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五十二章 牛比道士
    &    叶少阳也只好结印反击。

    结印对敌,是法师之间最文明的战斗方式,一般用于切磋,印法威力不强,但由于两人面对面斗法,见招拆招,一切都在瞬息之间,非常考验一个法师的临机应变能力和法力的高低。

    叶少阳微微一笑,自己从小到大,跟随青云子到处降妖捉鬼,每路过一处道观,青云子就会上门混吃混合,如果对方是法师,就会让他跟对方切磋结印。

    从十岁开始,叶少阳就没败给过任何人,当然这也是因为一些宗师级的人物自恃辈分,不愿跟他交手。

    不过那是小时候,如今,叶少阳有很大的自信,光是结印斗法的话,普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在自己手下走出二十招。

    然而,随着斗法的继续,叶少阳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一眨眼的工夫,老道士已经跟自己拆解了三十多招。

    而且这老头看上去弱不禁风,但是真打起来,手速居然极快,一次出手居然能变换五次手印之多!这可一向是自己的绝活啊!

    “你到底什么人!”叶少阳一边反击,吃惊问道。

    老道士耷拉的眼皮也是慢慢睁开,射出同样震惊的目光。

    “茅山什么时候出了你这么一个道门奇葩?”

    “你骂谁奇葩!”

    “骂你?”老道士有些吃惊。

    叶少阳随即想起,自己大概是误会了,这老道士是在夸自己呢,此奇葩非彼奇葩。

    两人都是宗师水平,一心两用,说话并不影响斗法,眨眼间斗了一百来招。

    叶少阳好不容易遇到个对手,越打越起劲,口中嚷道:“来来来,大战三百回合!”

    不料老道士猛然飘身后退,改为双手结印,一道混元罡气从掌间涌来。

    来硬的了?

    “用剑是欺负你。”叶少阳把七星龙泉剑插进睡衣裤子里,也双掌结印,对攻过去。

    “轰!”一股罡气对冲,叶少阳直接被震飞出去,眼看着老道士身形只是微微一摇,便收住势头。

    落地之后,正好倒在石碑旁边。

    眼看老道士狞笑着走过来,叶少阳急忙趴在石碑上,用最快速度重新打开八阵图,钻了进去,脑后传来老道士的声音:“小子先别走!”

    眼前一黑,感觉到身体的沉重,叶少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回到卧室中,仍然靠在床上,检查全身,胳膊腿都在。

    总算回来了……这种感觉,太棒了。

    而且幸好那个老道士没能跟过来。

    不走?留着等死?

    “你醒了啊,你再不醒我就要打120了。”

    叶少阳一转头,才看到小马坐在床头柜上,随即想到什么,问道:“我一直在这躺着?”

    “是啊,跟死猪一样,怎么都叫不醒,林三生说你进入画中了,进去找你了,你见到他没有?”

    叶少阳点点头,心里十分不解:自己身体明明在这边,说明刚才是魂穿,那自己在画中的肉身,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投影过去的?

    这种事根本就想不通,索性也不想了。

    面对小马的打听,叶少阳懒得多说,将他赶走,上床躺下。

    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想着在画中世界的经历,尤其是那个老道士,这货的实力简直吊炸天。

    虽说自己与曹雷一战,法力告罄,吐纳一个周天,也只恢复了一半法力不到,最后那一记硬拼没有出全力,但那老牛鼻子好像也没出全力。

    照这么看,假如双方都全力斗法的话,自己八成还不是对手……

    这老牛鼻子,至少得是地仙牌位,甚至是传说中的灵仙也有可能!

    人间绝对没有灵仙牌位的道士!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这个老道士就是林三生口中那些当年进入画中世界、一直没有出来的道门前辈之一,在里面修炼了不知道几百年,功参造化,登峰造极。

    这么一想,叶少阳惊出一身冷汗,幸亏对方没下杀手,不然自己能否活着回来都是个问题。

    不过……那老道士在里面呆了那么久,按说一定想回人间才对,为什么看到自己打开八阵图,不直接一头扎进来,缠着自己斗法是个什么意思?

    莫非他对自己没有恶意?

    低头看了一眼山河社稷图,叶少阳很想进去问问那老道士,但是又不敢冒险,并且告诫自己,将来无论如何也不能随便进去了。

    画中的世界,简直太可怕了,自己还是乖乖在人间混吧。

    将山河社稷图收好,叶少阳心情杂乱,并无睡意,于是坐到书桌前,继续推演大周天心法,完成一篇之后,才上床念静心咒睡着。

    第二天一早,被电话铃声吵醒。

    电话一接通,就听见谢雨晴大呼小叫的声音,“少阳,丽莎大厦出事了!”

    “什么地方?”

    “丽莎大厦啊,就是昨晚上我们去过的,闹狐精的那个大厦!”

    叶少阳腾的一下坐起来,“出什么事了?”

    “有个擦玻璃的清洁工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但我怀疑不是意外,不会这么巧的吧,你要不要去现场看看?”

    “当然去!”

    “那你先去,我在路上,一会见。”

    挂上电话,叶少阳坐起来,脑海中想着谢雨晴说的情况,冷不丁身边想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出什么事了?”

    叶少阳转头一看,一个姑娘躺在床上,吓得没跳起来,定睛一看是陈露。

    “你、你怎么睡在我床上?”

    “我看天亮了,从阴阳镜里出来透透气,刚躺下,你紧张什么。”

    陈露不以为然的翻了翻白眼,“你是人,我是鬼,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再说我还是你大嫂来着。”

    “那也不行啊!你要是想睡去小马那屋睡,要么去睡沙发,你再这样,我、我就不客气了!”

    与一个女鬼同床共枕,这叫什么事……

    陈露哼了一声,回到阴阳镜中。

    二十分钟后,叶少阳打车来到丽莎大厦楼下,现场已经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一些警察正在布置警戒线,看样子事情刚发生不久。

    叶少阳挤不进去,正要打电话给谢雨晴,看到她从远处走来,招了招手。

    <!--翻页A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