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小畜生骂谁
    见叶少阳点头,得意的说道:“那我跟你平辈,也算是茅山二代弟子了。龙阳道友,你也该叫我一声师叔。”

    龙阳真人爽朗大笑。

    车开到丽都大厦,龙阳真人停好车,带他们上楼,进入一个会场。

    会场里坐着好几十人,跟公司开会似的,上面有个主席台,有几个老家伙坐在上面,有僧有道,还有的是俗人打扮。桌上还有席卡,上面写着各自的名字。

    叶少阳一眼扫去,主席台上那些都比较老,有的白胡子都老长了,中间一人比较年轻,看上去也有四五十岁。

    面前席卡上写着:龙虎山张天师。

    正是张无生。当年名震天下的道士张道陵嫡系传人,每一代选一个,继承天师之位。没有道号,或者说道号就叫天师。

    道门中唯一直接以天师为道号,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本来有罗、张、叶、钟四家,分别是罗公远、张道陵、叶法善、钟馗的后人。

    后来其余三家失去传承,只有张家一向把持龙虎山,代代修道,传承下来。

    叶少阳是叶法善后人,按说只要拜入道门,不管什么牌位,哪怕是个童子,都应该被尊称天师,当做天师的礼仪对待,但由于别人都不知道他的血统,而且本身也晋升到了天师牌位,所以无所谓了。

    张无生的旁边,坐着一个局促不安的少年,正是苏钦章,他还没有看到叶少阳,只好低头玩手机,掩饰尴尬。

    台上以他法力最差,身份跟旁边几人完全不对等,但毕竟是茅山的代表,所以有资格坐在主席台上,别人也没有异议。

    观众席上,坐着二三十个年轻人,男女都有,不过都是俗家打扮,毕竟是当代,又是都市,大凡门派的年轻人都不想按照传统打扮,一来不方便,二来容易被人关注,一个道士或和尚,喝酒泡妞打架斗殴什么的,太容易被舆论关注。

    这些年轻人坐在观众席上,嗑瓜子抽烟玩手机吹牛比,干啥的都有,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会场入口吊着一只铜磬。龙阳真人走过去,拿起旁边一根包着红布的黄杨木棒槌,在铜磬上敲了一下,磬声如钟,传播开去,那些交头接耳的弟子立刻安静下来,转头看过来。

    “茅山天师叶少阳、外门弟子郭……”

    龙阳真人出口才想起,自己不知道老郭的全名,也没时间问了,改口说道:“外门弟子郭道长、香港著名阴阳师一谷大师传人芮冷玉,民间散修马明亮,前来参会。”

    小马本想抱怨自己不是民间散修,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分辨,气鼓鼓的作罢。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叶少阳脸上。

    叶少阳一眼扫过去,很多双目光都不太友善,甚至带着轻蔑。不用说,这些都是凌宇轩的人。

    苏钦章一看到叶少阳,立刻眼前一亮,好像看到了救星,从主席台上冲下来,一口气跑到叶少阳面前,满脸亲热又谦卑的笑容,看看叶少阳,又看看芮冷玉。

    “二师兄,二嫂,你们来了!”

    “噗!”小马笑出来,“这孩子真有眼力价。”

    芮冷玉脸色微红,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不好发作。

    叶少阳上前拍了拍苏钦章的肩膀,低声道:“好兄弟,你现在是茅山内门弟子了!”

    苏钦章吓了一跳,摇着双手,“我没想过……”

    “我说你是,你就是了!”叶少阳道,“你先上去坐,咱们兄弟回头再聊。”

    “二师兄你去坐,那位置必须你坐,我可不行!”

    “男人不能说不行,你今天是茅山代表,拿着法帖来的,去吧。”叶少阳推了他一把,又拉回来,“记住,你代表的是茅山,你不比任何人差,说话什么的,保持茅山威严!”

    苏钦章怔了怔,用力点点头,走上主席台,不卑不亢,比之前的表现好多了。

    叶少阳带着芮冷玉等人,走到最后一排坐下。

    “这小子不错,有前途。”叶少阳看着主席台上的苏钦章,说道。

    “就因为一句二嫂吗。”芮冷玉冷冷说道,“你跟陈露真像。”

    叶少阳尴尬的挠挠头,“当然不是,你以为我师父这么提拔他,只是为了让他端茶送水?”

    芮冷玉心中一动,还想说什么,又一声磬声传来,转头看去,一行人进入会场,为首的正是林宇轩,身上衣衫有些不整,脸上挂着汗珠,看上去像是刚跟人打过一场。

    “昆仑山天师凌宇轩前来参会……”

    观众席上响起一片掌声和问候声。

    看见这一幕,叶少阳心中更有了判断,直到听龙阳真人说的了有关“四九天劫”的事,他才明白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凌宇轩并不是简单的前来捉妖和找自己斗法。

    既然无极天师参悟天象,提议选立法术界第一弟子,整个佛门、道门必然为之震动,当做一件大事。

    昆仑山这时候安排凌宇轩高调出山,自然是为了这个名头,所以才会一路广收小弟,带在身边,一旦凌宇轩在封妖时立下大功,这些人必定蜂拥而上,制造舆论,推举他当上法术界第一弟子。

    这并不是一个空头名分,假如真有四九天劫,到时候必然是这第一弟子挑起大梁,号令整个法术界。

    叶少阳隐约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意味。

    凌宇轩看到了人群中的叶少阳,微微一笑,走过来挨着芮冷玉坐下,看着叶少阳说道:“叶师兄走的好早,我独自去那额孤儿院,可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旁边一个家伙立刻奉承道:“凌师兄以苍生为己任,自然辛苦,不像有些人,早早来这里喝茶泡妞,倒是舒服。”

    他说话的时候侧着脑袋,小马坐在他后面,在面前挥了挥手,道:“你是不是没刷牙,嘴好臭,一股厕所的味儿,你去找个口罩戴吧。”

    那人回头,恶狠狠的说话:“你是什么东西!”

    “小畜生你骂谁!”

    “骂你怎么了!”

    小马伸手摸摸他的脑袋,“乖乖,畜生都会说话了,几百年了?”

    叶少阳噗嗤一声笑出来。

    (预告:下几章冷玉蒙羞,少阳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