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七十章 天子殿
    萧逸云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浑身好像过电一样,半天动不了。

    橙子回到叶少阳身边,背身冲他吐了吐舌头。

    叶少阳竖了竖大拇指,心想这次带她一起下来,还真是来对了,抬头冲萧郎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你赶紧去吧,别耽误时间。”

    “成不成,我可不保证,多半是不行。”

    萧逸云说完,想起自己之前那番慷慨陈述,脸上有些发热,干咳两声,道:“规矩不外乎人情嘛……”

    看着萧逸云迈着僵硬的双腿走向后堂,橙子噗嗤一笑,冲叶少阳得意说道:“怎么样,还是本姑娘厉害吧。”

    叶少阳道:“他啊,是几百年没被妹子撩过。”

    橙子狠狠瞪了他一眼。

    等了一刻钟左右,萧逸云回来,叶少阳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事情成了。

    “你运气真好,府君居然同意见你。”萧逸云也很是意外,“你进去吧,转到天井,一个劲往里走,有人带你,祝你成功,去吧去吧。”

    叶少阳答应一声,起身朝外走。

    橙子也想跟上,萧逸云挠挠头,柔声说道:“姑娘,府君只见他一个人,咱们在这等着吧。”

    说完拍了拍手,“上茶。”

    橙子皱眉道:“鬼茶不是不能喝吗?”

    “这可不是鬼茶,是幽冥琼浆,是我招待人间贵客用的,极为稀有,你主人我都不舍得给他喝呢。”

    老郭在旁边听见,两眼放光,道:“听说这幽冥琼浆,人魂喝了之后,不管是人是妖,都能固魂凝神,增加修为?”

    “正是。”萧逸云随口答道,猛然想起什么,望着老郭,不耐烦的说:“你还在这干什么?”

    “我是来阴间买点东西,等小师弟忙完,一起过去。”

    “他一时半会出不来,你快走吧,一会让他去集市找你就是了。”萧逸云不爽的挥了挥袖子。

    “我没有鬼牌,这次跟小师弟下来的,没办手续,去不了。”老郭惦记幽冥琼浆,不愿离开。

    萧逸云哼了一声,从袖子里摸出一块玉牌,道:“你拿我的去,快去快去!”

    老郭何等人精,看了橙子一眼,什么都明白了,知道今天是喝不上幽冥琼浆了,但怎么也得捞点好处,道:“我欠开药材店的王老五一百刀钱,还不起,怕他堵着我要钱。”

    “什么王老五王老六的!你拿我鬼牌去,告诉他不用还了,他要是不肯,我把他打入畜生道!快走快走!”

    老郭拿了萧逸云的鬼牌,喜滋滋的离开。

    萧逸云立刻换了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坐到橙子对面,微微一笑。

    橙子捂嘴直笑。“萧哥哥,你好厉害,你在阴间权力很大吧。”

    萧逸云甩了一下头发,风轻云淡的说道:“都是浮云而已。其实,我的内心,是很孤独的……”

    在鬼差的带领下,叶少阳开到天子殿正殿前。

    这天子殿没有天子,只有崔府君。阴司地位仅次酆都大帝,与十殿阎王、四大天师平起平坐,掌管人间生死,生死簿上一点一勾,通判过去未来,可谓实权最大。

    天子殿两边的门柱上,雕刻着一幅对联:

    人鬼只一关关节一丝不漏,

    阴阳无二理理数二字难逃。

    进到大殿,是一个大堂,叶少阳也是第一次来,猜测这里就是平时崔府君审查亡魂的地方,只见当中一把太师椅,后面墙上画着一幅地狱轮回图,两边还有一幅对联:

    方寸间地狱天堂任人自择,

    半夜里神差鬼使哪个能防。

    大堂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天理大道”四个字。

    大堂里这时空无一人,那鬼差领他绕到后堂一间小屋里,两边都有紫竹编织的门帘,鬼差让叶少阳稍等,站在一道门帘前,对着里面躬身说道:“府君,叶天师带到。”

    等了一会,里面传来一个平和的声音:“进来。”

    那鬼差掀开门帘,让叶少阳进去。

    门后是一间类似书房的所在,在一面书柜前,摆着一张红木桌椅,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坐在书桌前,正在低头看一本书。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自然就是崔钰崔府君了。

    叶少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阴司第一红人,有些紧张,站在门后,打量过去,这崔府君看上去有三十多岁,仪表堂堂,书生打扮,气质也十分儒雅,一点没有大人物的那种威严。

    崔府君站起来,看了叶少阳一眼,拱了拱手,笑道:“叶天师,久仰大名。”

    叶少阳慌忙还礼,“崔祖师好。”

    崔钰崔府君,生前是一个书生,也是一个道士,当了阴司大判官之后,名登仙籍。

    阴司向来也有道佛之争,崔府君出身道门,自然与道门亲近。

    所以叶少阳叫他崔祖师,好套个近乎。

    崔府君指着一只椅子,道:“坐吧。”

    叶少阳哪敢坐,走到旁边去站着。

    崔府君温和的笑了笑,道:“你跟我是一家子,不必多礼,坐吧。”

    叶少阳大惊,自己就是套个近乎,天下道门是一家,这是没错,但也不足以让崔府君说出一家人这种话吧?

    当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也不敢多问。

    崔府君指着书架旁边一幅画像说道:“你看这是谁?”

    叶少阳抬头看去,画上是一个道士,头戴法冠,手持木剑,模样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猛然想到那个名字。

    “我生于贞观年间,中第之后,为一县之官,有一年遇上旱灾,民不聊生。一道士前来请命,说是旱魃作祟,我当时不信鬼神,认为他妖言惑众,要将他抓起来。

    他与我打赌,三日之内能请来雨水,我便与他约定,若不成功,斩首示众,若是成功,便拜他为师,从此信奉道教。

    三日之后,他果然除掉旱魃,求来甘霖,我内心折服,拜他为师,之后他在我那县里住了三年,教我道法,随后不知所踪,留下一卷天书给我。

    我方才有机会证道混元,死后做了这阴司判官。先师则在人间长生,开元时受封国师,力助大唐国运,并将人间道统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