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六十二章 飞头蛮2
    在柜台上扫了一眼,道出来的目的:“这次封印九尾天狐,用掉不少法药,你给我补充一下弹药吧,老规矩,每样给我来一点。”

    老郭道:“最近很多东西没到货,等一阵子吧。”

    “尽快啊,万一最近又遇到什么事呢。”

    老郭笑道:“你又不是柯南,走哪哪死人,哪有这么多灵异事件给你遇到。”

    说话间,外面原本就阴沉沉的天空下起雨来。

    叶少阳帮着老郭一起,把外面的花圈纸钱收进屋,关上店门,在屋里喝茶聊天,也是难得空闲,索性放松一下。

    “给你看两个熟人。”老郭冲着柜台拍拍手,叫声:“小金小银,出来!”

    两道清气,从柜台上一对瓷娃娃里飘出来,落在地上,化作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个小鬼,冲着叶少阳腼腆的笑着。

    叶少阳见这两个鬼有几分面熟,恍然想起来,是自己从古墓里带回来的那对童男童女,不是鬼,是邪灵,因为不好发落,因此当时交给老郭,拿回来养着,也算有个归宿。

    “是你们!”叶少阳感知到他们身上的邪灵气息非常纯正,说明不是邪修,很是欣慰。

    “师叔,多谢搭救我们!”两邪灵躬身行礼。

    “师叔?”

    “他们非要叫我师父,我也没办法,”老郭耸耸肩。

    叶少阳道:“他们住在你这,倒是挺好的,能吸收香火气修炼,顺便也能帮你看店了。”

    “出去玩吧,不要乱跑。”

    老郭摆了摆手,童男童女立刻欢喜的从门缝下钻了出去,他们是邪灵,不仅不怕下雨,这种阴雨天反而更适合他们行动。

    师兄弟二人继续喝茶聊天,突然一阵风从院子里吹来,吹得屋里的纸钱纷飞。

    两人一惊,都察觉到这股风有点邪门,是阴风!

    有叶少阳在,老郭自然什么鬼怪也不怕,放下茶杯,走到院门口,望着阴沉沉的天空,正在寻找阴风的根源,就看见一道人影远远飞来,跌倒在雨幕中,站起来就往屋里闯。

    “何方小鬼!”老郭一掌拍过去,打在那鬼肩头,将其打了一个趔趄,老郭自己也感到手心发疼。

    那鬼影跌跌撞撞的闯进屋里,见到叶少阳,立刻拱手说道:“叶天师救我!”

    叶少阳一怔,再一看这鬼影,有些面熟,很快辨认出来,惊呼道:“你不是张某人吗!”

    石城一带的鬼记张某!

    虽然有段时间没见,但叶少阳还记得他。

    这货一身黑色西装,破的不成样子,脸色也十分难看,身上气息不定,显然是受了伤。

    “有妖怪追我,天师救我!”

    叶少阳刚要细问,院子上空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

    老郭率先赶出去,见到自己那对童男童女在屋顶上跟一个浑身发黑、长发披肩的家伙打成一团,那家伙凶悍无比,童男童女渐渐不支。

    老郭看的心惊,对童男童女喊道:“小金小银,快把它引下来,让你们师叔对付!”

    小金小银飞身跳进院子,那个怪东西也跟了下来。

    老郭急忙退到屋里,让小金小银把那妖怪往屋里引。

    小金小银进屋之后,那妖怪口中发出喋喋怪笑,丝毫无惧,朝屋里冲进去。

    “金钱灭魂,十字索命,急急如律令!”

    老郭燃了一道灵符,作法念道。

    用红线串着草珠挂起来的门帘,瞬间收紧,将那妖怪牢牢捆住,左右摇晃。

    叶少阳摸出勾魂索,刚要动身,老郭退后阻拦,“别把我这些家当打坏了,用这个,把他魂魄打出来!”

    说着递给叶少阳一把金钱剑。

    所谓金钱剑,是取一百零八枚五帝钱,用朱纱线串起来,形成一把剑的形状,平时放在香炉边,用烟气熏染,蓄积灵力。

    作法的时候使用,灵力堪比上等法器,但只能用一下子,耗尽之后,还需要继续供奉蓄积,不像真正的上等法器可以持续使用。

    一般低牌位的道士,会制作这东西,真正遇到危难的时候使用,以弥补法力上的不足。

    而且金钱剑还有驱邪的功效,用来对付妖精,只要法力足够,可以将魂魄打出来。

    叶少阳接过金钱剑,捏了一道灵符,想先把这妖怪定住再说,没等到跟前,那妖怪突然怪叫一声,脖子伸出老长,身体拼命摇晃,将珠帘扯断了一大半,眼看着就要脱困。

    这么深的修为!

    叶少阳一想也是,要是一般的精怪,也不会把一个鬼记逼得这么狼狈,当即一步上前,手持金钱剑,念了咒语,对着那妖怪一头蓬乱长发的脑袋刺去。

    那脑袋一摇躲过,金钱剑刺在它蛇颈一般的脖子上,一剑刺穿,鲜血狂喷。

    妖怪怪叫一声,浑身哆嗦起来,突然用力一摇身子,脑袋竟然离开躯体,朝张某飞去。

    张某吓的大叫,急忙躲到叶少阳身后。

    那脑袋也追了过来,口吐瘴气,一张大嘴咧开,露出两排森森黄牙。

    叶少阳手捏法诀,一掌拍过去,正中脑门,本想给它拍出去再说,结果手腕一紧,却是被那妖怪的长发爬了上来,触须一般的往上爬。

    叶少阳冷笑一声,左手摸出一张灵符,轻轻一摇,燃烧起来,朝那堆头发烧去。

    头发见火燃烧,妖怪凄声大叫,张开大口,朝叶少阳左手咬来。

    叶少阳顺势把燃烧的灵符塞到它口中,左手结印一弹上颚,妖怪嘴巴一时闭不上。

    “给你来个爆炒豆子!”叶少阳摸出一把铜豆子,塞进妖怪口中,两道灵符交叉贴住,膝盖一顶下巴,让嘴巴闭上。

    结印念咒,铜豆子在妖怪口中噼里啪啦的爆开。

    妖怪想吐吐不出,想叫叫不出来,脑袋跌落在地上,叶少阳用脚踩住,拿出太乙拂尘,伸到妖怪脸上,念咒一抖,如拂尘如同触须一般深入妖怪鼻孔之中。

    “出来!”叶少阳大喝一身,错步后退,用力把太乙拂尘往后一带,将一抹虚影从脑袋中拉了出来,正是这妖怪的魂魄。

    妖怪的身体和脑袋迅速瘫软,倒地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