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五十三章 偷腥害死人
    &    谢雨晴带着他挤进现场,低头一看,顿时恶心的想吐:

    一个男子躺在地上,脑袋摔成了好几瓣,四肢也断裂成好几截,断面没有血流出来,看着干巴巴红扑扑的。∈♀,

    “我从来没见过碎成这样的尸体……看上去真像个假人。”谢雨晴吃惊的喃喃自语,回头看了一眼叶少阳,喃喃道:

    “这是行尸吗?”

    叶少阳想要上前查看,突然想到众目睽睽之下,还是不要暴露身份,于是对谢雨晴耳语了几句。

    谢雨晴点点头,两人就在一边等着。

    尸体很快被装进裹尸袋,送进一辆面包车里,送往警局。

    谢雨晴也开车带着叶少阳前往。

    在尸检的房间里,叶少阳得以近距离观察尸体。

    “身上没有尸气或鬼气,不是行尸。”

    叶少阳拿出一张试冤符,贴在尸体干瘦的面门上,等了一会,试冤符变成朱红色。

    当下点了点头,道:“果然是妖类干的,这个人真正的死因,是被妖精吸干了精血,所以才会这么瘦,身体也脆得像木头一样。”

    谢雨晴怔住,道:“可是警局调查的结果是,这家伙大概从一个月前,就开始消瘦了,人也变得恍恍惚惚的。”

    “这有什么冲突吗?一般的小妖吸人精血,也不是一天就能吸干的,自己也需要消化。”叶少阳道,“这人是干啥的来着?”

    “高空保洁员,就是像蜘蛛侠一样从楼顶放绳子下去,擦楼体和窗户玻璃,一周两三次。他的死,会不会跟狐精有关?”

    “问问他自己吧。”

    说完,叶少阳过去把窗帘拉上,用朱砂笔地上画出定魂圈,直接拿起死者一截胳膊放在定魂圈中,接着找谢雨晴要来死者姓名和生辰八字,写在符纸上,就着烛火点燃烧掉,然后摇铃招魂。

    谢雨晴也是见怪不怪,等着魂魄出现。

    “张思德,三魂七魄归吾坛,张思德……”

    房间里平地生起阴风,但过了好半天也没反应。

    叶少阳摇摇头,放弃作法,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纯净水,倒入瓷碗中,开始重新画符。

    “怎么回事?”谢雨晴问道。

    “这家伙魂魄已入阴司,并且押入枉死城,不方便上来。换个法子。”

    只要魂魄还在,都不是问题。叶少阳写好灵符,念咒祝祷一番,将灵符焚烧,扔进瓷碗里。

    灵符见水不灭,皱成一团火苗,漂浮在水面上。

    水中缓缓荡起波纹,逐渐冒出一股淡黑色的烟气。

    叶少阳蹲下去,吹了口气,将烟气吹散,水面好像镜子一样,倒映出一个人的脸来,戴着墨镜,头发梳的油亮,看上去酷酷哒。

    叶少阳心中无奈,人死为鬼,都喜欢幻变成自己生前最帅最美的模样,当下喝道:“在本天师面前,装什么装,赶紧现出真身!”

    水面一晃,重新平静下来,水面那张脸变成了一个面黄肌瘦的家伙,脸上带着一抹悲伤。

    叶少阳道:“是张思德吧,你怎么这么快就入枉死城了?”

    “回**师,我死后,生怕那害人的妖精拘我魂魄,所以一刻不停进入阴司,正赶上三法王升堂,断明冤情,便收我进了枉死城,我也是刚到。”

    轮回司三法王……就是上次跟自己打过一架那家伙?

    叶少阳道:“你是怎么死的?”

    对待鬼魂,一不问生死,二不问冤情。不然会激发鬼魂的怨气,令其暴走。

    而且张思德是新死的鬼,对人生仍然留有余念,一听这话,立刻激动起来,怨气升腾,刺激的碗里的符水晃动起来。

    “冤啊,**师,我死得怨啊!”张思德呜哇嚎哭,人影晃动,隐约有破水而出的意思。

    叶少阳拿起朱砂笔,在瓷碗上画了几笔,厉声道:“人死如灯灭,你的冤情,自有人帮你去申,你在这叫唤什么,你再不老实,信不信我把你封在这碗水中,让你下不去上不来,永世不得超生!”

    这当然是一句恐吓,但是对这种新死的鬼,效果很明显。

    张思德一听,面上露出畏惧,不然再乱来。

    叶少阳一看浮在水面的引魂灯火光变小,估计要不了一会就要熄灭。

    这是阴司与人间法师的契约:一旦鬼魂进入枉死城,就意味着阴阳相隔,不许人间法师提魂审问,免得泄露阴司机密。

    叶少阳身为天师,多少有点特权,但提魂过程,最多也只能持续一刻钟,被这小子这么一耽误,好几分钟过去了。

    当下不由骂道:“赶紧说!你到底怎么死的!”

    张思德呜咽道:“回**师,我是被狐精吸干精血而死……”

    果然是狐精,叶少阳与谢雨晴相视看了一眼,接着追问张思德:“怎么一回事,从头说,但要快点,不要啰嗦!”

    “回**师,我是丽莎大厦保洁公司的,因为我瘦,身体灵活,又不怕高,所以专门负责高空擦玻璃。其实也是为了多赚几个钱,好养女朋友,我女朋友玩游戏花钱很厉害,今天要皮肤明天要电脑,一个机械键盘都一千多,呜呜,可惜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你再啰嗦,我让你连阎王爷都见不上!”叶少阳大喝道,心里那个郁闷,本来就赶时间,偏又遇到这么个话痨鬼。

    “是是,我每周擦两次玻璃,周一和周五,每次都是上午,认识那个狐狸精,大概有两三周,那天上午,我擦玻璃到十六楼,透过玻璃看到一个美女在屋里睡觉,穿着******,我就多看了一会……”

    叶少阳无语,这也是个色鬼。

    “谁料她醒了,说我偷窥,我赶紧求饶解释,她见我老实,没为难我,问我会不会修电脑。我就从窗户钻进去帮她修了电脑,之后,我们俩就办了那事……”

    “色鬼,死了活该!”谢雨晴一听这种事就来气,质问道:“她为什么要跟你……那什么,你没觉得奇怪吗?”

    张思德叹道:“回警官,她说喜欢那样偷情的感觉,那可是跟警官你一样的美女,我一个小伙子,怎么受得了诱惑。”

    “别拿我比喻!”谢雨晴骂道,真是色鬼,死了还这么色。

    <!--翻页A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