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牛比的鬼差
    笔记上接着写道:我起初不解,但是调查后发现,这只僵尸跟尸巢里的僵尸并非一伙,它的作用,应该是守护尸巢:既防止里面的僵尸出来,又防止外人闯入,打开封印。

    叶少阳看到这,心中恍然,原来那只白毛僵尸的作用是守护……不过,是谁把它关在解剖楼一楼的呢?

    下面的文字,给了叶少阳答案:

    解剖楼的一楼某处,有一个尸家封印,大概是为了防止白毛僵尸出来伤人,经过我的调查,严重怀疑是校方所为。

    三号解剖楼,从建成开始就有大问题,首先,没有任何设计师会把一栋楼建成棺材的形状,如果你来到楼顶,利用堪舆术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其中的问题,这栋楼根本就不是教室,而是一个巨大的灵堂!

    “灵堂”两个字,令叶少阳感到浑身发冷,深吸一口气,继续往下看:

    这个灵堂的阴冥之眼,就在408课室,但这是一间不存在的课室,而且在四楼,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幽灵,我上去过两次,都是运用法术,极为凶险的逃回来!

    可能你也注意到那条黑水沟,那根本就不是水沟,我当时查阅过很多资料,地震的确切时间,并不是78年,而是应该提前几年,地震之后,黑水沟产生,接着没过多久,三号解剖楼才建起来。

    有人说,这条水沟直通地狱,是忘川河,身为法师的我们肯定不信,我一直很想下去一探究竟,但是我缺乏专业的潜水设备,没法下去……但我相信,三号解剖楼的建成,与黑水沟有着莫大的关系。

    还有丽芬园,其实它真正的可怕之处,并不是园子本身,而是越过学校的院墙,通往山上的一条小路。这是我分析很多资料得出的确定结果,但是我去过很多次,都是隐约感觉到它的存在,却没有办法进去,但是我能感觉到那里的煞气正在一点点加强,也许不久之后,它就会重新出现……

    这一切的一切,看似遥远,实际紧密相连,而其中的核心,正是408课室!

    当我跟师妹一起行动的时候,在408科室,我们遭遇了厉鬼袭击,师妹为了掩护我出来,与厉鬼决斗……她叫杨思灵,一个很美的女孩,我们,本想要在一起的……

    字写到这里,字体变得十分曲折和飘忽,使人能够联想到他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难以克制。

    思灵运用了本门秘法,挡住了女鬼的进攻,身体四分五裂……

    我把她的尸体带出楼房,在万分悲痛之余,想过为她引魂,那时候我才发现,她的魂魄消失了……我能确定她没有魂飞魄散,也没有前往阴司,就是很奇怪的……消失了。

    下面是她的生辰八字,她有一张照片我藏在笔记本封皮里,算是她生前之物,如你有大神通,请代我为她招魂,我死亦瞑目。

    叶少阳扫了一眼杨思灵的生辰八字,1990年出生,还是个九零后……

    在生辰八字下面,就没有正文了,而是一些从别的地方抄录的证明之前那些叙述的资料,叶少阳飞快的看了一遍,然后打开笔记本的封皮,谢天谢地,在笔记本前面的扉页夹层里找到了一张五寸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个花园,一个姑娘站在一簇花丛中,双手捧着一束红花,很恬静的笑着。

    仔细看去,姑娘留着齐耳短发,戴一副眼睛,看上去很聪慧。

    照片的两边,有一些粗糙的折痕,看上去像是有人经常把它拿出来看,在下边还有几点黄色的斑点,很像是泪痕。

    叶少阳把照片翻到背面,只见用钢笔写着四个大字:一生所爱。

    字迹潦草,而且上面的黄色斑点更多。让人一下子就能联想到李孝强当时捧着照片痛哭流涕的模样。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转头看去,谢雨晴也在望着照片发呆,喃喃说道:“这对情侣,真可怜啊。”

    人生在世,谁又不是可怜之人?

    叶少阳收敛情绪,把照片放在写字台上,用四枚铜钱压住照片死角,拿起朱砂笔,本来想在照片上书写,想了想,还是不要破坏人家的东西为好,于是找出一张黄裱纸,用法水浸透,覆盖在照片上,让两者紧紧贴在一起。

    如此一来,在黄裱纸上作法,就等于在照片上作法一样,事后把黄裱纸撕下,对照片没有任何影响。

    谢雨晴见他用朱砂笔写下杨思灵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忙问:“你这是干什么?”

    “招魂,看看她的魂魄到底在什么地方。”

    叶少阳说完,从背包里拿出罗盘,摆在照片前端,点燃一只香烛,从背包里抓起一叠方孔纸钱,在烛火上烧掉,丢在窗外,口中念道:“冥钱开路,天师有请,速带杨思灵魂魄前来复命!”

    接着报出杨思灵的生辰八字,一边把那张黄裱纸也凑近烛火烧掉,烟雾之下,出现了一张脸。

    叶少阳当是鬼差前来,又抓起一把纸钱,对着抛洒过去,道:“差爷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嘿嘿。”人影越来越清晰,只顾低头捡钱,然后抬起头来对叶少阳奸诈的笑了笑。

    瓜瓜!

    叶少阳差点喷血,当场怒道:“怎么是你,你回来就回来,搅我作法干什么!”

    瓜瓜连忙摆手,“没有没有,老大你这不是招魂吗,我奉命而来啊。”

    叶少阳一怔,“我请的是鬼差,跟你有什么关系?”

    瓜瓜一个骨碌窜到地上来,抱住谢雨晴的大腿,嬉笑道:“雨晴姐又瘦了啊。”

    谢雨晴立刻露出微笑,伸手点了他一下,“会说话,回头姐给你买糖——不对,给你烧纸。”

    “你给我回来!”叶少阳手指弹出一道罡气,如果一根鞭子,打在瓜瓜屁股上,瓜瓜捂着屁股嗷嗷叫疼,抱怨起来。

    谢雨晴因为瓜瓜一句奉承,心中受用,打起抱不平,挡在瓜瓜身前,对叶少阳皱眉道:“你能不能不要随便动手,人家还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