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六十五章 情人之死2
    下车之后,老郭打开后备箱,取了两捆草纸、两串纸折的元宝下来。

    作为一个丧葬行老板,他车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

    院子里摆着一台白布垫着的桌子,一个老者坐在那里,负责登记。

    老郭上前登记了姓名,随了礼钱,同小马和叶少阳一起进入灵堂。

    本来主人家要上来招待,看到小马陪同,点头让他们进去。

    灵堂设在堂屋,中间一张八仙桌上摆放着王平的照片。

    看到照片上王平青春洋溢的模样,叶少阳和老郭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参拜死者之后,小马急不可耐的拉他们进隔壁房间去见王平的尸体。

    一进门,连小马在一起,三个人都愣住了:

    一个道士,还有一个和尚,正在房间里作法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停放尸体的水晶棺上,挂着一块暗红色的绣球,一张八仙桌上,并排摆着王平和一个小伙子的照片,中间摆着两个牌位,写着两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照片两边摆着一对红烛,前面放着三盆供品,用红布盖住。

    和尚在一旁敲打木鱼,道士摇铃,撒着纸钱,口中念念有词。

    旁边站着两对中年男女,有一对胳膊上带着黑色袖章,掩面哭泣着。

    “这是干什么……”小马呆住。

    “冥婚。”老郭说道,“当地有配冥婚的习惯,未婚男女要是死了,一般都会找个年龄合适的死者配冥婚。”

    说话间,一个姑娘走过来,把小马拉到外屋,没等开口,小马抢先说道:“这是干什么呢?”

    “配冥婚啊。我们这有这个习俗。”

    小马一听急了,“这怎么可以!我才是平平男朋友啊,怎么可以让她跟别人结婚!”

    小马声音有点大,惊动了屋里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那一对作法的和尚道士都投来恼怒的目光。

    姑娘冲小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说道:“你俩也没结婚啊,人都死了,只是个仪式,让活人心安而已……”

    老郭道:“小姑娘,话不是这么说的,死者配冥婚,配的是来世姻缘。”

    姑娘一愣,狐疑的看看他,又看看叶少阳,道:“你们是谁?”

    “王平的朋友,来吊丧的。”叶少阳回答。

    小马抓着姑娘的手,指了指叶少阳,说道:“这是茅山天师,他能救活平平,赶快让他们别配冥婚了,让少阳去把他救活!”

    那姑娘愣了一下,看看叶少阳,又看看小马,叹了口气说道:“马哥你冷静一点,人死不能复生,你可不要伤心过度,让人给骗了。”

    叶少阳听了这话并不生气,小马倒是急了。

    “不不不,这是我兄弟,起死回生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你快让我进去吧。表姐我求求你!”

    叶少阳在后面暗暗叹了口气。

    王平的表姐被小马纠缠的没办法,说道:“我只是她表姐,我不当家,你等一会吧,冥婚仪式一会就完了,现在外人不能进去。”

    说完走进灵堂。

    小马也想跟进去,被老郭拉住,道:“你也不在乎这一会,等会吧。”

    叶少阳站在门外,朝水晶棺看去,见下面有一根电源线,插在电源插座上,于是问道:“这水晶棺能保温?”

    “是的,我特意租的,温度调到零度,这样尸体段时间不会腐烂,也不会冻上,这样等你把她魂魄弄上来,才能复活啊。”

    叶少阳听了这话,不知道怎么回答。

    等了几分钟,屋里的仪式结束,和尚道士相继离开,小马立刻冲进去,扑在水晶棺上,一边抹眼泪一边招呼叶少阳过去。

    叶少阳走到跟前,见王平仰面平躺在水晶棺里,生前美艳动人的她,此时却是脸色发青,脸上呈现着一副死相。

    叶少阳看见这一幕,心里头也很不好受。

    小马回头对叶少阳说道:“我把棺材打开,你先看看她,然后再想办法救她怎么样?”

    说完不等叶少阳回答,伸手去掀棺材盖。

    “喂,你干什么!”

    旁边那对中年夫妻立刻上来阻止,小马又把叶少阳能救王平的话说了一遍。

    那中年妇女听完大怒,哭着说道:“你不要在这胡搅蛮缠了,平平从来没跟我们说过她有什么男朋友,我们不认识你,人都死了,你还要作弄他的尸体,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赶紧滚出去!”

    说着上来推攘小马。

    “等一下!”旁边中年男人突然走过来,拉住妇女,一双眼睛在叶少阳身上来回扫视,问道:“你是不是叫叶少阳?”

    叶少阳一愣,道:“你认识我?”

    “平平生前几次说过,她跟你是好朋友,你是茅山道士,会法术的。”

    叶少阳心里纳闷,王平没跟她父母提过小马,反而经常提起自己?

    “你能把平平救活?”王平父亲满脸激动,虽然人人都知道人死后不能复生,但身为人父,只要有哪怕一丁点希望,也想要去尝试一下。

    “我做不到。”叶少阳坦白回答。

    “你做得到,你一定做得到!”

    小马不由分说,把水晶棺掀开,这一次王平的父母没有阻拦。

    叶少阳凑近看去,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咦”了一声。

    老郭摆摆手道:“好强的邪气!”

    叶少阳凑近打量王平,伸出手,掀开她的眼皮,双眼充血,看上去有点慎人。

    又掰开她的嘴,往口腔里看了看,接着从背包里拿出一束香,点燃后拿在手中。

    旁边围聚了好些王平的亲戚,都在看热闹。

    “叶道长,这是干什么呢?”王平父亲怯怯问道。

    叶少阳没理会,等檀香燃烧出一截香灰,把香灰弹在一张灵符里,中间包上一枚五帝钱,折叠成一个指甲盖大小,塞进王平口中,把嘴巴合上。

    “有香油吗?”叶少阳问道,“再来一只碗。”

    王平父亲连连点头,奔跑出去,不一会拿了一瓶香油和碗过来,交给叶少阳。

    一群人静静看着他,都不敢说话。

    叶少阳把香油倒进碗里,然后掰开王平的嘴,取出灵符,解开来,把五帝钱丢进香油碗里,香灰浮在油面上。

    (先发两章吧,要去片场了,不知道能忙到几点,回来早的话一定再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