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冤魂伞
    没办法,谢雨晴只好让管理员大妈调出档案,一人一捆,分头查阅。

    以谢雨晴的性格,看了一会就耐不住性子了,把资料全堆到叶少阳这边,然后去找大妈谈话,得知李孝强有资格看资料,是因为他有学生会干部的身份。然后谢雨晴不断追问,从各个方面打听了李孝强的情况,以及学校的一些传说。

    一个小时后,她回到叶少阳身边,拍了一下桌子,道:“喂,看了这么久,看出什么来了?”

    叶少阳手捧着一份材料,慢慢说道:

    “发现倒是谈不&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上,不过趁机了解了一下这所学校的历史,原来这所学校在民国时期就有了,那时候叫钢城大讲堂,抗日时期被荒废了,后来建国之后,有个台湾商人回国,投资建了这所学校……”

    谢雨晴撇了撇嘴道:“这还用看资料吗,钢城谁都知道好吗,这所学校的前校长叫吴乐意,是第一批返回大陆的商人,当地非常优待,在钢城就算不是首富也差不多了,一直都是这所学校的校董,八十年代才退下去,传给儿子,然后他儿子都死了,传给孙子。刚才接待我们的吴海兵,八成也是吴家的人。”

    叶少阳抱怨道:“我又不是本地人,哪知道这些,你也不早说。”

    “这么人人皆知的事情,我哪知道对你有用。”谢雨晴搬了个椅子,在他身边坐下来,说道,“那你接着说,还发现什么情况了。”

    “我查到一个资料,那个妹子告诉我的没错,那个三号解剖室之前在作为教室用的时候,的确发生过群体自杀事件。”叶少阳点着面前的一份资料,指着一段文字给谢雨晴看。

    “——八三年二月初十晚,校纪律纠察队在三号楼天台发现一群男女集会,情绪异常,勒令返回宿舍,翌日早上,惨案发生,该楼408课室只有少数几人因抢救及时,幸免于难,后官方介入调查,至今为疑案……”

    谢雨晴呆呆的看着这段文字,道:“五十人自杀……天哪,光是想一下,都感觉到恐怖。”把材料拿起来,联系上下文又读了一遍,纳闷道:“怎么就这一小段说明,别的地方还有相关材料吗?”

    “没有了。”叶少阳道,“我也纳闷,死了五十个人,在校史上一定会是头等大事,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一小段记录……”

    谢雨晴沉吟道:“而且这件事情,我从来就没听说过,按说钢城和石城这么近,又是一个生活圈,这么大的事,不可能没人知道啊。”想了想,说道,“只有一种可能,这件事情之中,有某种不宜公开的因素,所以才会封锁消息……”

    叶少阳缓缓点头,他也是想到了这种可能,缓缓说道:“可能是太惨了,或者实在找不到真相,所以只能冷处理,以当年那种闭塞的环境,完全能做到让最少的人知道,几十年过去,更是没什么人知道了。”

    “嗯,不过像这种刑事案件,警局里都会有记录,我让刘银水找一下资料吧。”谢雨晴当下拿出手机,给刘银水打去电话,交代事情,然后问叶少阳还发现了什么。

    叶少阳打开一个小笔记本,在上面记录下一些文字,一边写一边说道:“我总结了几个数据,你听着,地震发生是在78年,之后黑水沟就出现了,又过了三年,81年的时候三号楼建好,投入使用……看到这时间轴,你想到什么?”

    谢雨晴愣了半晌,说道:“你的意思,这几件事之间,有某种联系?”

    “很有可能,毕竟时间上挨的很近,很难让人不怀疑。”叶少阳放下手中的资料,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不爽的说道,“你倒是会偷懒,我在这忙着看资料,你跑的不见人影了。”

    “我哪有偷懒。”谢雨晴辩解道,“我是跟管理员打探消息去了。”

    “哦,问到什么没有?”

    谢雨晴立刻将打听的有关学校的灵异事件一股脑说出来,叶少阳听完,觉得其中最有意义的线索是:之前的时候,几乎每一年,学校都会发生灵异事件,有人中邪甚至自杀,发生这些事的场所,基本都在丽芬园、三号解剖楼和这两个地方。

    至于黑水沟,这些年来也发生过几宗跳水淹死的事件,但因为沟里的水发黑,看上去很像下水道,看着也瘆人,平时根本不会有学生过去,所以灵异传说反而不多。

    “有一个情况,你可能不知道。”谢雨晴道,“丽芬园原本是没名字的,因为老是闹鬼,后来被学生私下里叫做‘厉魂园’,后来学校重修院墙,给它取名的时候,干脆用了谐音,就成了‘丽芬园’。”

    “原来是这样……”叶少阳目瞪口呆。

    “还有一个重要情况,李孝强每次来档案室,的确都是带着一个笔记本来的,但是他死后,警方搜查宿舍,并没有看到这个笔记本,也是奇怪了。”

    叶少阳想了想,决定必须要找到这个笔记本:笔记本上,一定记载着某个他自己调查出的秘密。

    想到这,叶少阳对谢雨晴提出了去李孝强的宿舍看一眼的想法。

    李孝强的宿舍,在一栋住宿楼的四楼,这栋楼住的都是大四生,人很少。

    叶少阳二人跟在宿管身后上楼,来到四楼的一间宿舍门外,锁孔上挂着一只很大的明锁。

    “这就是李孝强住的寝室了。”宿管员说道,“他有几个室友,在他出事之后,都把东西搬了出去,这宿舍肯定没人住的,学校也觉得不吉利,干脆先锁起来再说。”

    叶少阳点点头,朝铁门旁边的小窗户看去,见上面贴满了报纸,将玻璃完全挡住,再看旁边几间宿舍,都没有这样的,于是问宿管,宿管也只是怀疑是李孝强生前所为,具体是不是,她当然也不知道。

    把门打开之后,宿管在得到谢雨晴的许可下,赶紧离开了。

    “屋里怎么阴冷阴冷的?”谢雨晴想要进去,被叶少阳一把拉住,看着铁门后面玄关处,挂着一串风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