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传说中的人物出...
    叶少阳似乎听到了自己肩胛骨碎裂的声音,浑身一个激灵,完了,回不去了……

    “****的,一起死吧!”叶少阳索性也不挣扎了,转过身,咬破舌尖,对着尸魔流着涎水的嘴巴一口咬了下去。↑,

    罡气告罄,也没有法器,自己最有效的手段,还是天师血。

    用舌头顶开尸魔肮脏的嘴巴,一股臭气灌入口中,叶少阳把呕吐出来的东西,和一大口天师血一起送到了他的口中。

    尸魔立刻浑身发颤,本来在叶少阳布置的阵法中,它已经被烧了个半死,上来又中了几个燃烧弹,又被刺脖子、扎眼,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是凭着体内一口戾气还在坚持。

    现在一口天师血下肚,滋灭了戾气,尸魔也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但在垂死之际,最后一股降命的力气还是用在了自己的双爪上,从后面紧紧的插进了叶少阳的后背……

    叶少阳双腿一软,感觉体内的能量正在一点点流失,然后无力的被尸魔壮硕的身体压倒……

    这是……要死的节奏?

    在生命最后的一瞬间,叶少阳没有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回忆起自己一生的经历,而是感觉很冷,透入骨髓的冷。

    虽然跟尸魔一起相拥死去,有点憋屈,但是……也算死得其所吧。叶少阳内心中浮起了一丝无奈的笑容,从自己修道的第一天,其实早已经想过这种结局。

    像士兵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自己身为天师,能死在捉鬼的中途,也算是有因有果,只是魂魄回不到真实世界,有点略坑。

    他最后想到的还是小马与王平,可惜自己没有机会跟小马说清楚。

    小马,兄弟能做的做了,你自求多福吧……

    最后一丝力量散去,叶少阳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一抹倩影,飞出幽灵路,本来朝前直飞,结果看到一只女鬼和一只恐怖的生物战斗在一起,皱眉望去。

    “林攸……”

    怔了片刻,看到路边的小马等人,和躺在地上的叶少阳、王平,急忙飘过去。

    “哪里来的女鬼!”老郭见她来历不明,急忙挡在前面。

    “我是杨思灵,也是被紫月困在恶灵空间的鬼魂,是叶少阳天师救我出来的。”

    众人闻言大惊,谢雨晴上前想要抓她的手,结果摸了个空。

    杨思灵刚死就被紫月送到了恶灵空间,没有什么修为,还未修成实体鬼身,与人无法接触,向后退了几步,脸上露出惧怕的表情。

    “抱歉,你警服有法威,我不敢靠近。”

    谢雨晴停步说道:“少阳怎么样了,快告诉我!”

    “他先送我跟王平出来,他被尸魔缠住了……”

    话音刚落,一声嘤咛,从王平的口中发出,众人立刻转头望去,王平胸口起伏,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皮颤动,缓缓睁开。

    “平平,是我!”小马抱着她,激动的喊道。

    王平眼睛这次对焦,落在他脸上,随即做了个深呼吸,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眼泪流了下来。

    “没事了,回来就没事了。”小马将她抱紧,问道:“小叶子呢?”

    王平轻轻摇头,放声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众人都慌神了,立刻围了上来,只有周静茹还盯放在叶少阳额头上的那只司南,突然失声叫道:“叶子枯萎了!”

    老郭浑身一颤,飞奔过去,朝司南中看去,只见那片草叶枕在缓缓萎缩,当场身体一晃,跌足叫道:“完了!”

    谢雨晴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一把按住王平的肩膀,拼命摇晃,“赶紧说啊,说啊,少阳怎么了!”

    “少阳哥,怕是回不来了……”王平哭道,“他被尸魔……杀了!”

    整整十秒钟,场面寂静无声,然后老郭第一个打破沉寂,本来就过度使用罡气、脏腑受伤的他,听了这消息,体内气血翻动,当场喷出一口血来。

    周静茹则伏倒在叶少阳身上,放声痛苦,双手掰着叶少阳的脸,拼命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你是天师,你不会死的,你答应过我要活着回来的,你答应过我的……”

    谢雨晴直接两眼一翻,摔倒在地,昏死过去。

    小马直接懵了,两眼发直,抱着王平一动不动。

    杨思灵也是悲恸不已,伏在叶少阳身边,鬼哭连连。

    老郭第一个振作起来,咬牙起身,强行调息恢复,口中说道:“我不相信小师弟会死,我要走阴,去找崔府君看看生死簿!”

    假如叶少阳灵魂返回,看到这些亲人好友因为他的死而极度悲伤的表现,一定会觉得很满足。然而他已经看不见了。

    完全没有了知觉的他,连眼前的事情都视而不见——

    一道青影,迈步走进了408课室,来到叶少阳面前,俯身静静的看着他。

    楼下那些没有死在阵法中的僵尸,闻到天师血的腥味,一个个顺着楼梯爬了上来,跟在青衣人身后闯进了408课室。

    青衣人随便出手,罡风吹动,直接将最前面几只僵尸打成了齑粉,后面那些也都被扇飞了出去。

    青衣人脚下挪动,回到门前,在门楣上随手画了几笔,罡气凝聚,形成一个太极双鱼图,转动起来,将无数僵尸拦在外面,任凭它们力大无穷,也无法进入一步。

    青衣人复又来到叶少阳身边,把他从尸魔身上拉出来,看了一眼,轻声叹道:“何苦来着。”

    伸出手指,从地上蘸了点叶少阳自己的血,在他脸上画了一个图案,看了看,自己也笑了。

    他画的是一只乌龟。

    龟背上有八种易数,相互推演,鲜血扩散开来。

    叶少阳原本一片死色的脸上,居然出现了生机。

    青衣人盯着他的脸庞看了一会,站了起来,这时身后响起一个奇怪的声音。青衣人回头看去,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径直推开结界,走了进来。

    一只连衣白帽,一直扣到他的鼻尖下方,只露出一抹小巧的嘴巴。

    看到他的第一眼,青衣人淡蓝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

    “宫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