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占梦3
    “这两种实际上都是假梦,第三种梦是真梦,叫‘寝知凶厄梦’,梦中的意向太明显,不用占都知道寓意,再占的话,就是泄露天机了。”

    叶少阳接着讲述:

    “第四种叫‘兆相不全梦’,就是中途自己惊醒,或者被人吵醒打断,或者被外界的声音或身体刺激,改变了梦境,兆相缺失,这样的梦也不能占。

    第五种梦叫‘醒后无续梦’,就是醒来后只能记住梦境的一个片段,缺失了很多关键信息,无法占出准确的兆相,也是不占。”

    芮冷玉听他这么一番解释,感觉很是神奇,于是问道:“那什么叫做‘五不验’?”

    “那是针对占梦者来说的,以后在告诉你吧。”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法坛那边,青云子已经把那个一心想靠买彩票发财的家伙打发走了,不过虽然没有给他占梦,青云子也没有放过机会,推销出去一款声称能旺财运的黑曜石手链。

    接着是第三个人,这是个妇女,脸色惊慌,双眼有些无神,叶少阳一看之下,暗暗叹了口气。

    “怎么了?”芮冷玉问道。

    “这是个死人……”叶少阳喃喃说道。

    芮冷玉一怔,认真看了一会,纳闷道:“身上没有尸气,不是行尸啊,你怎么看出来是死人的?”

    叶少阳道:“我意思是,她快要死了。你虽然学过一些道门法术,但是没有学过相术,所以看不出,我多少了解一点,她脸上已经带着死相了……”

    一边说,叶少阳一边摸出了阴阳镜,对那妇女照去,示意芮冷玉朝镜子里看。

    芮冷玉看了一眼,忍不住倒吸冷气:镜子的那妇女的倒影,居然脸色惨白,七孔流血……

    那妇女走到法坛前,弯腰要拜,被青云子拦住,口中淡淡说道:“你不能拜我,直接说吧。”

    那妇女便讲了起来:原来她丈夫死去刚后一年,就在昨晚,她梦见丈夫来找她,把她领到一条河边,给她换上漂亮的旗袍,一群人打着灯笼来,吹着唢呐,欢欢喜喜的把她打扮成新娘,然后跟着丈夫过桥……

    “这是‘梦境生反’的兆相,”叶少阳听完之后说道,“唢呐是喜乐也是哀乐,灯笼是引路鬼灯,桥和河更不用解释了,这是他丈夫亡魂还没入轮回,得知她寿元已尽,主动来勾她了。”

    芮冷玉听了唏嘘不已,她也是知道,人的寿元是绝对的命数,一个人能改变生平气运,但是不能改变死亡的命数。

    果然青云子听完之后,沉吟了一下,对那妇女说道:“你这梦应了‘五不占’中的第三条,我不能占,你请回吧。”

    那妇女求了一番,见他态度坚决,没办法只好离去。

    “对了,你有孩子吗?”青云子突然叫住她问道。

    妇女回答有一个十岁儿子。

    青云子暗暗叹气,让她回去把儿子送到奶奶家或者姥姥家,找了个借口,嘱咐她回去买点喜欢吃的东西,妇女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听命离去。

    “下一个,刘生,刘生?”

    青云子叫了好几遍,才有一个男子拄着双拐,艰难的走上法坛,直接丢了双拐,趴在青云子脚下,大叫救命。

    “这一个身上有鬼气。”芮冷玉皱眉说道。

    叶少阳点点头,道:“冤鬼附身,要是再晚几天,这个人也够呛了,看老头子怎么处理吧。”

    青云子拍了拍刘生的肩膀,看似安慰,实际上是拍掉他身上的鬼气,让他暂时能振作一点,然后问他梦境。

    刘生跪在地上,流着泪,战战兢兢的讲述起来:“我最近老是做一个梦,梦见我死去的女朋友来找我,每次都是说要帮我做饭吃,然后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只兔子,杀了之后,放在锅台上,用碗卡住。

    过了一会,把碗掀开,下面兔子不见了,变成很多蚯蚓一样的虫子,飞快的爬到我身上,往我肉里钻。

    我用力往外拽,把这些虫子扯断,却还有半个身子在肉里,钻的我疼痛难忍,她就在旁边放声大笑,后来我疼的实在受不了,就醒来了。

    连续一周都是这样了,我现在感觉身体越来越差,路都快不能走了,大师你一定救救我啊……”

    说完磕头苦苦哀求起来。

    叶少阳听了他的讲述,冥思苦想起来,右手在左手里缓缓比划,写出一个字来,暗暗点了点头。

    青云子低头刘生,问道:“你女朋友死去多久了?”

    “有两三年了。”

    “怎么死的?”

    “是……被人杀害的,尸体丢在河里,几个月才被人发现,到现在都没有破案。”刘生抹着眼泪,看上去很悲伤。

    青云子淡淡一笑,低头看了他一会,道:“你把袖子撸开我看看。”

    刘生迟疑了一下,卷起了袖管。

    青云子把他胳膊翻过来,露出肘部,只见关节处有个烟疤大小的疤痕,色泽暗红,轻轻一按,刘生哇哇叫疼。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两边肩膀,和两个膝关节各有两个这样的伤疤,每隔三天就多一个,对不对?”青云子胸有成足的说道。

    刘生一惊,不住点头。

    “那蚯蚓一样的虫子,是鬼吸虫,已经钻进你体内六大经脉,蚕食你的魂魄。”青云子伸手在他眉心处点了一下,“等到你眉心被钻,七魄全无,也就是你死的时候,最多三天,你必死无疑!”

    刘生看他算的这么准,语气又这么坚决,哪有不信的道理,当下涕泪横流,趴在地上不住磕头,求青云子救自己。

    青云子冷笑一声,道:“你要是想活,我倒是可以指点你一条路,不过你要先对我坦白事情真相,你女朋友为什么要在梦中加害你?”

    刘生一听,止住哭泣,嗫嚅道:“我不知道,也许是想让我帮她找凶手吧。”

    “你撒谎!”青云子喝道,“无为大道,鬼通人情,你一个普通人,找什么凶手,你是她的亲人,她怎么忍心为难你?

    这明明就是冤鬼寻仇,她已经花钱买了你的命,那兔子被碗盖住,不就正好是个‘冤’字吗,这么明显的兆相,你还敢抵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