画着十字,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告诉我什么?”

    想了半天也没头绪,只好暂时丢在一边,从别的角度去想,少顷,对谢雨晴道:“我有很多地方想要调查,但是以个人的角度去,什么都差不到,你有没有办法拿法拿到这宗案件的调查权?”

    谢雨晴笑了笑,道:“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已经调工作了,省公安厅成立了一个科室,叫灵异犯罪调查科,专门调查跟灵异有关的事件,你大姐我就是科长。”

    “哎呦,升官了啊,谢科长。”

    谢雨晴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也是阴差阳错,正好赶上两宗灵异事件,还是你帮我搞定的,结果上面就认为我有这方面能力,不干也不行。”

    叶少阳挠了挠头,“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组织,警局什么时候也开始成立专门调查灵异事件的单位了?”

    谢雨晴道:“警局一直都有这个单位,叫特事处,顾名思义,是专门处理特别事件的,其中就包括灵异事件,现在的灵异犯罪调查科就是从中间抽出来的,专门调查灵异事件,受省公安厅直辖,但是接受市局指导工作……”

    叶少阳摆摆手道:“别这么细致,反正听你这意思,只要是省内的灵异事件,你都有权力调查是吧?”

    “没错,省外周边地区也行。”

    “那你刚才被人逼问没有执法权,为什么不吭声?”

    谢雨晴翻了翻白眼,道:“你以为我这身份是狗皮膏药啊,到哪都吃的开,人家这边查案查的好好的,我起码得跟人家打个招呼,然后互相配合才能正式参与案件。♀♀♀♀,m.◎.c◇om”

    “呃,那要怎么做?”

    “我要先跟上级汇报情况,确定这是一宗灵异案件,必须参与调查,上级如果批准,会通知当地警方接洽我……我现在就给上级打电话。”完拿出手机,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叶少阳在一旁等着,十几分钟后,谢雨晴结束通话,来到他身边,轻快的道:“上级批准了,不过这毕竟不是省内,所以让我先以顾问的身份加入调查组,如果能确定是一宗灵异案件,我再带我的人过来,主导调查工作。”

    叶少阳“嗯”了一声,问道:“要怎么做?”

    “我先去当地警局,跟负责这宗案子的领导见个面,沟通一下,你……不然自己先逛逛,等我回来?”

    叶少阳答应下来,让她先走,自己沿着那条黑水沟的岸边,慢吞吞的走着,一边在脑海中将之前经历的事又过了一遍,寻找疑,冷不丁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来:“就是这,那天晚上,我就是在这看到李孝强的。”

    叶少阳回头看去,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站在长满垂柳的堤坝上,其中那个男的伸出手,指着黑水沟上的一座九曲桥。

    身边的女孩伸长脖子望去,道:“然后呢?”

    “他就在桥上的亭里站着,一会哭一会笑的,喃喃自语,持续了至少有半个时,后来我酒劲上来了,睡着了,后半夜被冻醒了,我就回宿舍接着睡,第二天早上就听他的尸体在丽芬园前面被找到了,我当时还不信来着……”

    两人一边话,一边信步朝前方走去,后面的对话,叶少阳没有听见,不过那个男生的话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们讨论的,八成就是门卫口中的死者吧?

    犹豫了一下之后,叶少阳追了上去,清了清嗓子,冲二人喊道:“喂,同学!”

    两人一起回头,狐疑的看着叶少阳。

    叶少阳笑嘻嘻的走上去,对那男生道:“你们刚才的,可是李孝强?”

    男生带着戒备的神色,了头。

    “哦,这样的,我是他老家的同学,也在钢城上大学,听他出事了,电话打不通,就想过来看看,可是不知道他住哪,正在这乱转呢,正好听你他名字,能告诉我,他尸体现在什么地方么?”

    叶少阳一番谎话出来,立刻打消了这男生的疑惑,答道:“这样啊,你也算找对人了,李孝强的遗体已经送到殡仪馆了,中午要举行丧礼,我们这就是要赶过去,你要是想去,跟我们一起吧。”

    叶少阳连声道谢,自己还真想去看看那名死者的尸体,看能否发现什么特殊的痕迹。

    往校门口走的途中,叶少阳跟这位男生聊了起来,得知他叫林永昌,跟李孝强是同班同学,平时关系不错,旁边是他的女朋友,今天两人约好了殡仪馆见李孝强最后一面,因为女友好奇李孝强是在哪出事的,所以在出学校的路上,林永昌带着她拐过来,远远的看一眼。

    叶少阳纳闷的问道:“李孝强出事,是几天之前了吧,那天晚上,你一个人在这个地方?”

    “对,我当时喝多了,跟她吵架,嘿嘿,”林永昌不好意思的望了一眼身边的女友,“一个人来这边吹风,醒酒散心。当时我还是有意识的,怕自己站不稳掉到黑水沟里,所以就在堤坝上靠着一棵树坐着,吃着花生米,李孝强就是这时候来的。”

    林永昌继续回忆,“当时他从后面走过来,低着头,两只胳膊垂在前面,顺着堤坝,有气无力的朝沟边走去……我当时看到他的侧脸,认出他来,就问他,强哥,你大半夜的到这来干什么,还无精打采的,失恋了吗?

    李孝强好像没听见我的话,不断摇头,嘴里喃喃着什么,下到岸边,一口气走到桥上的亭子里,在那又哭又笑的,嘴里还喃喃自语,也不知道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