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七十章 情敌冲突1
    小马插了一句:“这一招在兵法里叫‘丢卒保车’,卧槽,这狐精牛逼啊,连兵法都用上了。”

    芮冷玉沉吟道:“六尾妖狐,和五尾妖狐,都是很少见的,修为很强,难道连它们也被当成卒子舍弃了吗,那所谓的‘车’,会有多强大?七尾,甚至八尾妖狐?”

    “别说这不现实,就算真是八尾妖狐,手下还有这么多小弟,我觉得它们肯定会跟我全力一战,就算打不过,它自己也绝对可以全身而退,犯不着这样做……”

    叶少阳缓缓思考,眼前一亮,说道:“只有一种可能,这只真正的首领,有更加重要的秘密,绝不能被我发现,为此宁愿牺牲一大批手下!”

    “什么事情?”至少有三个人同声问道。

    叶少阳耸耸肩,“这就不知道了。不过,它宁愿牺牲一只六尾妖狐、一只五尾妖狐。足以说明,那件事情绝对极为重要,不能有任何闪失。”

    芮冷玉道:“我明白了,这位狐群首领,真正忌惮的不是你一个人,也不是我们几个,而是整个法术界,最近石城来了相当多的法师,金童玉女也来了。

    像你说的,假如这帮狐精在做一件非常重要非常机密的事,一旦被你知道,你搞不定,肯定会搬救兵,到时候会是什么后果……

    不用想也知道。所以它们宁愿牺牲两只高等级妖狐,也要把这件事情瞒下来。”

    本来叶少阳只是有个想法,被她这么一完善,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这时候周静茹站起来,叫了叶少阳一声,“有件事情,我没有说真话,那个孙映月,是个法师。”

    叶少阳大惊,“她是法师?你怎么知道?”

    周静茹咬了咬嘴唇,说道:“是。我跟她名义上是学瑜伽,其实,我是去找她学法术的。”

    “你学法术!”叶少阳叫起来,“你没事学那个干什么!”

    周静茹低头不语,表情很奇怪。

    芮冷玉捅了捅他的胳膊,摇摇头,示意他不要问了。

    叶少阳满心好奇,只好强压下去,把这话题揭过,说道:

    “她应该不是法师,而是狐妖!用妖力来模拟法术,你们普通人看不破的。这么说来……一切猜测都是真的了,这货假装无辜,把我们都骗了,她才是狐精中的狐精……”

    谢雨晴道:“赶紧抓她去吗?”

    没等叶少阳开口,芮冷玉说道:“就算我们能擒住她,也没法逼问出更多,不如将计就计,假装不知道,然后暗中调查她,把秘密挖出来。”

    “好办法,不过……”叶少阳环顾大家,“我得先确定你们之中没有奸细,都给我看看脚。”

    下午的事,让他几乎产生了心理阴影,现在看谁都像狐精变的。

    小马立刻就要脱鞋。

    “你免了!你那脚臭的,我绝对不摸!”

    芮冷玉白他一眼,“你就这么喜欢摸人家脚吗,狐精只能化身,又不能攫取记忆,大家都各自证明一下就是了。”

    当即摸出五宝金莲,激发灵气。这法器可做不了假,叶少阳点点头,算过。

    小马也拿出芮冷玉给的碎魂杖,给叶少阳检验了一下,没有问题。

    老郭拿出一个葫芦,放出三尾蜈蚣,这还是当初一起抓的,这东西世间罕有,做不了假。

    “已经长出四尾了?”叶少阳很稀罕。

    “也不看是谁养的。”老郭得意的笑起来。

    轮到谢雨晴,她挠着头,想了想,说道:“我经常带你吃大肉包子。”

    “这个不行,咱们最近才吃过。你想个隐秘的事,没人知道的。”

    事关重大,必须要证明清楚。

    “隐秘的没人知道的……”谢雨晴眼前一亮,“我给你做过人工呼吸。”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帮我穿过裤子。”周静茹补刀。

    “这……”

    这两人提的事情,简直让叶少阳无语,偷偷瞟了一眼芮冷玉,芮冷玉也在看他,表情未变,但是眼神里带着一种戏谑。

    “这件事能证明吗?”谢雨晴道,“要是不行,我还有更隐秘的事。”

    “行行行。”叶少阳干咳一声,“哪有什么更隐秘的事了!”

    想了想,划破中指,从背包里拿出几枚五帝钱,挨个蘸血,然后分别交给众人。

    “你们佩戴在身上,装在包里也好,放在钥匙扣上也好,总之一定要带在身上。”

    小马接过去,看了看道:“这是什么好东西,能防止狐精上身吗?”

    “你想什么呢,这上面有我的血,能被我感知到,下次你们出现,我就能知道你们是本人还是狐精变得。”

    叶少阳又画了几张血精符给他们,让他们拿回去贴在卧室门上。

    “就算狐精上门,我这血精符也能抵挡一阵,并且我能感知的到,你们没事不要乱跑,尤其是晚上,尽量不要出门。”

    叶少阳想了想,还是派瓜瓜去盯梢孙映月,不过这次特别嘱咐他要保持距离,小心为上,一旦有情况不要行动,立刻通知知道。

    另外让谢雨晴调查孙映月的一切背景,按照他的思路,孙映月就算不是狐精,也一定跟狐精有着某种关联,很有可能探查到某些线索。

    这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吃晚饭,大家各自离开。

    叶少阳和小马打车回去,芮冷玉住的酒店离他们家不远,于是一同前往。

    “刚才我问小茹为什么跟孙映月学法术,你为什么不让我问了,难道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芮冷玉笑着看了他一眼。

    “什么呢?”叶少阳实在想不到为什么,周静茹虽然对法术好奇,但是从来没有表露出想学的意思。

    “关键是……她就算想学法术,完全可以来找我啊,没理由去找外人啊?”

    芮冷玉白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可真是笨,人家学法术,就是为了你!”

    “为了我?”叶少阳愣住,“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自己去问她吧。”

    这时候车开到酒店门口,叶少阳让小马先回去,自己下车送芮冷玉上楼。

    “冷玉。”经过大厅的时候,一个人从沙发上站起来,缓缓走来。

    两人转头看去,是那个凌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