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一十五章 山河社稷图
    叶少阳“扑哧”一声笑出来,“娘娘你好可爱呢。”

    “大胆!”小倩勃然变色,“竟敢亵渎娘娘!”

    郭少怡做了个手势,小倩立刻就不说了。

    “我这《达摩降魔经》,绝对会让你那朋友欣喜若狂,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叶少阳耸耸肩,目光落在她手中那幅画卷上,“最后一件是什么,如果还是给和尚的,我弃权。”

    郭少怡把小倩手中的画卷拿起来,冲叶少阳淡淡一笑,“这件东西,叶天师一定会喜欢的。”

    叶少阳凝视那画卷,说道:“皇帝的藏品,肯定是天下极品,不过说实话,能打动我的东西真的不多。”

    茅山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上好法器,自己手里这几件,全都是最顶级的法器,而且远、近、群攻都有,同样类型的,要再多也没用。

    至于功法方面,自己已经得到天书残篇,又通过洛书,推演出大周天吐纳心法,除了河图……

    叶少阳猛然一震,看着郭少怡手中那幅画卷,既然是画,莫非真的是河图不成?

    “不会真的是河图吧?”叶少阳喃喃说道。

    郭少怡道:“那种传说中的灵宝,我却没有,不过我这里的确是一幅图,其价值应该不在河图之下。”

    叶少阳心下大惊,这皇后娘娘难道在吹牛?看着她也不像吹牛的人啊,而且待会还是要给自己看的,吹牛也没用啊。

    难道天下真有什么图画,能与河图在道法方面的地位相比?

    芮冷玉也是表现出强烈的好奇,目光闪闪的盯着画卷。

    郭少怡退后几步,握着画卷的手猛然一抖,画卷展开,被鬼气托着,一口气展到头,凌空横挂,却不落下。

    “叶天师请看!”

    叶少阳二人立刻睁大眼睛看去。

    这画卷有两米来长,半米来宽,乍一看是一幅山水画,有山有水,峰峦叠嶂,祥云飘渺,远景里有一座依山而建的宫殿,被祥云遮挡,看不真切。

    “这算什么,就算是吴道子的真迹,跟修道有什么关系?”叶少阳皱眉问道。

    郭少怡道:“叶天师可用神念查阅,但绝不可进入!”

    叶少阳虽然怀疑,但还是照做,与芮冷玉一起动用神念,往图上看去,几秒钟后,图画产生了变化,祥云开始流动,山上树木像是被风吹动。

    之前被祥云遮掩的山上,出现了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野兽下山觅食、樵夫上山砍柴、飞鸟掠过山峦,瀑布飞流之下,小溪潺潺流水,有妇人在溪边洗衣服,一群野鸭从水上游过……

    远处那座宫殿里,贩夫走卒,人来人往,深宫之中,有一座绣楼,三个华服水袖的女子翩翩起舞,和着美妙的乐声……

    山顶之上,一座佛寺,有和尚端坐在莲台之上,为人讲经,沙弥撞钟,一声声祥瑞的钟声,真切无比……

    神念扫视到图上别处,又是一番风景,有人间,有仙境,有闹市繁华,有荒野清冷……

    突然钟声急转,带着一种摄人心神的节奏,叶少阳感觉到自己一点点被吸引过去,就要飞入那片画中世界。

    “呀!”

    一声震人心神的轻喝,令叶少阳全身一颤,神念回到躯体中,转头去看芮冷玉,呼吸急促,显然跟自己有着一样的遭遇。

    两人用肉眼再看那幅图,还是之前的样子:一片被祥云遮挡的迷迷蒙蒙的山峦叠嶂。

    “这是……什么东西!”叶少阳惊声说道。

    郭少怡把画卷收起来,说道:“此图名为山河社稷图,内含大千寰宇,山川河岳、花草树木、飞禽走兽,无所不有,是一方独立的世界,再详细的我也不知道了,毕竟我也没进去过。

    这是一件道门至宝,大明朝开国时,国库里就有它,据说是有刘伯温送给太祖的,具体没人知道。”

    “山河社稷图……”叶少阳挠着后脑勺,“听着很熟悉啊,莫非是传说中,王母娘娘交给杨戬,用来收梅山六怪的那幅图?”

    这问题郭少怡答不上来,叶少阳也没指望她回答。

    传说毕竟是传说,没法去求证。

    “这图看着是挺神奇的,但是怎么用呢,斗法的时候有什么帮助?”

    郭少怡道:“叶天师倒是问倒我了,我只是听说这图有无上玄妙,怎么用……连你道门天师都不知道,我怎能得知。不过,关于这幅图,有一道传闻:当年长平之战,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这件事天师一定知道。”

    叶少阳点点头,这件历史惨闻无人不知,白起也是因为这件事,被人封为杀神。

    但是作为法师,他知道的更多,白起死后,不入地狱,纠结四方恶鬼,盘桓人间,成为一方鬼寇……

    “据说,当年长平之战后,四十万赵兵冤魂无法超度,戾气太重,威胁人间,阴司也是也束手无策,后来钟馗天师持这《山河社稷图》,将大部分冤魂吸入其中,才还人间清平……”

    “有这种事?”叶少阳目瞪口呆,道家典籍里没记载过啊,而且这一幅图,怎么样收的下几十万鬼魂?

    “我书读的少,娘娘不要为了卖画,来忽悠我。”

    “什么?”

    叶少阳这才想起她大概不知道“忽悠”是什么意思,也懒得解释。

    郭少怡把《山河社稷图》递过来,道:“叶天师请收下此物,早点施法,不胜感激。”

    叶少阳没有伸手去接,凝视着她,问道:“我只问一个问题,你救醒皇帝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对人间已无留恋,我会跟皇上一起去鬼域,四处流浪,或者择佳处定居,做一对长久夫妻。”郭少怡黯然说道。

    叶少阳道:“你们不愿超度?”

    郭少怡冷笑:“当年国师走阴的时候,带回一个消息,朱棣死后,并未轮回,而是受封将军,率领一队阴兵,是真是假?”

    “是真的。”

    郭少怡道:“乱臣贼子,为何不受责罚,反而封神?”

    叶少阳道:“我如果说,阴司认为朱棣是个好皇帝,你会不会砍我?”

    天子守国门,打的鞑子生活不能自理,守卫疆土,开创永乐盛世,无论怎么看,朱棣一生都是功大于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