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小马骑马
    这一下,本想捆住铜甲尸,结果这家伙力大无穷,振臂一挡,便将勾魂索弹了回来,反而震得叶少阳手臂发麻。

    “卧槽,力大如牛啊!”

    叶少阳抖擞精神,挥舞勾魂索,不断攻击铜甲尸,不过不再硬拼,而是利用勾魂索的韧性,与铜甲尸游斗,不断击打它的关节。

    这一招很奏效,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铜甲尸打翻在地。

    勾魂索如同附骨之蛇,立刻将它缠绕起来。

    “嗷……”铜甲尸仰天长啸,双臂用力,将勾魂索挣得咯吱响,却无力挣脱。

    对勾魂索的硬度,叶少阳是放心的,只要能捆住,别说是普通铜甲尸,就算是铜甲尸王来,也休想震碎勾魂索,当然,想用勾魂索捆住铜甲尸王,也无异于登天之难。

    “结束了,小子。”叶少阳来到铜甲尸身边,手提七星龙泉剑,一剑刺入左眼,在脑袋里用力搅动。

    铜甲尸像犯了羊癫疯一样,浑身抽搐起来。

    “小心!”四宝发声提醒。

    几乎在同一时间,叶少阳感受到脑后生风,情知躲不过,猛然转身,把手中的铜甲尸挡了过去。

    一双手正好刺进了铜甲尸的双眼,鲜血飙射,铜甲尸本来还有一口气,被这么一刺直接挂了。

    叶少阳这才看清,面前是另外一只铜甲尸。

    “大义灭亲,谢了啊兄弟。”叶少阳提起勾魂索,继续用老办法游斗起来,瞟了一眼那个地洞,第三个铜甲尸刚冒出个头,于是急忙招呼四宝等人过去处理。

    这铜甲尸有多难对付,自己是见识到了,要是再多出来几个,非得灭团不可。

    四宝飞奔过去,趁着铜甲尸还没上来,拿出一串佛珠,套在铜甲尸脖子上,用手指在他脸上画了几笔,一遍咒语念过,佛珠发光,将铜甲尸定住了。

    下面明显还有铜甲尸,试图出来,但是被这个倒霉鬼卡在洞口,只能一点点往上顶。

    “快快,瓜瓜。”四宝把瓜瓜叫来,往下面一看,瓜瓜顿时明白了,举起鬼刀,对着那铜甲尸的脑门就是一刀,结果“当”的一声,自己被震回去。

    瓜瓜心疼的摸着刀刃,看着没什么事才放下心来,朝那被定住的铜甲尸看去,脑袋的盔甲上被砍出了一道裂缝。

    “再来!”四宝道,“把他打回去。”

    “不行不行,这家伙头太硬了,把他打回去,我的刀都该卷口了。”

    “放着我来!”小马跑过来,抡起碎魂杖,对着铜甲尸的脑袋用力砸下去。

    本来铜甲尸被下面的同伴硬推上来了几分,被小马一棍子给砸回去,可是很快又被推上来。

    小马又是一棍子给砸下去,结果又被推上来。

    “乖乖,好玩好玩,哈哈!”小马也不知道累,就这样不停的砸,跟下面的铜甲尸你上我下的拉锯起来,于是,这个被定住的铜甲尸杯具了,饶是头顶有厚厚的头盔,被小马一通猛砸下去,也是扛不住,终于裂开。

    碎魂杖砸在脑袋上,两下就砸成稀烂。

    “靠!”四宝看了一眼,不忍直视。

    瓜瓜趴在一边,瞪大眼睛看着稀奇,对小马嘿嘿一笑,“还是马天师牛逼,用这种方式杀僵尸,真是古今未有啊。”

    小马这一番运动,也累的气喘吁吁,休息了一下还要砸,四宝给他拉住,“得得得得,你再砸就把我佛珠砸碎了,你先拖住他,别让下面的把它推上来。”

    “我要怎么做?”

    “我管你。”四宝回头看了一下,叶少阳和芮冷玉正在围攻紫月,一时半会没问题,于是朝路口方向跑了几步,冲老郭喊道:“后勤部长,赶紧用盐晶化水!”

    老郭一听,赶紧把橙子叫道跟前,一起忙活起来。

    四宝回头看去,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小马居然骑在了铜甲尸的脖子上,四肢悬空,靠着自己强大的体重往下压,下面的铜甲尸不断推动,造成这无头尸一拱一拱的,小马的样子看上去像骑马似的,十分好笑。

    “小马骑马,下一句如何对?”林三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说道。

    四宝也来了兴趣,皱眉想了想,道:“老郭背锅?”

    “不够工整,我这句里,有三个‘马’字,也算绝对了。”

    “瓜瓜吃瓜?”

    四宝连对了几句,林三生只说不工整,瓜瓜也来了兴致,跟着一起对。

    “你们几个!”叶少阳气得差点吐血,“老子在这杀鬼,你们在那对对子?”

    芮冷玉一剑将紫月逼退,冷冷道:“别废话了,上符!”

    于是芮冷玉主攻,掩护叶少阳,寻找机会,不断在紫月身上贴上神符,这也是他们一早就设计好的方案:用六甲秘祝,彻底击败紫月。

    紫月也感到了强烈的危机,但是一方面要应付芮冷玉的攻击,而且神符一旦贴到身上,根本就无法取下,几次尝试撕下来都失败了。

    “差不多了。”叶少阳想了想,没有贴第四张,退到一边,双手结成六甲秘祝的起手印:大鹏金翅王印。

    芮冷玉立刻退到一边,与叶少阳完全同步,第一个印法结成之后,两人同声喊出第一个真言:“临!”

    紫月本来见二人后退,立刻欺身而上,对着芮冷玉抓去,刚飞到面前,贴在身上的“临”字神符突然亮起,金光释出,瞬间将她包围,发出一击恐怖的灵力重击。

    “轰!”

    在临字神符的爆发下,紫月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却立刻又爬起来,披头散发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狰狞可怖,却又带着几分凄楚。

    这一刻,叶少阳与芮冷玉的心灵是相通的,共同施展法术,神念也有着某种奇妙的交流。

    “你心疼了?”芮冷玉在神识中问道。

    “啊?关我鸟事,我又不认识她。”叶少阳很诧异。

    “哼,你不就是容易见到妹子心软吗?”

    “呃……你说这话到底啥意思啊?”

    “看招吧你!”

    叶少阳歪头一看,紫月已经又冲过来了。

    两人赶忙又一起结出第二个手印:都天法主印,主“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