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当年惨景2
    “啊——”如此一副惨象,深深触动了谢雨晴的恐怖神经,深深尖叫了起来,缩在叶少阳身后,几乎跌倒。

    “咯,咯,咯,咯……”女鬼喉咙里发出蛤蟆叫一样的古怪笑声,朝房间里走来。

    叶少阳二人这才注意到,她根本不是趴在或跪在地上,而是……她膝盖以下没有双腿,一圈被撕裂的皮肉向外翻着,白生生的骨头茬子杵在地上,与地面摩擦移动着,绿色的血不断从伤口流下来。

    谢雨晴浑身战栗起来,手机早就不知道掉在了什么地方,双手捧着手电,照着女鬼这副凄惨的场面。她哪里想到一进来就遭遇这样重口味的场面,要不是~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叶少阳在场,只怕当场就要崩溃了。

    “你是林攸?”叶少阳皱着眉头问道,女鬼的形象虽然不会让他感到恐惧,但也很有点恶心和视觉刺激。

    女鬼摇头晃脑,喉咙里怪声不断,一双发白的死鱼眼瞪着叶少阳手中的勾魂索。

    飘忽的声音,从房间四面八方传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手里有地狱勾魂索?”

    “这事以后再聊,你是林攸吗?”

    女鬼幽幽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

    “当年的事,我都知道。听说你生前是峨眉山俗家弟子。”叶少阳拱起双手,行了一个法术界人士的见面礼,道:“茅山盟威天师道,在下茅山弟子叶少阳。”

    女鬼两只白眼球中,隐约出现了一抹黑色,盯着他看了一会,喃喃道:“峨眉仙子守灵台……”

    叶少阳心头一喜,对方果然是林攸,而且既然愿意对出切口,说明生前执念并未放下,同是法术界人士,沟通起来就方便多了,刚要开口,林攸却摇头大笑起来,周身怨气集结,层层不绝,叶少阳一看之下,暗暗吸气:这林攸修为居然这么深厚!

    “峨眉仙子守灵台……哈哈,峨眉仙子,哈哈……”林攸笑的伏在地上,声音比哭还要难听。

    谢雨晴情不自禁的抓住叶少阳的胳膊。

    过了好一会,林攸抬起头来,眼中竟然流出血泪,哀声谈道:“回不去了,曾经我是个捉鬼法师,而今,我自己成了厉鬼,成了法师的猎物……”

    叶少阳听了这话,心中也是生出了作为法师的感慨:法师一生捉鬼降妖,被鬼杀了,魂飞魄散都不怕,最怕的就是死后自己成为厉鬼,但是有些时候,你没的选。

    当下叹道:“林攸,我知道这不是本意……”

    “本意……哈哈,叶少阳,你看看我现在这样子,这就是我死亡时候的模样啊,他们让我自杀,作为辅助献祭,我不从,他们活生生打断我的腿,刺破我的丹田,让我痛苦不堪,并且断了一切念想。

    我自杀死后,他们又立刻拘了我的魂魄,让我辅助献祭,集结怨气,成为这不死不灭的厉鬼……”

    叶少阳重重叹了口气,他完全能够明白,这种想死都死不了的痛苦。

    “我来搭救你。”叶少阳看着她说道,“你告诉我事情真相,帮我一把,无论成败,我送你去找崔府君,化解你的怨气,让你重生为人,怎样?”

    林攸看着他,说道:“曾经也有一对法术界的男女,来找过我,说过同样的话。”

    叶少阳心中一沉,问道:“李孝强和那个……对,杨思灵,是这俩吧?”

    林攸没有回答,说道:“我毫不犹豫的,把那女孩给杀了,哈哈……她太单纯了,你们都太单纯了,救我?我做了几十年的鬼,已成鬼首,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叶少阳缓缓摇头:“如果是一般人,肯定让怨气迷了心智,但你不一样,你生前是法师,如果你真没有想法,你也不会跟我说这么多了。”说着对她伸出手,“跟我……走吧?”

    林攸两只没有腿的双膝立了起来,看着他,突然伸出双手,怨气无尽释放,向着房间四周蔓延开去。

    一个幽冷的声音飘来:“让你们看看,当年这里的惨景……”

    房门打开,窗帘也拉开,一抹阳光斜射进来,桌椅板凳摆的整整齐齐,很多学生趴在课桌上看书,也有聚在一起咬耳朵的。看这些人的穿着,有种看八十年代老电影的感觉。

    “这是,回到过去了?”谢雨晴的声音传来。

    “是林攸利用怨气和房间的记忆,重复了当年的情景。”

    “哦,那个……咦,少阳你在哪?”谢雨晴的声音惊慌起来,“我怎么看不到你?”

    叶少阳转头看去,发现自己好像一缕虚影一样漂浮在当年的环境里,但是已经看不到了谢雨晴的身影,恍然明白,说道:“这是鬼雾幻影,你不要怕,退到窗户左角,有事大声叫,我先观察一下……”

    一个身穿灰色长裙的靓丽美女,推门走了进来,叶少阳看过照片,一眼认出这就是紫月,相貌果然……嗯,沉鱼落雁,而且气质非常的好,尤其是发式和衣着,跟课桌前那些色调朴素样式简单的女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紫月上台之后,开始讲课,但是画面是无声的,可以看到所有人都在认真听讲,用一种仰慕甚至爱慕的眼神望着紫月……

    然后画面破碎,变成了夜晚,教室里亮着一盏昏暗的日光灯,紫月站在阳台上,带着一种大无畏的狂热的表情,望着讲台下的学生,发表着看表情就很慷慨激昂的讲演。她的身边,布置了一个灵堂,在一个男子的遗像前,燃烧着一只覆满草纸的火盆。

    紫月的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杜虎给的照片上也有,不是别人,正是吴乐意。

    叶少阳注意到的是站在进门位置的一个家伙,看上去五十来岁,身材很壮,脸色黄中发黑,长的一看就是泰国那边的人,一只手里拿着串很大颗的黑色念珠,表情肃穆,或者说是冷酷。

    泰国大法师?

    叶少阳缓缓明白,这就是杜虎回忆时候提到的画面:在灵坛前,紫月劝大家为大局考虑,集体自杀……

    画面又是一转,这一次突然有了声音,房间到处响彻着凄惨的哭声,叶少阳一看之下,双腿也是有些发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