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八十章 河姬再现2
    灵符黑如锅底,这说明尸气浓郁,远远超过了普通僵尸的程度,而且黑色之中,还透着一种淡淡的灰色。

    叶少阳心中大骇,在试冤符上,黑气为尸,灰气为煞,因为煞从尸来,所以两者不分。

    那个乔丽娜,是个尸煞?

    要真的是,乐子可就大了。

    尸煞并非小可,想了一想,叶少阳决定趁她没出来,赶紧布置一番,于是回到房间拿了几样法器出来,从墨斗里拉出朱砂线,拴住灭灵钉的尾部,两边截断三尺,挂在庄雨柠卧室的门廊上方。

    灭灵钉的尖端,正好从房门正中央垂下来,被门头挡住,有人从房间出来的话,是看不见的。

    然后,叶少阳摸出八枚铜钱,按照文王八卦之数的方位,摆在门下的地上,再把一颗铸母大钱摆在中间用来定阵,离远看去,觉得很满意:

    这八枚铜钱,互为阵法,同气连枝,摆在门下,里面两个人出来时,必然要从上面踩过,这阵法对人没用,所以不管庄雨柠是先出来还是后出来,都不会有事,假如那个乔丽娜真的是尸煞,不管她穿的是多厚的鞋子,只要踩上铜钱,会立刻激发阵法。

    尸气上涌,激发灭灵钉诛邪本能,自动落下来,就算不死,到时候自己再上去补几下,就算是尸煞也抗不住。

    布置完这一切,叶少阳迅速进屋换上平时穿的衣服,扎好腰带,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好,等着她们出来,一边琢磨着事情的真相,应该不会这么巧吧,那个养鬼师要对付庄雨柠,这个乔丽娜也要对付她,这两人会不会是同一帮的?

    可惜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个乔丽娜的底细,没法进行什么推测,一切只好等她们出来之后再说。

    等了快有一个小时,叶少阳都快失去耐心,犹豫着要不要闯进去的时候,房门终于打开了。

    庄雨柠走在前面,从铜钱上走过,根本没有发现它们的存在,然后是那个乔丽娜,在她抬起脚迈步的瞬间,叶少阳的心也提了起来。

    她穿着拖鞋的脚踩在一枚铜钱上,那枚铜钱立刻亮起了一道金光,然后八枚铜钱逐个都亮起来,阵法激活了,她果然是尸煞!

    叶少阳猛然起身,就等铸母大钱将尸气引导向上、激活灭灵钉的禁制,假如灭灵钉一击杀不死她,自己就要出手,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发生——

    乔丽娜发现了自己脚底下冒出金光,好奇的弯腰下去,捡起了一枚金光闪闪的铜钱,纳闷道:“这铜钱怎么还能发光啊,什么做的?”

    庄雨柠愣了一下,看向叶少阳。

    叶少阳走过去,笑着说道:“一个魔术道具,没什么了不起的。”

    乔丽娜把铜钱扔给叶少阳,冲他笑了笑:“不打扰你们两口子了,我得走了,小帅哥,改天请你们吃饭。再见。”

    庄雨柠送她下楼,脸色微红的解释道:“我都跟你解释过了,他是法师,你怎么就不信呢?”

    “嘻嘻,法师又怎么样,法师也是人呀,而且你们都在一起住了……”

    之后是开门声,两人走了出去,还在开着玩笑。

    叶少阳来到卧室门外,捡起铜钱,然后把灭灵钉也放下来,刚回到沙发上,庄雨柠走了上来,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少阳哥,不好意思啊,害的你被误会。”

    叶少阳淡淡笑道:“该说抱歉的是我,我一个普通人,被误会没啥,你可是明星,到时候闹出绯闻就不好了。”

    庄雨柠耸了耸肩,“虽然她不相信你我没关系,但是我跟她是三年同学,关系很好,她不会乱说的。”

    “你这么信任她?”叶少阳决定先打听一下那个乔丽娜的底细。

    庄雨柠道:“她是我少数几个朋友之一,而且她也是学音乐的,这次还跟我一起参加了卫视的大赛,我俩都进了总决赛,说起来还算是竞争对手,但我俩私交非常好。”

    她这一番说明,让叶少阳感觉自己抓住了要点,笑了一下,说道:“别说的这么绝对,你把人家当好朋友,人家说不定背后害你呢。”

    庄雨柠有些吃惊的歪头看着叶少阳,眼神中还有一丝迷茫和气愤,但没有表现出来。

    叶少阳站起来,向她的卧房走去,说道:“你以为我是因为是被她误解,所以看她不爽?我没这么小心眼,你知道刚才为什么你踩到那些铜钱没事,她一踩上去就金光四射?”

    庄雨柠怔住,摇了摇头。

    叶少阳这才把事情真相说出来,并附上自己的猜测,“一开始我以为她是尸煞,但是铜钱阵被激活,灭灵钉却没有落下来,这说明她身上有尸气,但她本人并不是尸煞,所以铜钱把她身上的尸气燃尽,但没达到激活灭灵钉的要求。”

    庄雨柠脸色煞白,失神的看着他:“这说明什么,她身上为什么会有尸气?”

    “她在进屋之前,身上尸气浓郁,出来之后却淡化了,这只能说明一点——她把尸气之源,留在了你的房间里。”

    “这……尸气之源,是什么?”

    “不知道,这个我也得检查一下。”叶少阳来到她卧室的门口,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绅士一点,回头问了一声:“方便进去吗?”

    庄雨柠沮丧的说:“都这个份上了,少阳哥就别别客气了,随便吧。”

    叶少阳进屋之后,立刻感受到一股浓烈的尸气,但是房间太过狭小,到处弥漫,根本察觉不到尸气之源在哪,只好借住阴阳盘,划破中指,在阴阳盘中心的双鱼图上点了一下。

    一遍咒语念过,阴阳盘外圈九宫八卦格轻轻旋转,定格之后,中间玻璃罩下面的指针开始转动,最终定格在床铺的方向。

    叶少阳抬头看了一眼,床铺上被褥叠的整齐,一目了然,什么都没有,于是抖开被褥,伸手摸了一把,拉出一件内衣……

    “这是我昨天换的,打算今天洗的……”庄雨柠一张脸窘得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