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二十六章 镜像鬼影1
    “你……不想什么?”

    王平一怔,“我?什么?”话锋一转,“不过真的,少阳哥这次真的很谢谢你,回头我单独请你一顿吧,聊表心意。”

    叶少阳缓缓摇头,“不是这句。”

    “那……你是不是想问,当时我为什么一个人先走,其实我也不想丢下你……”

    叶少阳还是摇头,“也不是这句。”

    王平看着他,一脸迷茫。

    叶少阳叹了口气,身子往前倾,看着王平。“我想听的是:你为什么要引我进去,是谁指使你的?”

    王平嘴巴缓缓张开,猛然站了起来,“少阳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在里面已经怀疑过我一次了,现在又怀疑我!”

    着着,眼泪掉了下来,拉着马要走。

    马一脸懵比的看着叶少阳,被王平拉着走向电梯。

    叶少阳一个箭步上前,挡在电梯口,既然话已经开,如果不清楚,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王平赶紧躲到马背后去。

    马看着叶少阳,挠了挠头,“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吗,我回头单独问问她,等她情绪好……”

    “不能,必须今天清楚。跟你没关系,一边听着就行。”

    马皱眉道:“他总是我女朋友啊。”

    “所以?”

    周静茹上前道:“马你不知道情况,这件事一定要清楚的,这也是为你好,让你看清现实。”

    马怔怔的不出话来。

    王平抹着眼泪,冲叶少阳吼道:“你为什么老是怀疑我陷害你,我到底哪一让你这么看不上,你啊!”

    叶少阳看着他,淡淡的问出一个看似很不相关的问题:“你有没有恐高症?”

    “什、什么?”王平怔住。

    “就算你没有恐高症,让你从四楼窗口往下楼,一般人都会犹豫吧,哪怕当时你知道跳下去就能回来,但是你有没有担nnnn,m.≯.co≤m心过跳不进空间裂缝,摔下去是什么后果?

    这是人的本能反应,连法师出身的杨思灵,都犹豫再三才跳下去,而你,却一丝没有由于、直接跳了下去……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走的那么着急?”

    王平彻底呆住,“就……就为了这事?”

    “这事,加上我之前怀疑的地方,真相就很明显了。”叶少阳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想怀疑你。”

    “不不,”王平连连摆手,“好吧你要讲道理,我就跟你讲,就算我是陷害你的,可恐高症一样是本能啊,我当时又怎么克服的呢?”

    叶少阳摇摇头,“信念,可以让人克服本能,就像当时为了救你,我宁愿留下被尸魔咬死一样,我难道不怕死?你是想要赶紧离开,免得跟我一起死,你一心想走,这种情绪克服了恐惧,咬牙跳下去,并且对我没有任何留恋……”

    王平两行清泪滚落下来,双手捂脸,用力摇头,“你冤枉我了,我时候学过跳水,我不怕高……”

    马听到他们的对话,知道了来龙去脉,本来有动摇,听了王平这个解释,马上释然了,冲叶少阳不断头,“是啊,有这个可能。”

    连周静茹都向叶少阳投来迟疑的目光。

    叶少阳冷冷一笑。“上次我们在度假村游泳,我记得你好像不会游泳,还让马教你……练跳水的人不会游泳?王平,你真当我山里出来的没看过奥运会直播?”

    所有人震惊,这件事正好是他们四个一起经历过的,回想起来,叶少阳没有错……

    王平只呆了一瞬间,就摇头道:“当时我撒谎了,我会游泳,我只是……想要找个借口吸引马。”

    “你为什么吸引他,你当时已经喜欢他了?”叶少阳无奈一笑,“你当时撒谎,现在又撒谎,你叫我怎么信你,这里有没有游泳池,要不要带你去游一下试试?”

    王平双手捂脸,哽咽起来。

    周静茹见此情况,上前去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事情清楚就行了,我也相信你不会故意害少阳哥的,毕竟你们也没有仇啊,我相信你一定是有苦衷的,来,坐下慢慢告诉我……”

    拉着他回到餐桌边坐下。周平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马傻傻的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叶少阳端起自己的酸梅汤一口喝尽,虽然逼得王平不再狡辩,但心里没有一成就感,反而觉得很失落,被身边人欺骗,这种感觉,很不爽。

    “是……你很聪明,叶少阳。”王平趴在桌子上,重重的叹了口气,“是我骗了你,我是故意假装中邪,走入幽灵路……我也不想为自己辩解,但我是有苦衷的,那个巫师用巫术威胁我的家人……”

    “你——”

    叶少阳刚了一个字被他打断。“我知道你会,我可以找你对付,但是那巫师时刻监视我的家人,他只要我告诉任何人,我父母都会立刻惨死,我也想过找你,但是那种情况,我赌不起啊。我只有……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让你死……”

    马听她这么一,眼眶也湿润起来,上前搂住她的脖子,把她拉到自己怀里,细声安慰起来。

    “我知道你也是不得已,我相信,少阳不会怪你的。而且他会帮你……”抬头看着叶少阳,“是吧少阳?”

    叶少阳看着他,无话可。

    “你父母现在安全了没有?”周静茹问。

    王平头,“那巫师之前打电话给我,既然少阳哥回来,也不怪我,已经不再威胁我了。他们话倒还是挺算话的。”

    叶少阳微微皱起眉头,这件事的诡异程度简直令人咋舌。

    “行了,我送你回房间吧,没事了。”马把王平扶起来,感激的看了叶少阳一眼,“回头我再找你吧,先让她休息一下。”

    叶少阳只好由他,如果王平的都是真的,确实情有可原,他也不想追究,但他心里总是有一个疙瘩解不开:那天在房间里,王平为什么要勾引自己……

    但是当着马的面,这话肯定是没法问的,无奈只能以后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