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五十一章 至少你等了
    &    “我等了六百年,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林三生缓缓摇头。

    “至少你等了,坚持到底,结果虽然不好,但也是无怨无悔了吧。”叶少阳真心说道。

    林三生沉默不语,只顾喝酒。

    叶少阳忍不住安慰了几句,林三生将半坛子酒喝完,说道,“你也不用安慰我,百劫之中,情劫最难度过,你也有你的情劫所在,我看的出来。”

    一句话,引起了叶少阳内心深处的某种共鸣,叹了口气说道:“什么厉鬼大妖我都不怕,鬼寇我都敢斗上一斗,但是感情的事,有时候真的难以捉摸啊。”

    “所以才叫情劫。”

    “情劫……情也有劫?”

    林三生缓缓说道:“你法术高明,道心坚定,什么事都难不倒你,但你一定也有你的劫数,那就是情劫,只有这件事,才会令你一个天师无能为力,如果你能渡劫,斩断情丝,说不定有更大的造化。”

    叶少阳怔怔无语。林三生的一番话,引起了他的深思,猛然想起了四宝念过的那句超度经文:终归劫数尽,尘世也成空。

    我为什么,要斩断情丝呢?为什么要渡劫?

    “本来我是要安慰你的,再说下去,只怕要你来安慰我了。”叶少阳苦笑。

    两人不断倒酒,喝酒,也不再说话,但是彼此有一种很好的默契,不时相视一笑。

    几碗酒下肚,叶少阳也有点晕了,起身说道:“行了,再喝就回不去了。你真不跟我走?”

    林三生摇摇头,“我不走了。你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可以来找我。”

    “我怎么找你?”

    林三生想了想,摊开手,叶少阳立刻上前,把他的手合上。

    “我知道你要干什么,还是别了。”

    叶少阳指着他身后的道观,说道:“不然你就住在这儿吧,这山上有十二道道家禁制,一般鬼妖也进不来,我就是担心那妖道回来。”

    “你小看我了。”

    叶少阳笑笑,“那就行,我教你石门的开启禁制,你就把这里当家吧,我要是有事找你,就来这里。”

    林三生道:“我不保证会在这待太久,你要是来了找不到我,说明我就是走了,或者死了。”

    叶少阳心头一阵酸楚,点点头。

    两人一起来到石门前,叶少阳告诉他进出石门的要领,林三生牢记,对叶少阳拱手告别。

    “尽量活下去,别挂了。”叶少阳有些不舍的跟他道别。

    “我什么时候想开了,会回去跟你并肩作战,我永远是……捉鬼联盟的一员,军师的位置,当仁不让。”

    两人相视笑起来。

    叶少阳对他挥挥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林三生望着他的背影,喃喃道:“此一去,当是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连他自己也闹不清,这句话说的是自己,还是叶少阳。

    一路回到石碑前,叶少阳看了看四周无人,坐在地上,望着石碑上的双鱼图,释放神念,双鱼图果然旋转起来,有快有慢,鱼眼上下变换着位置。

    看上去杂乱没有规律,但在叶少阳眼中,确是暗藏着阴阳五行的玄机。

    用神念定住鱼眼,叶少阳按照上水下火的规律,开始缓缓推演,心中却是骇然不已:

    八阵图是何等神妙,就算是用星盘拼凑起来,也至少需要八重机括禁制,逐个推演,非道门宗师肯定做不到。

    更何况是眼前这阵法,是一抹残念依附在石碑上,构建出八阵图的八重星盘,什么人的神念有这么强大?

    更让叶少阳感到震撼的是:这一抹神念是怎么样长期保存在石碑上的?

    假如是法术,那得什么样的法术才能做到?

    叶少阳很确定,人间绝对没有这么神奇的法术,也没有人有这么深厚的法力。

    禁制打开,双鱼图中间出现了一圈星云图一般的黑洞。

    叶少阳正要钻进去,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小子,你会先天八卦?”

    叶少阳一愣,回头看去,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家伙,本能的以为是曹雷,边卷袖子边走过去。

    “你个老梆子,我正愁找不到你,还敢来!”

    接近之后一看不是曹雷,而是一个看上去比他更老的家伙,弯腰驼背,胡须长的都快到肚子了,耷拉着眼袋,老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怎么这里这么多道士?

    “你是谁?”叶少阳吃惊问道。

    “你会先天八卦?”老家伙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倒是不算苍老,但是过于尖细,像是声带没有发育好似的啊,有点像老鼠叫,听着很不舒服。

    “你是谁?”

    “你会先天八卦?”

    两人像复读机似的互相问了好几遍,最后叶少阳败下阵来,不耐烦的答道:“会,怎么了?”

    老道士这才走过来,脚步蹒跚,看的叶少阳都想上去扶他一把。

    老道士眯着眼,盯着他手中的七星龙泉剑看了一会,道:“你是茅山的人?”

    叶少阳一愣,这家伙能一眼认出龙泉剑,必然有些来历,不由得又问道:“你是谁?”

    “你是茅山的人?”

    “得得,我是。”叶少阳道,“你是聋子吗?”

    “你怎么会先天八卦的?”

    “跟人学的呗,”叶少阳又问:“你到底谁呀你!”

    “你怎么会先天八卦的?”

    “靠!你有完没完了!”叶少阳气得大跳,“你这样下去没法聊了,再见。”

    叶少阳回头看了一眼八阵图中的光圈,正在缩小,打算不再理这个老神经,刚要钻进去,突然左手被人一把抓住。

    回头看去,老道士不时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一手抓着自己的手腕,眯着眼打量自己,问道:“你跟谁学的先天八卦?”

    “关你鸟事!”叶少阳真有点生气了,“赶紧松开啊,不看你年纪大我要揍你了啊!”

    老道士微微一笑,“小子无理。”

    松开他的手腕,掐起三指,对叶少阳迎面拍来。

    叶少阳急忙捏起一个法诀,化解进攻,后退一步道:“真要打啊你!”

    老道士不言,身影如鬼魅一般飘来,单手结印,仍旧打来。

    <!--翻页A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