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五十八章 金童玉女2
    叶少阳心中冷笑,这人说话也真够绕的,问道:“你后来好像失踪了,干啥去了?”

    “这些年,我遍访东南亚各大巫术、阴阳术家族,甚至前往罗马,寻找大祭司后人,杂学百家。”

    凌宇轩慢吞吞的说着,“我刚回国,就听很多人提到你,隐约有道门第一弟子的意思,说明你这些年倒是努力修行,后发先至了。”

    叶少阳听到这算是明白了,这家伙是特意来找碴的,歪着头笑道:“那你就错了,我这些年啥也没干,天天到处玩,第一第二的,都是别人说的,关我鸟事,你喜欢你就去当,我没兴趣。”

    柳如絮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稍纵即逝。

    凌宇轩看着满脸灰尘、衣服上沾着一些蜘蛛网、手里捏着个银锭的叶少阳,微微一笑,“听你说的话,再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确实很有点超脱的意思,我有点兴趣索然了。”

    “你们都是谁,来干什么的?”小马双手叉腰,向前一步,斜眼看着凌宇轩。

    “这是我家,我让你们进来了没有,赶紧走走走,不然我报警了。”

    柳如絮面色一沉,对叶少阳道:“叶少阳,你这朋友好没教养!”

    叶少阳道:“这是他家,他既然赶你走了,你有什么道理不走,难道想留下当女主人?”

    小马冲叶少阳一瞪眼,“你乱说什么呢,小马哥我虽然没女朋友吧,也不能是个女人就要吧,你以为我是那种看老母猪都是双眼皮的主儿吗?”

    叶少阳挠着头道:“我错了,我悔过。”

    “你、你们!”柳如絮上前一步,手按在腰间,似乎要掏家伙。

    凌宇轩在她肩头拍了拍,转身走到门外,回过头来冲叶少阳淡淡一笑,“我会在石城住一阵子,叶少阳,我有很多事想跟你聊聊,我们可以慢慢聊。”

    “没时间。”

    柳如絮还有些不甘,冲叶少阳冷冷说道:“叶少阳,从来没人这么侮辱过我!”

    叶少阳看也不看她,用力打了小马一拳,“妈的怎么还有银锭子,还有多少,交出来!”

    说着把小马按在沙发上,强行搜身,小马拼命反抗,乱作一团。

    柳如絮气得一跺脚,拉着凌宇轩下楼。

    芮冷玉好歹是带他们来的,送他们下去。

    “我还以为叶少阳出身名门大派,是个谦谦君子呢,没想到这么猥琐,简直是法术界的败类!”

    柳如絮恨得咬牙切齿,看了芮冷玉一眼,道:“芮姐姐你怎么会跟这样的人为伍!”

    芮冷玉微微一笑,“不送了,回头再联系吧。”

    凌宇轩二人走出小区,凌宇轩打开宾利车的车门,坐进去,却没着急开车。

    “师兄,这个叶少阳,根本就不值得你出手!”柳如絮上车说道,“会玷污你的。”

    凌宇轩发动汽车,慢吞吞说道:“不管他是君子还是小人,我这番回国,想要在法术界立足,都必须要把他踩在脚下,狠狠的。”

    说完用力一脚踩下油门。

    “那两个装比犯,到底是什么来头?”小马好奇问道。

    “女的我不认识,男的是昆仑山弟子,凌宇轩,我几年前在一次道家龙华会上见过他一面。”

    “昆仑山……从没听你说过啊,快给我普及一下,还有那普陀山,都是些什么门派。”

    小马抓着他的胳膊纠缠起来,“咱好歹也是天师了,这些知识我也有必要知道点啊。”

    叶少阳无奈,只好跟他简单介绍起来:

    “法术界门派很多,光是道教,古时候就有无数流派,现在大部分都没了。最正宗的几大流派,号称‘道家五大山门’,为茅山、龙虎山、终南山、昆仑山、崂山。”

    “天下道士出终南。终南山当年很牛逼的……”

    陈露突然从阴阳镜里钻出来,坐在叶少阳大腿上说道。

    叶少阳赶紧把她抖下去。

    陈露幽怨的看了叶少阳一眼,接着又满面春风的对小马说道:“姐姐我生前的所在的乾坤门,就是终南山的一个分支,可惜终南山后来解体,没能延续下去。”

    “还是有一支嫡传的,”叶少阳道,“我没见过,但是听师父说过,终南山嫡系人不多,但实力极强,一直避世不出,不跟道门同人接触。”

    提起道门旧事,陈露也很感兴趣,接过叶少阳的话头,侃侃而谈起来:

    “崂山一派,现在是道门代表,但是法术方面却没落了。昆仑山也是很古老的门派,鼎盛时期号称道门之首,乾隆时期因为参与天地会活动,被皇帝灭门。

    一批弟子躲在深山里避祸,后来还呆习惯了,解放了也没出来,后来就没动静了。”

    “不是没动静,”叶少阳接过话头,这时候芮冷玉送完二人回来了,叶少阳正说到关键处,冲她点点头,接着说:

    “昆仑山脉是五大龙脉之首,天下有一半的山,都是昆仑余脉,昆仑山一向隐修山间,对风水定穴非常有造诣,而且他们一贯反清复明。

    乾隆那件事之后,就有一帮昆仑山道士跟天地会还是什么会勾结,居然想到去挖断大清的龙脉,后来据说也成功找到大清龙脉所在,好像是一座帝王陵下面。

    但是据说遇到了什么厉鬼还是大妖,挖龙脉没成功,人反倒死光了,只有几个昆仑山道士逃了出来。

    这几个人好像是中了某种诅咒,从那以后,昆仑山每代弟子都会身遭横死,而且寿命不长,所以门人稀少,也不怎么收徒。这个凌宇轩,据说是昆仑掌门玉玑子到处走访民间,找到的道门奇才。

    收他为徒的目的,就是想让他学贯道法,一举破除昆仑派百年诅咒。所以说,这货是整个昆仑山的希望。”

    “怪不得这么吊了,”小马皱着眉头,“不过这人太装比,不喜欢,对了,他说的当年跟你比武,什么情况?”

    “五年前吧,道门水陆龙华会,几大门派都去了,未成年的第二代弟子互相切磋斗法,比符印,这货基本上都是二十招以内干翻对手,当时轰动整个道门,号称二代弟子无敌。当然,道风那时候成年了,没跟他打,不然分分钟教他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