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三个字2
    路上大家也没有说起太多,芮冷玉坚持要叶少阳去医院处理伤口:之前用蝠翼双环割破头顶和两肩,留下三处挺长的伤口,虽然只是皮外伤,但叶少阳毕竟也是血肉之躯,还是处理一下的好。

    叶少阳只好听她的。于是林筱贤把车开到一家医院,找到外科的值班医生,看到叶少阳满身狼藉,身上有三个奇怪的伤口,医生好奇的询问原因,叶少阳敷衍过去。

    躺在病床上,被用酒精消毒伤口的时候,叶少阳疼的龇牙咧嘴,形象全无。

    好在芮冷玉在一旁握着他的手,也算是种安慰。

    三处伤口各缝了几针,打了破伤风,包扎起来,然后林筱贤开车把他们送回住处,各回房间。

    陈露一直在房间里呆着,看见叶少阳挂彩的样子,吃了一惊,询问之下,叶少阳简单讲了事情的经过,陈露听完唏嘘不已。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响起敲门声,叶少阳开门一看,是芮冷玉,她已经洗完澡,换了一身睡衣,是很简单的格子布长裙,这个样子看上去,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妩媚,尤其是露在外面的那一片片的如雪的肌肤……

    “看够了?”芮冷玉冷冷说道。

    叶少阳这才回过神来,想要找个借口,芮冷玉把他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往床上一坐,抬头看着跟进来的叶少阳,道:“你伤口怎么样?”

    “一点小伤,没事。”叶少阳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她裙子下面两条光洁的腿上,感觉喉咙干涩,转过头去,嗫嚅道:“你找我……”

    “当然是有事。”

    “好吧,”叶少阳转头寻找陈露,相让她先回避一下,结果发现陈露已经不见踪影了,这货,挺有眼力价啊。

    芮冷玉抬起一只手,食中二指里夹着一枚亮晶晶的铜钱,说道:“在荒宅里逃走的时候,我把吴乐意的魂魄收了,你来处理吧。”

    叶少阳一愣,不由暗叹他心思缜密,虽然梁道生已死,也不需要找吴乐意问情报了,但还是有些话需要关注的,当下点了点头。

    芮冷玉把铜钱往地上一摔,金光闪过,一道人影浮现。

    叶少阳赶紧站到芮冷玉面前。

    “你干什么?”芮冷玉不解。

    “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太方便见人,虽然他是鬼魂,但也是个老男人。”

    芮冷玉无语,说道:“睡衣而已,有什么关系,而且你不是都看了,还管人家。”

    “那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

    叶少阳脸红无语,只好当作没听见,正好这时吴乐意的鬼影已经浮现,有些迟疑的看着叶少阳,眼中露出恐惧。

    虽然没有义务,但叶少阳还是把整件事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吴乐意听到梁道生死,悲哭出声。尔后对着叶少阳拱手拜了拜,道:“多谢叶天师超度他亡魂。”

    叶少阳道:“林攸现在也走了,不会找你报仇,一切都结束了,你也不要耿耿于怀,我一会把你送还回去,咱们两下相清,之后你要是再敢阻挠我破阵,可是没有梁道生给你撑腰了。”

    吴乐意急忙道谢,表示不敢了。

    叶少阳很满意,这家伙是一方土豪,如果为了梁道生的死报复起来,自己也是够麻烦的。想了想,请他明天派人到解剖楼封锁,任何人不要进入,毕竟紫月的肉身还在那里,万一破坏,后果严重。

    吴乐意一口答应。

    “好了,我送你回去吧,回头告诉你儿子,捉鬼降妖是好事,但要少杀生,不然戾气太重,总是不好。”叶少阳找到桃木剑,开始作法,突然一拍脑门,“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吴乐意一听,赶紧肃容等着他说。

    叶少阳挠着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侄子,他答应我的酬劳,一天三千,从……我算算啊,前天……哦不对,从上个礼拜五开始算,我有开发的发票作证,到时候全打我卡上,一天都不能少!”

    吴乐意欲哭无泪,道:“这是小意思,我回去让他多付酬劳。”

    “不用多付,我不想欠他阴债,应得的给我就行,好了你走吧。”当下作法,留了一抹桃木剑的灵气在他身上,朝窗外飘去。

    他肉身未灭,灵魂会自动寻路,回归本体,留下一抹灵力,是担心路远,半路上被不长眼的鬼魂或法师收走。

    一抹灵气倒是作用不大,但上面有天师气息,万鬼不敢近身,就算是邪修恶鬼,也不想自触霉头,得罪天师,躲还来不及呢。

    把桃木剑放下,叶少阳拍了拍手,对芮冷玉笑道:“搞定了。”

    芮冷玉站起来,叶少阳本以为她要走,起身开门,结果芮冷玉说道:“我还有事。”

    “呃……还有什么事?”

    “你身上都是尸血鬼气,还有你自己的血,去洗个澡吧,”芮冷玉看着他头上和两肩包扎的纱布,说道,“不过你刚上药了,不能沾水,你自己难控制,我帮你吧。”

    叶少阳一听,浑身僵住,失声道:“你帮我洗澡!”

    芮冷玉脸色一沉,“你想什么呢,你先冲洗脖子以下,换个衣服,出来我用毛巾给你擦擦头脸。快去。”

    叶少阳怔了一会,从柜子里拿了浴袍,走进卫生间,把两肩以下的身体冲洗干净,换上睡袍出来。

    “这才像个样子。”芮冷玉指了指床,“你躺上去。”

    “这……不要了吧?不然让四宝来。”事到临头,叶少阳有点怯弱。

    “四宝一个男人,笨手笨脚的,会什么,”芮冷玉看着他,嘴角带着笑意,“你之前不是还要我给你人工呼吸来着,怎么现在这副德行?”

    在芮冷玉催促下,叶少阳只好上床躺下,把浴袍解开,露出两个没洗的肩膀。

    芮冷玉去卫生间弄了一盆水,出来放在床头柜上,自己贴着他坐下,用毛巾蘸水,小心翼翼的擦洗着脸,然后是脖颈和肩膀两边。

    叶少阳逐渐也没那么紧张了,微微眯着眼睛,偷偷打量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