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二十章 离奇的女鬼
    “跟着我,保护自己!”叶少阳说完,朝着丽芬园方向狂奔过去,来到离女鬼只有十来米远的时候,他停下来,上下打量起来。

    这女鬼看上去二十来岁,身穿一件松垮垮的蓝色外套和长裤,脚踏一双白球鞋,由于一袭长发从面前垂落下来,完全盖住了脸庞,看不到她的脸,她的右手一直身前上下比划着,只有简单的横竖两笔,是个十字。

    谢雨晴随后跑来,到叶少阳身边停下,观察了一会,惊道:“十字,这是不是你上次在丽芬园的小楼里看到的女鬼?”

    叶少阳点点头,装束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发型从短发变成了长发,不过这也很正常,大部分女鬼都很珍视自己的头发,并且炼成魂器,可短可长。

    如果不是又见到她,叶少阳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女鬼存在。

    假如上次相遇还能用巧合来解释的话,那么这一次,显然是女鬼故意出现在这里,让自己发现。

    “你到底是谁?你既然出现,肯定知道我是谁,你到底有什么想要告诉我,为什么总是画十字,什么意思?”

    叶少阳一股脑的问道,但是那女鬼一动不动,只是反复重复横竖的笔画。

    “你把她抓过来,慢慢询问就是了。”谢雨晴在他耳边小声提议道。

    叶少阳也有这想法,但是距离太远,自己这边一旦有什么动静,人家可以立马就走,根本追不上。

    叶少阳正在为难,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细如蚊语的声音:“用阴阳镜!”

    谁的声音?仔细一想,顿时明白过来,是阴阳镜里的雪琪!道声“谢了”,从腰带里摸出阴阳镜,尾指弹出朱砂,在上面画了一笔道纹,对着那女鬼照去,口中念道:“日月乾坤,阴阳收形,收!”

    一道白虹从镜面上闪过,离开镜面,对着女鬼极快的射了过去。

    阴阳极光,收敛月华,以阴阳镜面为覆体,照神神明,照人人精,照鬼鬼显灵。

    但是因为这法术只能用在有月亮的夜晚,还必须是无所遮挡的野外,平时很少使用,所以连叶少阳本人也是一时没想起这门法术,多亏雪琪提醒。

    就收魂来说,镜面产生的白虹,除非是鬼首以上的灵体,否则所到之处鬼魂全收。

    对方不可能是鬼首,所以叶少阳感觉自己胜券在握,坐等女鬼被极光收来,结果……竟然大失所望:极光直接穿透了女鬼魂体,落在对面草丛里,就好像一颗子弹没有射中任何东西,最后凭空降落一样。

    女鬼仍然屹立远处,手指上下比划着……

    这不可能!

    就在叶少阳打算不顾一切冲过去的时候,女鬼停止了比划,两只手一起抬到了面前。

    这是她两次出现中,第一次有除了画十字之外的动作,叶少阳凝神望去。

    女鬼两只手伸到中间,向两位分开了自己的头发……

    这一幕简直太熟悉了,很多女鬼都会来这一下子,然后露出一张可怕的鬼脸。

    谢雨晴缩到叶少阳身后,有点不敢看,但又忍不住看过去——头发拉开,并不是可怕的鬼脸,而是一张清修的面孔,五官端正,眼波流动。

    对美女,不管是人是鬼,叶少阳一向都有好记性,当下一看便知她就是上次在丽芬园里遇到的女鬼没错,不过……

    在月光照耀下,叶少阳猛然发现,女鬼的额头上有三个发光的小点,上面两个,下面一个,紧凑的排列在一起。

    叶少阳正待细看,女鬼身影淡化,等他冲过去的时候,已经完全消失了。

    没有一丝残留的鬼气,叶少阳楞了一下,蹲下去,在女鬼呆过的地方摘下一片草叶,放在嘴里咀嚼起来。

    “卧槽,真苦,呸呸呸!”叶少阳把嘴里的草叶吐掉,看了看,也没认出是什么草这么苦,暗叫倒霉。

    “吃草,哈哈,你应该改名叫叶少羊了。”谢雨晴没心没肺的开着玩笑。

    叶少阳白了她一眼,道:“我是在检测鬼气,鬼气在空气中散发的很快,但是鬼魂呆过的地方,草木和泥土会残留下一些鬼气,散去的比较慢,尝草总比尝土好吧?”

    谢雨晴敛容说道:“怎么样?”

    “没有,这还是特么的怪了,”叶少阳十分的无语,“没有鬼气,连阴阳极光也感知不到,难道不是鬼?”

    “我觉得,我们可以反着来,先把这女鬼的身份调查出来,然后再查她的档案……”

    叶少阳猛地一拍脑门,“没错,看她的打扮,肯定是这里的学生,不过……没有别的线索啊。”

    “有啊,她那一身打扮,应该是过去的校服,看着很像,学校每年应该都有毕业合影吧,我们可以找一找,看有没有同样款的校服,然后再从照片里找。这件事交给我。”说完谢雨晴冲他眨了眨眼。

    “不愧是搞刑侦的啊!这办法好!”叶少阳一副仰视的表情看着她。

    然后两人暂且放下这件事,一起来到三号解剖楼楼下,用老办法,叶少阳抱着谢雨晴、用勾魂索荡到二楼。

    一样的程序,不过再次抱在一起的时候,叶少阳感觉自己的心跳快了许多。

    进去之后,依然是谢雨晴打手电照亮,叶少阳手拿勾魂索走在前面,一路来到408课室外面。

    一眼看去,叶少阳暗暗吸了一口气,果然,自己从前是错了,一切都错了。

    “被林攸骗了……”

    “什么意思?”谢雨晴问道。

    叶少阳拉她后退,背抵着墙,指着对面一排房门,说道:“你看这些门中间的距离,是不是不一样?”

    谢雨晴点头道:“早就知道了啊。靠边的的408和409,房间比较小,门的位置也靠的更近。”

    “为什么?”

    “说明这两间是小教室呗,这不很正常吗,”谢雨晴很纳闷。

    叶少阳推开408课室的门,对谢雨晴道:“你记得,当年那个班级一共有四十九人,你看这房间能坐的下这么多人吗?”

    谢雨晴一怔,用手电巡照了一遍,在心中估算了一下,其实不用估算,因为有些桌椅板凳都在,只需要大致一眼就能看出来,这间教室最多能摆二三十张单人课桌,想要摆下近五十张课桌,那就得堆起来了。

    <!--翻页A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