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九十章 半妖半尸
    宿舍楼里没有灯,一片漆黑。

    不过雪琪能够夜视,有没有灯对她来说都是一样。悄悄进入大厅,然后朝自己宿舍方向走去。

    从保安室经过的时候,雪琪转头看了一眼,里面那个长发女子仍然坐在窗前,面朝外,似乎从来都没有动过一下。

    她难道在这里从白天一直坐到现在,如果是的话,那肯定不是人。

    雪琪不想惊动她,悄无声息的走过去,一口气来到自己宿舍门前。

    这里的宿舍都没有门锁。雪琪轻轻推开门,正要进去,突然感到身后有一丝异常感觉,猛然回头,看到了两束光线,一束血红,一束是蓝色的。

    仔细一看,立刻浑身颤抖:

    这是一对眼睛,长在一张怪诞无比的脸上。

    这张脸一半是萎缩的人脸,上面血管暴起,挂着一堆腐肉,口中还有挂在唇外的獠牙,另一半脸,却是蒙着一层皮毛,看上去像猫。

    这个怪物身上萦绕着一层并不纯粹的红光,以妖气为主,掺杂尸气,代表她是一只邪修的尸妖,妖灵等级,从妖气的明灭程度看,几乎要晋升妖仙。T

    不过它是邪修,不可能封神,但实力上却是没什么差别。

    雪琪猛然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立刻捂住嘴巴,表现出极度惊恐的样子,趔趄后退,看到妖尸脑后纷飞的长发,猛然明白,它原来就是一直坐在保安室里那个,因为长发的缘故,从后面看还当做是女人。

    “你在干什么。”尸妖开口,冷冷说道,是一个尖细的女人声音。

    “我……我刚出去转了转。”雪琪怯怯说道,“我刚来,对这里比较好奇,对不起……”

    “你都去了什么对方?”

    “没去什么地方,就在操场上走了走,真的,不信你看监控。”

    尸妖咧开嘴,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你过来,我有办法证明。”

    雪琪犹豫了一下,朝她走过去,一只手插在兜里,摸到了玉如意,做好了出手反击的准备。

    虽然实在不想暴露自己,但如果对方动手,自己当然不能坐以待毙。

    真打起来,她相信以自己的修为,至少有七成取胜把握,她担心的不是眼前这个尸妖,而是她背后的势力……

    尸妖一步步走来,抬起一只手臂,前端不是手,而是一只锋利的猫爪,上面妖气缠绕,狞笑着看着雪琪。

    雪琪眼神一寒,假如惊慌后退,一直退到墙边,蹲在地上,像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孩子,等待尸妖走近,然后迅速反击,以求一击击杀。

    现在只能这样,尽量不闹出太大动静。

    尸妖狞笑着走来,停在雪琪面前几步远的地方。

    雪琪盯着那只即将落下的猫爪,正打算突然出手,从尸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尸妖一怔,放下猫爪,侧过身去。

    孙映娇从后面走了过来,看了看顿在地上的雪琪,又看看尸妖,冷冷说道:“还不变回去。”

    尸妖抹了一把脸,变成一个女子的样子,颧骨很高,长的有点古怪,仔细看仍然有点像猫。

    “怎么回事?”孙映娇又问了一遍。

    尸妖凑到她耳边,低声讲述起来。

    孙映娇听完,转头看着雪琪:“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只去了操场,天黑,有点冷,我有点害怕就回来了……”雪琪摆着两手,装出一点无辜。

    “这样的话,你回去吧,记住以后晚上不许离开宿舍。对了,你记住,你什么都没有看见。”孙映娇看了一眼尸妖的脸,意有所指的说道。

    雪琪连连点头,钻进宿舍。

    “小姐,如果我没看错,她是法师……”尸妖在孙映娇耳边说道。

    “我知道。”

    “那你还……”

    “我倒要看看,她要干什么。”孙映娇轻蔑一笑,“就算是天师来到我们这里,也逃不出夫人的控制,怕她什么,我就是要看看,她幕后是谁。”

    尸妖立刻点头,“小姐说的对,明白了。”

    “以后她不管去哪里,你都不要阻拦,立刻通知我就行,你修为低,千万不要跟踪。”

    尸妖点头答应。

    两人一起走回到走廊尽头,尸妖想起什么,问道:“小姐,夫人说我王就快显圣,是什么时候?”

    “就这两三天。”孙映娇站住,想了想说道,“最近外面来了很多法师,夫人还在闭关,暂时无法动手,你们要提防一下。”

    尸妖点点头,“那这些孩子……”

    “后天吧,后天夫人出关,迎接圣主,这些孩子也该派上用场了。到时候我会安排。”

    ——妖精称妖王为圣主,僵尸称将臣为真主,邪灵称四大灵兽为灵主。

    孙映娇看了一眼她猴急的样子,笑道,“等不及了吗?”

    猫妖伸出一条猩红的舌头,舔舔嘴唇,“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黑暗中,雪琪躺在床上,把晚上经历的一切从头想了一遍,尤其是那只尸妖,跟一般的尸妖绝然不同,好像不是尸妖那么简单,而是一半僵尸,一半是妖。

    看她在孙映娇面前恭敬的表现,只是一个普通的走卒。

    近乎妖仙的实力,居然只是一个走卒,而且孙映娇也不是真正的主人,他们幕后的真正主宰,得强大到什么程度?

    雪琪真切的感觉到了这件事的可怕,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

    但现在自己不能走,必须调查出孙映月的下落,以及孩子们献的血被用在了什么地方,将来真打起来,也会多一分胜算。

    雪琪悄悄拿出叶少阳给的灵符,双手合掌,夹在中间,回忆事件经过,将一缕神念投入灵符,然后点燃烧掉,通过魂印之间的连接力量,传给叶少阳……

    叶少阳坐在老郭的破车上,感受到掌心属于雪琪的那道魂印发热,立刻闭上眼睛,用神识去感知起来。

    他浑身是汗,双手上整个都是香灰和朱砂留下的痕迹。他刚斗了一场法,但对方不是凌宇轩——

    他跟凌宇轩正要开打,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惨叫,两人不约而同追了过去,远远看到一道黑影叼着一个还在挣扎的幼童,正朝着山下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