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二十二章 三个皇帝
    建文帝双手一上一下,抱在胸前,一道金色气体在掌心产生,如烟如光。

    “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帝王心术!”

    叶少阳双手握剑,平放在胸前,将一口舌尖血喷在剑刃上。

    “台上三清无极,风雷火雨相生,金鳞岂伏池中,七星渡劫成龙!”

    手指在剑刃上轻轻一弹,将宝剑用力抛起,一声龙吟,紫光大放。

    七星龙泉剑化生出一条紫色巨龙,张牙舞爪,朝建文帝扑去。

    “朕乃真命天子,龙见亦要下拜!你用这一招,就已经输了!”

    建文帝双手一摇,掌心那团金光飞出,化出一道金光,托住紫龙之首。

    “嗡……”一声龙鸣,紫龙首尾盘旋,脑袋一点点低了下去,畏首不前。

    芮冷玉看着这一幕,大惊失色,再朝叶少阳看去。

    为了操控龙泉剑,使出这绝命一招,他浑身颤抖,面色如纸,但一对血红色的眸子却是越来越亮。

    双手不断结印,将一身戾气,通过引法,不断传入龙泉剑上,大喝一声:“破!”

    声音连同满嘴血沫一起喷了出来。

    那紫色巨龙猛然仰头,一声长鸣,身躯抖动,舒展开来,震碎金光,以万钧不当之势撞向建文帝。

    “怎会如此!”建文帝大惊失色,虚怀托掌,以帝王心术布成一道结界,死死顶住龙首,眼中满是骇然。

    “轰!”结界破碎,紫龙横扫,狠狠撞击在建文帝胸口。

    龙形破碎,七星龙泉剑一闪,插入石板地面的缝隙中。

    建文帝高高飞起,撞在墓室穹顶上,带着一堆岩石瓦烁,坠落在地板上。

    “皇上,皇上!”被捆在地上的郭少怡,发出吃惊的尖叫,他不相信,自己不可一世的夫君,居然败了……

    建文帝挣扎着坐起来,皇冠也掉了,头发也散了,脸上满是尘灰,一张嘴,吐出一大口黑色尸血,看上去灰头土脸,哪里还有一点九五至尊的气势。

    “不可能的。朕是真龙,就算成鬼尸,体内仍有龙气,龙见卸甲,你怎么可以御龙破我真身,不可能的……”

    叶少阳从地上拔起七星龙泉剑,走了过去。

    方才那一回合的交锋,戾气化尽,叶少阳眼中的血色褪尽,站在建文帝面前。

    “我这七星龙泉剑可诛仙斩神,你只是个人间天子,还是个鬼尸。”

    叶少阳俯瞰着狼狈不堪的建文帝,眼神中充满了嘲讽,“你现在的样子,也不过如此。我怎么说来,我必杀你!”

    建文帝知道大势已去,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天子有天子的死法,能不能容朕坐好,束冠正衣。”

    “好。”叶少阳一笑,“下辈子吧。”

    举起七星龙泉剑,对着建文帝的胸口刺下去。

    建文帝一身鬼气被破,无力反抗,只能闭眼等死。

    七星龙泉剑刺到离他喉咙不足三寸的地方,突然被一道鬼气托住。

    叶少阳一惊,转头看去,却又是一个身穿龙袍、头戴皇冠的家伙,打扮与建文帝一模一样,只是年纪在五十岁上下,虬须飘然,一身英气,威风凛凛,不似常人。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皇帝?

    “贼子!”趴在地上的郭少怡一见到此人,立刻激动起来,愤然大叫。

    叶少阳全身一震,喃喃道:“御灵将军朱棣?”

    朱棣淡淡一笑,“叶天师见笑了,因本官戎马多年,立下一些功劳,大帝特许本官保持人间装扮,常年习惯,才没有易装。”

    叶少阳看看朱允文,又看看朱棣,这一对冤家总算见面了。

    朱棣很客气的说道:“叶天师,切莫动手,因朱允文阴魂现世,本官特来缉拿。”

    叶少阳愣住。“你怎么知道他现世?”

    “本官与他怨结未化,心脉相通,他魂魄一现,本官立刻察觉,随即报上阴司,阎罗王特派本官前来缉拿。”

    叶少阳转念一想明白了,从前,一定是石晶玉髓棺隔绝了建文帝的魂力,而且他魂魄破碎,所以朱棣无法察觉到他存在。

    方才自己将他救活,朱棣立刻感知到,所以上来找他……

    郭少怡还在那里吵吵嚷嚷,大骂朱棣。

    朱棣走过去,从袖子里拿出一方玉石大印,对着她脑门一扣,将她瞬间吸入印中,随即将勾魂索拿起来,丢回给叶少阳。

    见叶少阳望着他手中的玉印发呆,捻须笑道:“这是朕……本官生前所用传国玉玺,死时陪葬,入冥府之后,随身携带,炼成魂器。”

    “真正的传国玉玺,在我手中。”建文帝开口,淡淡说道。

    仇人见面,他却没像郭少怡那么激动,反而很镇定。

    “赝品,跟你的人一样,都是赝品。”

    朱棣走到他面前,俯身说道:“侄儿,几百年过去了,乾坤易主,一切都结束了。”

    建文帝抬头看着他,“朕魂魄还在,你也未去轮回,你我之间的恩怨,并未结束。”

    朱棣点点头,“所以朕来拿你,就是要去阎王殿前对证一番,将你我之间恩恩怨怨,做个了结,阎王殿前一本账,朕虽为阴神,阎王也不会偏袒朕,你大可放心。”

    建文帝站起来,从地上捡起皇冠,戴在头上,整了整衣服,把脸上的尸血擦干,与朱棣面对面而站。

    两位身穿龙袍的大明天子,互相望着对方,眼神既平静又复杂。

    谁也不知道,这一对生前的冤家,在用眼神交流着什么。

    芮冷玉起身来到叶少阳身边,也是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允文,随朕走吧,速报司主已在门外等候,因身份之故,不便进来,你不可让小辈难做。”

    建文帝眉头皱起来。

    朱棣明白他为什么疑惑,解释道:“速报司主,乃是大明末代帝王朱由检,是你我的后人,奉命而来,劝你与我同去。可见阎罗王对你之重视,何必再犹豫?”

    叶少阳和芮冷玉一听到朱由检站在门外,立刻转头望去,果然看到一个身穿龙袍的人站在门外暗处,看不清楚面目。

    崇祯皇帝……

    在大明一干帝王中,崇祯皇帝与建文帝一样,也是最悲剧的皇帝,因生前苦劳,死后被封速报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