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二十六章 身陷火海3
&    “话说……我们这么做,违逆天道啊。@,”叶少阳哈哈大笑起来,笑到咳嗽,呛出眼泪来。

    “违逆就违逆吧,老子开心就好!”

    做自己想做的事,开心就好。

    因为缺氧,两人一起大口喘息,咳嗽起来,芮冷玉道:“你先杀了我吧……我……我不想被活活呛死。”

    “我下不去手……我先自杀吧。”

    叶少阳摸出茅山灭灵钉,对准自己的心口,真到了这一刻,心中却是不免生出一丝悲凉。

    二十年来道法修炼,一遭肉身毁灭,再也无法施展人间法术,自己也不再是天师,只是一只普通的游魂,在法师和鬼差的追捕中东躲西藏。

    自己……真舍得吗?

    舍不得,又怎么样?

    叶少阳举着灭灵钉,却迟迟落不下去。

    芮冷玉抓住灭灵钉,摇摇头道:“我……不想看到你死的样子,我……先来吧……”

    “反正都要死,我先吧……”

    轰隆一声,冥殿当中,又是一道巨大的石梁落下,比之前的石梁都要巨大,应该是承重穹顶的主梁。

    不过这一切,对两个人来说都没有意义了,只是转头看了一眼,便不去管,继续酝酿自杀。

    “少阳,少阳,冷玉,喂,你们在下面吗?”

    四宝熟悉的声音,从石梁落下产生的裂缝中传来。

    两人浑身一颤,抬头看去,只看到一团团烟雾正在从裂缝中钻上去。

    两人激动的相视望去,烟雾既然涌上去,这说明……穹顶通了?

    “我在这呢!咳咳!”叶少阳站起来,激动的大叫,却剧烈的咳了起来。

    三道人影飘了下来,是陈露、雪琪和瓜瓜。

    这三人是鬼,不惧人间烈火,在冥殿里搜寻,找到二人,都是一怔。

    “老大你们没事啊,太好了!”瓜瓜激动的跳起来。

    “少废话,快救我们出去!”

    三只鬼立刻露出为难的神色,他们虽然能下来,但因为是鬼的缘故,很多事情都做不了,对火灾也是无能为力。

    “老大等一下,我去告诉他们!”

    瓜瓜立刻飞身钻回裂缝。

    陈露和雪琪留下,看着叶少阳二人面临的情况,焦急万分,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等了一会,只听哗的一声,一道水流从裂缝里浇下来,熄灭了附近龙火油,在灼热的穹顶上激起了一道白汽。接着一条绳索放了下来。

    叶少阳眼前一亮,不由分说,把芮冷玉扛在肩上,越过玉棺,从一堆火焰里快步踏过,抓住绳子,用力攀爬。

    之前吐纳了一个周天,力气也恢复了不少,虽然肩上扛着一个人,倒也没什么影响。

    向上爬的过程中,叶少阳脑海里浮出一个后悔不已的念头:要是不留在冥殿里吐纳、不去配殿搜罗宝物,当场就离开的话,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真是贪心害死人啊……

    顺着绳索往上攀爬的过程中,感受到两边穹顶带来的温度。

    虽然被水冷却了一下,还是热的像火炉一般。

    更可怕的是由于浓烟都在顺着裂缝向上涌去,根本无法呼吸。

    叶少阳一口气用完,忍不住吸了口气,顿时呛得大脑近乎一片空白,抓着绳索的手也差点无力松开。

    好在绳索被从上面提起,不到十秒钟,眼前猛然开阔。

    叶少阳睁开眼睛,看到是四宝和小马在拉绳子。

    向前爬了几步,避开浓烟的中心,叶少阳用力吸了口气,把芮冷玉放下,朝她脸上看去,芮冷玉揉着眼睛,不住咳嗽。

    “噗!”叶少阳失笑起来,“真该给你拍张照片,保留你这副挖煤工人的样子,冷艳丽人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芮冷玉瞪了他一眼,“好像你比我好似的。”

    两人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心情大好。

    叶少阳还想打趣几句,从裂缝下面传来陈露的声音:“小叔子,你有东西掉在地上了,好像是法器,一副经卷,我拿不起来!”

    叶少阳一怔,急忙把兜里几样宝贝摸出来。“坏了,达摩什么经!”

    当即又奔回裂缝边,在没烟的地方深吸一口气,就要下去。

    芮冷玉一把拉住他,“算了吧,下面太危险了!不要也罢!”

    “那可是宝贝,鬼娘娘说的,我信她!”

    看了一眼怔怔发呆、不知道什么情况的小马和四宝,跟他们解释还要时间,经卷是竹简的,万一被火烧了就麻烦了。

    叶少阳不敢耽搁,顺着绳索又爬了下去。

    闭着眼睛穿过浓烟,跳进墓室,看到陈露站在玉棺旁边,手指向玉棺边上。

    叶少阳摇摇头,忍着被炙烤的疼痛,飞奔过去,往地上一看,所幸竹简没有掉在火堆里,不过上面被溅到一点龙火油,有一束蜡烛大小的火苗正在燃烧。

    赶紧捡起来扑灭,也不顾多看,急忙原路返回。

    刚把绳索抓在手里,耳边突然传来陈露的惊叫:“小心啊!”

    抬头一看,裂缝边上一道岩石正落下来,本能的侧身躲了一下。

    “轰”的一声,岩石砸在他肩膀上,登时两眼一黑,失去知觉……

    幽幽醒来。

    感到到光亮,叶少阳把眼睛缓缓睁开一道缝,迟钝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白色的房间,窗外有光照进来。

    目光转到自己身上,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铁架子床上,身上盖着一床薄被,上面印着红色十字图案。

    这是……医院?自己没死?

    叶少阳试图坐起来,结果肩膀传来一阵剧痛。

    “哎呦喂!”转头看去,自己左肩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这才想起自己受伤的经过,敢情是受伤昏过去了。

    “少阳哥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

    周静茹迅速来到床边,扶着他躺下。

    “你肩膀受伤了,先不要乱动。”

    叶少阳看到周静茹熟悉的脸,感到很心安的笑了笑。

    “还笑呢,你差点没命!”周静茹瞪了她一眼,眼睛突然就红了,从床头柜上拿起一张纸巾,捂在眼睛上,口中埋怨的说道:

    “你总是不让人省心!”

    “我这不好好的吗。”叶少阳抬起右手,带着歉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