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坠入陷阱1
    叶少阳带芮冷玉回到酒店,跟四宝见了面,三人一起商量具体的计划。

    硬闯肯定是不行,且不说吴乐意家一定有不少保安,就算就他一个,擅闯进他家里,事后他反咬一口,告他们个入室抢劫盗窃之类,再动用关系施加点压力,麻烦很大,而且之前叶少阳问过,这老头几乎不出门,就算出门也是有不少保安陪同,一样没有机会下手。

    想来想去,还是得叶少阳出手,施展茅山拘魂令,生拘他的魂魄。

    “我很纳闷,你为什么之前不对他用拘魂令?”芮冷玉看着叶少阳问道。

    “想过,本来打算如果这两天找不到梁道生,我再这么做的。”叶少阳道,“而且之前我身边没有帮手,你没来,四宝也没来,万一太过激怒他,我怕反而不好。”

    “现在可以了。你能弄到吴乐意的出生日期吧。”

    这个对叶少阳来说倒是不难,当下给谢雨晴打电话,说出要求,谢雨晴很好奇他要干什么,叶少阳道出原委,谢雨晴沉吟了一下,提醒他注意安全,几分钟后,将吴乐意的出生日期发来。

    只具体到年月日,没有时辰,只能算是生辰六字,不过对叶少阳来说已经足够了。与二人商量了一番,为防万一,带上足够的法∽,..器,出去打了辆出租车,来到吴乐意的别墅附近,提前一个路口下车。

    只有生辰六字,必须与拘魂的对象保持在方圆五里之内,才可以施展。

    “得找个合适的地方,”叶少阳环顾左右,说道,“一要隐蔽,二要营造出黑天的效果,不然魂魄拘来也立不住。”

    吴乐意家别墅附近,是一片荒郊野外,三人以别墅为圆心,绕行了一周,总算在距离一两千米远的一座小山丘下,找到一栋没人住的破房子。

    房子倒是不小,内外两间,但是里面只有一张床,破败不堪。

    “估计是以前山民盖的房子,猎人小屋或者是夏天看瓜之类的。”四宝猜测说道,来到外面,见还有一口水井,里面还有水,不知道是井水还是下雨积存的水。

    “不要管这些了,反正这地方没人,开始吧。”

    来到房屋里间,叶少阳动手布置拘魂用的法坛,芮冷玉和四宝一起,把床上的破席子揭下来,想挡在窗户上,营造出漆黑的空间,结果席子下面很潮湿,一掀起来,趴着好几只蜈蚣和蚰蜒之类的爬虫。

    芮冷玉“啊”的叫了一声,用力跺脚。

    “原来冰山美人也有怕的东西,”四宝哈哈大笑,突然想到什么,指着叶少阳说道,“你俩志趣相投啊,都怕这玩意,搞不懂这些昆虫有什么可怕的,鬼都不怕还怕这个?”

    叶少阳与芮冷玉无奈的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怕这些多足动物。

    叶少阳布置好了法坛,与他们一起把破席子钉在窗户上,然后又在屋里找了一些破布,把外面的窗户封好,营造出一个相对昏暗的空间出来。

    叶少阳来到法坛前,点燃香烛,焚香烧纸,把写有吴乐意姓名和生辰六字的灵符在香烛上烧掉,接着把之前从吴乐意家房门后院篱笆偷偷拔的一根竹子丢在定魂圈内,当作是吴乐意的“家衣”。

    “日落沙明,天地倒开,茅山神法,阴阳交泰,四方鬼神,奉吾敕令,拘来冤魂,与我对证!太上三清急急如律令!吴乐意,三魂七魄归吾坛,速来报道!”

    念毕,叶少阳右手托左手,左脚跺地三下,以示对酆都大帝叩首之意,口中念起拘魂咒,一直念了三遍,定魂圈内没有任何反应。

    叶少阳睁开眼睛,说道:“这货的魂魄不在方圆五里之内,应该是不在家。”

    四宝说道:“那怎么办?”

    “不然就晚上再来吧,”芮冷玉说道,“他晚上应该会回来睡觉吧?”

    现在时间尚早,总不能在这荒郊野外呆到天黑,三人于是先行回去,一直走到高速路口,等了好半天也没一辆车过来。

    “你们怎么连个车都没有,到哪都不方便。”芮冷玉皱眉抱怨道。

    “不会开车,也没钱买车。”叶少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好不容易拦到一辆开往钢城的长途汽车,三人上车,回到钢城。叶少阳给老郭打电话,让他把车开过来,不然晚上还得打车,又不能让司机等着,办完事没办法回来。

    老郭得知情由,不想来给他当司机,表示自己在钢城有一个徒弟,手里有车,可以开过去供他们使用。

    “你还有徒弟?”叶少阳十分吃惊的说道。

    “嘿嘿,那你说呢,我在江南省的风水界可是很有名的,收了不少徒弟,自己都有生意,平时不来往就是了,有几个关系不错,钢城这个是我大徒弟,算是自己人,你随便用,我让他联系你啊。”

    老郭说完挂上电话。

    过了二十分钟不到,叶少阳接到一个电话,是个男的,听声音年纪不大,张口就叫师叔,声称自己是老郭的徒弟,询问他的位置。

    叶少阳把地名告诉他,让他晚饭之后过来。

    午饭之后,芮冷玉开了房间去睡觉,叶少阳闲来无事,继续推演洛书,一下午时间又推演出一篇,然后调息恢复。

    傍晚,芮冷玉起床,三人下去吃饭,叶少阳打电话给老郭那个徒弟,吃完饭,那小子电话打来,表示已经到饭店门口了,叶少阳刚出门,一个家伙立刻迎上来,叫道:“叶师叔!”

    叶少阳怔了一下,打量过去,见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五官还算端正,天庭饱满,鼻尖高耸,是个有福之人。

    “叶师叔啊,”小伙激动万分,握着叶少阳的手,当作炒勺一样用力摇起来,“我叫林筱贤,早就听师父说过你,想去拜会,但是最近生意太忙,你能来钢城,真是太好了!”

    “呃呃,你做什么生意?”

    “棺材铺啊,我造棺材的手艺,都是跟师父学的,他还教了我很多。”

    叶少阳与四宝互看了一眼,都是相当的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