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零六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1
    然而,他们想要看到的一幕,并没有发生——

    在小青和小白的魂魄即将被太乙真气打散、完全抽离身体的一刻,两人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抹金光,朝周围扩散开来,挡住了太乙真气的流动。

    玉辰子心中一动,厉声叫道:“你们,是阴神!”

    凡是阴神,受封之时,体内自动被点入一抹“大帝之念”,乃是酆都大帝的一缕神念,极其微弱,平时没有任何作用,一旦魂魄遇到危难,这一缕神念便会离开魂体,吸收一切伤害,为阴神挡住一击。

    若是挡不住,神念便会离体而飞,进入阴司,见阴神死前的遭遇带入阴司,回到酆都大帝身上。大帝便可通过这一缕神念,寻找出凶手,让底下人发落。

    “你们是阴神……”玉辰子发愣的一瞬间,叶少阳的七星龙泉剑再一次砍在了五色光罩上。这一次,他用尽了全力。

    一道冲天紫气,贯穿了五色光罩,只听得咔嚓一声,五宝困妖链的五个珠子,被震的粉碎。

    “贼子!”玉辰子大叫,看着化成粉末的五宝困妖链,一口血喷了出来。

    昆仑山至宝,居然就这么毁在自己手里!

    玉辰子的心情,真比割了他的肉还要心疼。

    小青和小白重获自由之后,瞬间扑到叶少阳身后,斩断了凌宇轩对叶少阳的神识攻击,然后围着凌宇轩狂攻起来。

    “好哇,叶少阳,毁我至宝,贫道今日送你下黄泉!”

    狂怒之下,杀机涌现。

    玉辰子用力跺脚,双手结印,照胸口拍去,嘴巴一张,对着手掌突出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弹丸,雪白剔透,一看就不是凡物。

    这东西一旦祭出,有些小门派的低级弟子不明所以:玉辰子不是道士吗,又不是妖,怎么会有内丹?

    张无生等道门宗师却是当场变色:

    这不是内丹,而是外丹!

    画符、炼丹、术法,这三件事,是道门上古传统,后来门派单立,各自发展,形成了不同的特点。

    虽然这三个方面,每个道家门派都有涉猎,但是有个别突出者:如茅山擅长符篆,龙虎山擅长法术,昆仑擅长炼丹。

    别的门派炼的都是丹药,只有昆仑山炼的是真正的外丹。

    只有天师以上牌位的道士,才可以炼制外丹,平时吞在腹中,用罡气滋养,随着参玄悟妙,天师的一部分修为,会存储在外丹之中,斗法之时,祭出外丹,可以直接当做法器使用,结印捏诀,无所不可。

    威力巨大,而且十分灵活好用。

    因为外丹有破碎或被卷走的可能,所以除非是以死相搏,否则一般天师不会轻易祭出外丹。

    玉辰子此时把外丹祭出来,说明他是要拼命了。

    此时的叶少阳,身受重伤,已经不能打了,否则只怕会横尸当场。

    热闹虽然好看,但是闹出人命就不好了,尤其是张无生,当场吓出了一身冷汗:叶少阳要是死在他这里,后果……不敢设想。

    “玉辰师兄……”张无生叫了一声,快步走过去。但是晚了一步,玉辰子已经结好了法印,咬破舌尖,喷了一口血在外丹上,然后二指捻住,对着叶少阳打了过去。

    叶少阳原本垂头坐在地上,感觉到危机,猛然抬起头,一双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血红色,死死盯住玉辰子。

    一伸手,抽出太乙拂尘,凌空划出一道结界。外丹砸在上面,立刻破碎。

    叶少阳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灵力扑面而来,瞬间判断出自己无法阻挡,急忙又把太乙拂尘提起来,左手咬破指尖,也来不及画符,用血在上面画了三道线。

    一遍咒语念过,太乙拂尘的尘尾猛然打开,这是外丹也攻到面前,正好钻进了尘尾中间。

    叶少阳握着太乙拂尘的手臂立刻感到一阵发麻,心中骇然,一提一带,将尘尾瞬间手劲,裹住外丹。

    玉辰子冷哼一声,自己修炼了几十年的外丹,哪里有这么容易拿住,当下催动神念,操控着外丹不断旋转,带动尘尾一起转动,很快绞成了麻花辫子状的一团。

    一股股强横的灵力,透过尘尾,疯狂的冲击着叶少阳的经脉。

    叶少阳握着拂尘的手在颤抖。

    “叶少阳,跟贫道斗法,你还嫩了点,你师父来还差不多!”

    玉辰子另只手也没闲着,捏成法诀,攻向叶少阳面门。

    叶少阳凌然不惧,见招拆招,一分钟不到,两人互相攻出了几十招。

    在他们身后,小青小白正在围攻凌宇轩。

    小马本来还想敲闷棍,但是一道道灵气和罡气交织,自己压根无法近身,只好充当看客了。

    “怎么一回事,叶少阳不是受重伤了吗,怎么又生龙活虎了?”龙阳真人十分纳闷。

    张无生见叶少阳缓过劲来,一时间没有生命危险,也就站住没有上前拉架,打开天眼,对着叶少阳看去。

    一股黑色的氤氲,好像烟雾一般弥漫在叶少阳全身上下。

    “煞气!”张无生一愣,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会。”龙阳真人也是吓了一跳,“道门天师,身上怎么会有煞气?”

    张无生缓缓摇头,“此时必有蹊跷,必有蹊跷。龙阳,你还记得师父的遗训吗?”

    龙阳真人浑身一颤,刚要说什么,只听见叶少阳们闷声一声,手腕处鲜血不断滴落下来,握着太乙拂尘的五根手指,也扭曲到了一个可怕的弧度,似乎随时会折断。

    就算太乙拂尘是无上至宝,不会被拧断,叶少阳的手指总是肉长的,绝不会坚持太久。

    “叶少阳,还不松手服输!”玉辰子得意洋洋,“给我三叩九拜,行师长之理,本天师可以考虑,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饶你一命!”

    叶少阳淡淡一笑,抬起右手,往太乙拂尘上贴了一张灵符。

    玉辰子本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手段,急忙低头去看,见是灵符,当场愣住:都这个时候了,帖符还有什么用,再一看,浑身颤抖,失声叫起来:“神符!叶少阳你居然会神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