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五十一章 大仇得报1
    喘不上气哪里还能说话,不过芮冷玉二人一颗心全在他身上,却忽略了常识。

    芮冷玉看着叶少阳沾满尸血的嘴唇,犹豫了一下,就要俯身下去,结果四宝推开她,说道:“我肺活量大,还是我来!他是我兄弟,我不嫌脏!”

    一张嘴大义凌然的贴了上去。

    叶少阳一个弹坐起来,向后爬了两步,连连摆手,“没事没事,我好了。”

    看着四宝,那目光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去。

    芮冷玉立刻明白过来,望着叶少阳的目光中,也出现了他看四宝一样的寒光。

    “梁德生!!”

    一声悲鸣从山下响起,替叶少阳挡过一劫。

    三人一起转头看去,只见一道人影从山下飞来,正是林攸。

    叶少阳一看之下,忍不住大骂:“这货也是够了,打的热闹的时候不来,现在打完了来捡漏了。”

    四宝道:“她之前帮我们挡着痋人来着,不知道为什么半天没上来,可能是吃了痋人的亏了。”

    林攸上山之后,往叶少阳这边看了一眼,似乎带着征询,见叶少阳没有表示,便直奔梁道生过去。

    已经灯枯油尽的梁道生却是站了起来,从长袍下面摸出一个小瓶子,里面似乎有什么液体,打开一口喝光,然后双手结印。

    只见脑门上鼓起了一个大包,缓缓移动,好像有一条虫子在下面爬。

    “他喝的应该是蛊血!”芮冷玉沉声说道,“我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蛊虫,但是他显然是想让蛊虫入脑……”

    叶少阳皱眉道:“会怎么样?”

    “蛊虫入脑,能释放一种神秘力量,短时间内在施展巫术时,能恢复几成法力。”

    “他还是不甘心啊。”叶少阳喃喃说道。

    芮冷玉摇头,“这种蛊术只能维持十几分钟左右,然后被蛊虫反噬,必死无疑。”

    叶少阳一怔,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打赢了林攸,对梁道生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呀?

    这时候梁道生转头来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使叶少阳隐约有些明白了,这是一种战士一样的眼神:宁愿战死,也绝不束手待毙!

    联想到他最后时刻召唤痋人来对付自己,叶少阳起初很恼火:假如他自我了断,还能够留下一个让人尊敬的好名声,而他却选择偷袭。

    这种卑鄙小人的行径,自然会让别人憎恶他。

    可是反过来想,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反正也是活不成了,干嘛还要折腾?

    想到之前他说过的那些话,叶少阳心中一动:他这是拼着名声不要,也要调动痋人杀死自己,为的还是保存下紫月镇守的阵法,固执的坚守他自己所选择的那条路,为此,不惜背上卑鄙小人的名声……

    这种人,根本就不能用传统的善恶观来评判了。可惜他背负着几十条人命债,必须亲自偿还,不然的话,叶少阳还真想留他一条命。

    这时候,林攸已经来到梁道生面前,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望着他,眼神中复仇之火熊熊燃烧。

    仇人见面,也没有任何废话,林攸抬起双臂,一身鬼气凝聚,俯冲过去。

    梁道生在蛊虫的激发下,也恢复了几分巫力,举起噬魂法杖迎战……

    芮冷玉似乎对这场战斗不敢兴趣,转头看了一眼叶少阳,道:“刚才你真的是用元神出窍杀了痋人,是怎么做到的?”

    叶少阳于是解释了一番:在痋人冲到面前的一瞬间,他知道自己当时已不是对手,于是趁芮冷玉用碎魂杖困住它的时候,施展元神出窍之术……

    也是多亏了痋人有伤在身,又被芮冷玉重伤左眼,加上自己把握住了时机,才能对准痋人的天灵盖给予致命一击,不过因为元神无形,所以芮冷玉二人没有看见他的身形。

    芮冷玉二人听完,诧异不已。

    四宝无奈的说道:“上一次你跟我元神出窍去查看封印之井,当时也是略施法术,我就觉得很牛逼了,没想到元神还能杀敌,简直没天理了。”

    芮冷玉也吃惊道:“元神杀敌,你是怎么做到的,茅山秘术吗?”

    叶少阳摊了摊手,“还真不是,这是我最近从天书残篇上学到的一门法术,不过也需要看准时机,出奇制胜,一旦失败,元神就会散去,没有机会再回到躯体,也算是拼命的法术了。”

    “能有机会拼命,总比没有的好。”芮冷玉感慨的说,看了看对面的战斗,说道:“我们需要动手吗?”

    叶少阳也抬头看了一眼,林攸与梁道生打的难分难解,估计一时也分不出胜负,摇摇头说道:“这是他们两个人的恩怨,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我先调息恢复一下,免得待会有变。”

    说完盘膝坐下,开始吐纳调息。芮冷玉和四宝立刻朝他身边靠了靠,一左一右,如同护法。

    叶少阳用的是从洛书里得到的“大周天之法”来吐纳,之前在关帝庙里已经吐纳了几个周天,成功驱除体内的蛊毒,并且罡气恢复的也很快,比自己用了十几年的小周天之法效果好的多。

    不过他也只是推演出了四篇心法,只能动用奇经八脉中的四条经脉来参与吐纳,效果打了折扣,心里想着回去赶紧把后面四篇都推演出来,运用八脉一起吐纳,看到底能有什么牛比的效果。

    一个周天下来,叶少阳把身体里残余的蛊毒和阴寒之气完全驱除,罡气也恢复了三成,本打算再吐纳一个周天,结果从对面传来了一声轻吟,将他惊醒,睁眼看去:

    林攸披头散发,身上伤痕累累,鬼血肆流,看上去格外恐怖。

    他的对手梁道生也好不到哪去,浑身衣袍绽开,碎成布条,一只眼睛好像被刺了,眼球爆裂,垂在眼眶下面,只有血管相连,就算是服用了巫毒,依然是到了灯枯油尽的边缘。

    但他却是凶悍无比,一双颤抖的双手仍然高举法杖,利用这件凶器跟林攸周旋,不过动作已经迟钝僵硬,看上去随时会倒下去。

    “梁巫师,你也有今天啊!”林攸明明可以一击让他毙命,却只守不攻,故意消耗和戏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