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四十七章 万鬼噬魂心


    梁道生点点头,抬起法杖,轻轻挥动,九连环发出一阵肃杀的轻吟,声音也冷下去:“既然你我道心不同,我必须杀你证道了。品#书网”

    叶少阳双手抱拳,对他一揖到地,什么也没说。

    他相信梁道生明白,自己这一躬,是敬他的坚守,虽然他走的是一条极端的路。

    梁道生双手舞动禅杖,一时间环佩大响,阴风四起。

    叶少阳踏前一步,习惯性的做了个提剑的动作,发现手里空空如也,这才想到自己装的有点过了,回头喊道:“我说,刀呢”

    关帝庙里没人应声,叶少阳暗骂了一声,对梁道生道:“等我一会啊,我进去一下。”

    也不管他答不答应,转身奔入关帝庙,抬眼一看,林筱贤昏迷在神像下面。关帝神像红光隐现,释放出一股威严正气,连叶少阳都感到一种强大的压迫。

    不会吧,关公显灵了

    顾不得想太多,叶少阳冲上去,对神像一抱拳,说道:“二爷,借你宝刀一用,回来就还你。”

    说完双手抓住刀柄,立刻感到手中一沉,有一股强大的气息灌入体内,急忙定了定神,用力一抽,举在了手中,顿时感到手中一沉,差点脱手。

    定睛一看,原来这把刀不是泥塑的,在荧光棒的冷光下泛着青光,乃是青铜铸成

    “是哪个这么实在,给二爷弄了把这么拉风的刀。”叶少阳嘀咕了一声,幸好自己从小习练体术,力气比一般人大的多,当下气沉丹田,举着刀飞奔出庙门,喊道:“好了可以打了”

    话音未落,叶少阳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一片天昏地暗,数不清的鬼魂,从对面飘来,个个都现出了真身,形态不一,有的脸上无肉、爬满蛆虫,有的腹腔破开、肠肚缠绕,看上去一个比一个惨,但所有鬼魂身上都是绿光萦绕,至少是怨灵修为。

    在群鬼身后,铃声大作,这些鬼也跟随着铃声的节奏,缓缓飘动。

    显然梁道生是在摇晃那把恶灵法杖,通过某种神奇的巫术,控制着这些鬼魂的行动。

    “叶天师”梁道生略显疲惫的声音夹在阴风中飘来,“我已放出法杖中封印的所有恶灵,布成万鬼噬魂阵,你我生死,只在这一阵了。”

    叶少阳听见这话,倒是合乎自己的心意:青龙偃月刀太沉,自己扛着它也坚持不了太久,一阵定生死最好,而且两人实力接近,往来争斗若干回合也没有意义。

    只是虽然没听过这阵法的名字,但梁道生既然敢用这一阵来赌生死,显然胸有成竹,当下也不敢掉以轻心,咬破舌尖,喷了一口血在刀锋上。

    想当年关公凭这把刀五关斩六将、刀下杀敌无数,威震华夏,虽然只是庙里的仿品,但日受香火,自带大帝灵气。

    被天师血这么一激,刀身清光大放,释放出一股傲人杀气。

    叶少阳心中的一股傲气也被激发出来,当下双手握刀,冲向群鬼,遇到第一个,兜头就劈,大刀之下,厉鬼当场化作青烟。

    卧槽,关二爷的东西果然好使

    叶少阳信心大震,手举大刀,又斩杀了几个挡路的鬼魂,冲入阵中。

    “秋风杀不起,冤鬼自横行,一遭惊风雷,百鬼噬魂心”

    梁道生修炼的是南洋巫术,但归根到底还是起于苗疆,他虽然是泰国人,但是早年就经常出没苗疆,学习正宗的黑巫术,后又在台湾居住多年,言行举止早已经完全汉化,连阵法咒语也是白文不白的汉语。

    如果不是情势紧张,叶少阳真想问问他这阵法咒语都是他自创的还是从哪里学来的。

    耳中却听见铃声愈发急促起来,原本看上去杂乱无章的鬼魂,也突然间变得有秩序起来,按照某种神奇的规律,来回飘摇。

    每当叶少阳举刀冲过去,其余方位的鬼魂却是立刻来救,速度极快,等他回身反击的时候,这些鬼影又来回飘摇,里三层外三层的,方向相反,来去不停,看的眼花缭乱,

    几番下来,没杀掉几个鬼,叶少阳反而累得够呛,刚想喘口气,那些原本看上去在飘远的鬼突然急速冲来,旋转而上,一股股强大的鬼力,从四面八方狂卷而来。

    叶少阳只好原地旋转,刀锋向外,抡了一周,以大刀的灵力和自身罡气,与鬼气硬拼一记,体内气血翻滚,差点没能站住。

    妈蛋的,这是什么阵法,这么玄妙

    殊不知在他诧异的工夫,藏身在群鬼之中的梁道生也是惊愕无比:叶少阳以一己之力,硬拼百鬼强压,居然没受伤,虽然有法器在手,但他强大的实力,还是一显无疑。

    “不愧是天师啊”梁道生喃喃自语,双手按地,不断画着奇怪的图形,口中呕血,流入土中,激发了某种黑巫术中的邪法。

    几乎是下一秒钟,叶少阳感到双腿一紧,低头看时,脚下的地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滩血,一双血手从中探出,抱住自己的双脚。

    叶少阳急忙挥舞长刀,将一双鬼手齐腕砍断,还没能休息一刻,脚下那滩血缓缓扩散开,无数的血手从下面探出,凌空乱抓,还有一些带血的头颅伸出来。

    脸上没有头发,也没有脸皮,一个个筋肉虬曲,双眼爆睁,脸上留着红白相间的脓血,看上去恶心到极点,活像一只只被扒了皮的地狱恶鬼。

    一个个怒吼着,嚎哭着,却也爬不出来,只是不断挥舞双臂,脓血飞舞,对着叶少阳展示出惨状。

    这一双双的血肉和扒皮鬼,使叶少阳想到了楚江王掌管的活大地狱中的脓血小地狱,与眼前这光景倒是有些相像。

    这到底是一种幻术,还是这些鬼真是从地狱来的

    叶少阳感到触目惊心,但已经没时间多想,否则只怕自己就要下地狱了。

    当下挥舞长刀,先将自己附近冒出来的一些手臂砍断,一抬头,发现那些怨灵又飘了过来,却是一个个摘掉了自己的脑袋,提在手中,头颅依然做出各种狰狞表情,朝着自己扑来,一时间鬼气弥漫,如血海翻滚。

    叶少阳心神大震,法术界有句话:鬼摘头,不能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