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六十五章 静茹蒙难
    “叶天师,你快败了……”

    六尾妖狐咯咯一笑,六道分身越转越快,妖气大放,一瞬间突破灵符结界,将叶少阳反制,分身朝两边分开,真身出现。

    “叶天师,我要亲亲你。”

    人影一闪,贴了上来。

    叶少阳感到浑身一软,肉身被六尾妖狐入侵,急忙咬破舌尖,封住三大鬼穴,心中默念起驱魔咒,驱赶六尾妖狐。

    然而六尾妖狐已进入他体内一部分,封锁肉身,令他无法做法,然后也不着急,一点点入侵神识。

    唯一的好处是:这样一来,自己全身都被妖气覆盖,连其余狐精和水尸也无法靠近。

    叶少阳死守道心,不断默念驱魔咒,对抗六尾妖狐。

    若是一般法师,被夺舍只是顷刻间的事,饶是叶少阳神识强大,在受了重伤之后,也是无法对抗六尾妖狐强大的修为,肉身被一点点侵入……

    “我们两个,就要合二为一了,叶天师,你兴奋吗……”

    叶少阳知道六尾妖狐想用言语扰乱自己的神志,沉默不语,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咔嚓”一声脆响。

    接着是周静茹的惨叫,从身后传来。

    “我腿断了,少阳哥救我!啊!啊!”

    叶少阳无法转头,用眼角余光一扫,整个人都颤抖了:

    一只水尸正咬着周静茹一条腿,不断啃吃着,把骨头嚼的咔咔作响,半截小腿已经被它吞入腹中。

    叶少阳听到自己脑海中嗡的一声响,整个世界瞬间崩塌了。

    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

    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

    哪怕人死了,自己也不是没有机会救活,但是眼前这样,静茹会落下一辈子残疾,对于一个正值花季的美少女来说,这种打击……简直令人绝望。

    叶少阳自己也绝望了。

    因为自己,她被抓来,因为自己没保护周到,造成她现在这个样子,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活下去……

    输了,这次彻底输了。

    心神失守的一瞬间,六尾妖狐神识一挺,攻了进来。

    瞬间占领叶少阳的躯体,刺穿三大鬼穴,强大的妖气聚集在心脉四周,层层包围。

    “只要让我突破心脉,叶天师,你完了。”

    神智中看道六尾妖狐狰狞的笑脸。一个清醒的念头,在叶少阳心中浮了起来:

    至少我要救下静茹的性命,至少要手刃仇人,我才能死!

    一股极大的愤怒自叶少阳心中升起,化作戾气,滚滚涌动。清澈的眸子也瞬间染上一抹血色,怒火燃烧。

    戾气之强,连叶少阳自己也控制不住,六尾妖狐更加无法压住。

    “不!”

    随着叶少阳一声闷吼,戾气冲破了妖气的束缚,重新夺回了奇经八脉的控制,将六尾妖狐从躯体内瞬间赶出去。

    回身一剑,将啃吃周静茹小腿的水尸脑袋斩成两段。

    “七星长鸣,引龙之泉,大成仙道,屠尽妖邪!”

    手捏剑诀,对着错愕不堪的六尾妖狐横扫过去。

    六尾妖狐意识到危机,立刻招来几道分身,回归元神,变回真身。

    九尾朝天,形成华盖,挡在身前。

    七星龙泉剑发出一声龙吟,化作一层南极紫光,将六尾妖狐和附近几只妖狐全罩在下面。

    庄严法相,化尽妖气。

    待紫气散尽,几只狐狸的尸体软软的落下来,六尾妖狐也奄奄一息。

    叶少阳用一道灵符贴在它脑袋上,艰难转身,朝周静茹看去。

    周静茹失血过多,已经昏过去。

    她的左腿被咬掉了半截,只剩下膝盖,下面露出半截骨头茬,鲜血淋漓,还在不断往下滴血……

    叶少阳失魂落魄的走过去,从包里抹除一包香灰,几乎是颤抖着为她涂在伤口上,止住流血。

    接着用剑隔断绳索,把周静茹放在地板上,俯瞰着她,泪水不断滴落在她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

    叶少阳哽咽成声,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办好。

    最后将她抱在怀里,放声大哭,自从长大之后,几乎没有哭过的他,此刻哭的像个孩子。

    突然,周静茹抬起一只手,轻轻抚摸他的脸。

    她醒了。疼痛的感觉也已经过去,已变成麻木。

    “你……哭什么。”

    叶少阳不敢看她,不敢回答。

    “我已经……知道了,我没有腿了。”周静茹用虚弱的声音说道,无声流泪。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对不起。我……用一生赔给你吧。”

    叶少阳抓起她的双手,放在自己手里,还想说什么,眉头突然微微一皱,脸上现出怀疑的神色,手指在她右手中指上触摸起来。

    “怎么了?”

    叶少阳摇摇头,冲她勉强一笑,“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吻你的时候吗?”

    周静茹看着他,点了点头。

    “你以后……还会吻我吗?”

    出乎意料的,叶少阳摇了摇头。

    周静茹当场泪崩,“你……嫌弃我了。”

    “我不嫌弃你,但是……我以后不会吻你,因为……我特么从来没吻过你啊!”

    叶少阳后退一步,冷冷的打量她,“狐精!”

    周静茹傻傻的看着他。

    “你也不用装了,我既然看穿你,肯定是有原因。你的戒指呢?”

    叶少阳冷笑,“我送你的黑曜石戒指,能躲避一般鬼妖靠近,你每次都戴在手上,为什么这次没有戴,不要告诉我是巧合。”

    “我……真的是忘了戴了,难道就凭这一点,你就认定我有问题吗?”周静茹委屈的哭起来。

    叶少阳摇摇头,“凭这一点,只是怀疑,所以我用那句话试探你,戒指可以忘了戴,难道我亲没亲过你,你也能忘?”

    自己当时费心打造了两只黑曜石戒指,一只送给谢雨晴,一只送给了周静茹。

    那天谢雨晴被狐精附身,后来自己想起这茬,也问过她,得知警队有规矩,上班时间不能戴首饰,她每天上班脱下,下班再戴。

    她又是马大哈性格,经常忘了带,那天就是这样。

    但是每次见到周静茹,她手上都戴着自己送的戒指,从没脱下过。

    周静茹目光冷下去,随即又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