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三十九章 碎尸
    陈露道:“不要胡说,反正你答应了。”

    叶少阳被她逼得没办法,只好推说以后再说,反正道风不在,到时候真见到他,自己再想别的办法。

    陈露满意的一笑,“行了,说你的事吧,都是自家人,大嫂帮你分析分析。”

    叶少阳相当无语。

    面对这个跟自己没有交集的姑娘(嗯,大嫂),叶少阳反而好开口,当下把自己跟三个妹子的感情纠葛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陈露听完,笑道:“小叔子你好福气啊,三个大美女都喜欢你。”

    叶少阳摊了摊手,“你要是跟他们一样取笑我,当我白说。”

    “嫂子是自家人,怎么会取笑你。”陈露不放过一切可以占便宜的机会,沉思了一会,跟叶少阳深入的交流起来,并且提出自己的意见。

    叶少阳还是第一人跟人谈到自己的内心,敞开心扉的聊了很久,总算渐渐的开朗起来。

    陈露其实并没有教他什么,而是让他坚定了自己之前的选择,那就是不选择,至少暂时不去选,顺其自然,一心捉鬼降妖,把一切事情留到以后……真正必须选择的时候。

    聊完之后,叶少阳感觉畅快了许多,与陈露道了晚安,上床睡觉。∷∏,..

    清晨起床,叶少阳洗漱一番,换上一身干净衣服,这时候陈露从灵符里出来,像个长辈似的,告诉他如何打扮的帅气一点。

    在陈露的建议下,叶少阳去楼下超市买了一瓶啫喱水,然后按照陈露的要求,把头发梳成了三七分。

    “这样……好看?是不是有点落伍了?”叶少阳从小在山里长大,山下小县城人不多,也不怎么赶时髦,自己从来没有注意过发型,对这方面也天生迟钝。

    “挺好的呀,虽然跟道风比不上,但也不错了。”

    叶少阳对着镜子照了一会,一看表七点了,怕耽误正事,也只好这样了。让陈露自己在房间呆着,自己匆匆出门,打车来到火车站。

    结果火车站就五分钟车程,叶少阳在出站口傻傻的等到八点,总算把芮冷玉盼来了:她身穿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带着太阳镜,看上去酷酷的,夹在人群中,拖着一只行李箱。

    叶少阳赶忙迎上去,从她手中接过行李箱,左右看了看,嘿嘿笑道:“就你一个人啊?”

    “不然呢?”

    “你那个师兄呢?”

    芮冷玉道:“你想他了?”

    “就是问问。”叶少阳暗地翻了翻白眼,想他,自己巴不得一辈子看不到他!

    叶少阳询问得知她是半夜上的车,还没有吃饭,于是带她去附近吃早餐。

    两人面对面坐着等餐的时候,叶少阳发现芮冷玉总是往自己头上看,当下得意的笑了笑,“这发型怎么样?”

    芮冷玉淡淡一笑,“谁给你设计的这发型?”

    “一个朋友。”

    “女的?多大年纪?”

    “呃……”

    芮冷玉冷笑,“你别多想,我就是想知道是四十岁还是五十岁的大妈。”

    叶少阳怔道:“怎么会,才二十来岁。”

    “不会吧,能梳出这发型的,至少得四十岁吧,三七分啊,九十年代多流行。”

    叶少阳愣了一下,懊恼的猛拍了一下大腿,自己光想着陈露是女生,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她九十年代就死了,被关在解剖楼里二十年,审美自然也还停留在当年的水平。

    自己找他帮忙设计发型,不是找坑吗?

    吃饭完,叶少阳打车带芮冷玉回到自己住的酒店,带到自己的房间,门开后,叶少阳帮她提行李,让她先进去。

    芮冷玉往里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叶少阳:“这是你房间?”

    “是啊,不然我怎么开门的。”叶少阳走进去,一眼看到躺在床上的陈露,愣了一下,赶紧跟芮冷玉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鬼,你没感觉到鬼气啊。”

    芮冷玉哦了一声,“金屋藏鬼啊。”

    叶少阳快要吐血。好在这时候陈露已经起来,笑吟吟的挽着芮冷玉的手,说道:“姑娘不要误会,我是他大嫂。”

    芮冷玉愣了一下,狐疑的看着她,“你是老郭的妻子?”

    这下轮到陈露吐血了,还是叶少阳上前解释了一番,芮冷玉才明白,也没有说什么。

    叶少阳给她倒了杯水,让她坐下,本想闲聊一会,结果在芮冷玉催促下,把整件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芮冷玉听完,又问了一些疑点,叶少阳一一回答,使她了解了事情本末。

    “你带我去那个教室吧,我想看看那具尸体,”芮冷玉起身说道。

    “你要不要先休息下,睡一觉?”

    “我又不是来睡觉的。”芮冷玉直接直接走了出去。叶少阳只好跟上。

    二十分钟后,两人进入了解剖楼,来到真正的408课室,进去之后直奔那口棺材,那天走的时候,叶少阳把棺材盖又推上了,打开之后,那具被金缕尸衣包裹的怪尸还在里面躺着。

    芮冷玉凑上去观察片刻,表情愈发凝重起来,从随身的肩包里拿出一只八角形的、铜钱大小的金属片,压在怪尸的口部位置。

    怪尸立刻浑身抖动起来,芮冷玉用手指紧紧按着金属片,过了一会拿起来,将贴着嘴巴的一面反过来,原本亮晶晶的金属片上蒙了一层好像黑灰一样的东西。

    芮冷玉拿出打火机,对着金属片烤起来,黑灰顿时液化,化作一滴滴为,不断的流下来。

    看上去只有薄薄的一层,居然流了数分钟之久,液体才被烤干,金属片恢复原貌。

    “这是什么东西?”叶少阳诧异的说道。

    “压尸片,南洋那边有口含锡片下葬的习俗,百年以上的锡片,可以炼制成法器,用来检验一切邪气。”停顿了一下,芮冷玉接着说道,“就这一层怨气,虽然液化成那么多的尸血,可见这尸体内蕴含着多少怨气。”

    芮冷玉目光扫过房间里的摆设,又蹲下去看了看灵堂,站起来,暗暗吸了口气,说道:“这八成是一具碎尸!”

    “睡尸?那是什么?”身为天师的叶少阳也感到了迷茫,各路僵尸他都听过,就是没听说过睡尸,会睡觉的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