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七十五章 信物
    “去看看吧。”叶少阳说道。

    一抹笑容,在王平嘴角绽开,眼睛也亮了起来,幽幽说道:“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叶少阳淡淡一笑,转头对萧逸云说道:“你去不去?”

    “我……我不能离开天子殿太久。”萧逸云十分为难。

    “好可惜啊。”橙子撅起嘴巴,满脸失望。

    “那你回去吧,我们去了。”叶少阳让王平带路,招呼老郭和橙子一起跟上。

    刚动身,萧逸云突然追了上来,挠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算了,我还是陪你们走一趟吧。”

    叶少阳冷哼一声。

    从树林里出来,萧逸云建议老郭先回去,他本来法力就低,又是魂体下来,在这里没法画符,实力又打了折扣。

    “你们想象不到,鬼域深处那些家伙有多可怕,可比人间危险多了了,到时候没人能照顾你。”

    老郭一听,也不逞能,说道:“行吧,这种冒险的事你们年轻人去好了,我自己先回去了。”

    叶少阳叫住他,趴在他耳朵上,说道:“你回去先别告诉小马我找到王平了,就说我还在找。”

    老郭点点头,往反方向走去。

    “回来!”萧逸云叫道,“把我的鬼牌给我!”

    “哦对,忘了忘了。”老郭憨厚一笑,掏出玉质鬼牌,交给萧逸云,然后挥手离开。从阴司黄泉大道进来,需要手续,出去则不需要,老郭也不是第一次走阴,轻车熟路。

    “你的鬼牌,跟之前看到那些鬼差的好像不一样啊,”橙子盯着萧逸云手中的鬼牌,好奇的说,“给我看看行吗?”

    萧逸云把鬼牌交给她,相当得意的说道:“鬼牌的样式和成色,是按照身份来定的,一共有五个等级,我是最高级的。”

    橙子愣住,“崔府君和阎王爷他们呢?”

    “他们用不上鬼牌。黑白无常,牛马将军,跟我用的都是同一种。”

    橙子用手抚摸着,道:“透明的玉,好漂亮啊,摸着滑滑的,很舒服的感觉。”

    萧逸云笑道:“这是东海寒玉做的,跟你老大的天师牌差不多,除了象征身份,还有很多妙用呢。”

    橙子把玩了一会,依依不舍的还给萧逸云。

    萧逸云把她的手推回去,道:“送给你了。”

    橙子呆住,随即摇头。“不行不行,这么贵重的东西……”

    “没关系啊,我回头就说丢了,再领一个就是了。”萧逸云腼腆的笑笑,“我感觉跟你有缘,第一次见面,也没什么能送的,这东西你喜欢就好,不要当一回事。”

    橙子犹豫起来,孩子似的朝叶少阳看去。

    “不要随便收人家东西!”叶少阳喝道,心中很是感然,萧逸云也只有糊弄橙子这样不懂的,这鬼牌一人一个,就像人间警察的配枪一样,丢了是大事,要革职查办。

    萧逸云就算身份特殊,有一个牛逼的老大罩着,不会因为这事丢了饭碗,但也绝不能随便就去领一个,更何况东海寒玉极为稀少,并不是好弄到的。

    还有一点,凡是阴神鬼差,都把自己的鬼牌看作生命一般,绝不会把这东西送给别人。

    萧逸云这么做,令叶少阳什么都明白了。

    橙子听叶少阳这么一说,把鬼牌推给萧逸云,摇摇头道:“老大不让我要,还给你吧!”

    萧逸云怒火中烧,冲叶少阳骂道:“你大爷的,我又不是送给你,你管得着吗!”

    叶少阳看他一眼,把他叫到一边去,凝视他的双眼,沉声道:“你是认真的?”

    萧逸云也正了正色,道:“我在这一个人呆了几百年了,我是认真的。”

    叶少阳想起崔府君交代自己的事情,什么也没说,来到橙子身边,道:“人家既然想送,你爱收就收吧,你自己决定。”

    “这……”橙子迟疑起来。

    “你就收下吧。”萧逸云把鬼牌拿回来,用念力震碎其中自己的气息,然后塞到橙子手中,教她把念力灌进去。

    鬼牌上泛起一层清光。橙子惊叫道:“我感觉好像它跟自己连成一体了似的。”

    “恭喜你,这鬼牌以后就是你专属的了,只要你不把念力撤出,谁抢走都没用。”

    萧逸云一点没有为失去鬼牌心疼,反而十分开心。

    橙子也冲他开心一笑,道:“谢谢你,萧哥哥,你是除了老大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了。”

    萧逸云撇撇嘴,“我希望排在第一。”

    “那不可能,他是我老大啊,是世上最疼我的人,没人能超越。”橙子一本正经说道。

    叶少阳听了这话,心中感动的一塌糊涂。

    “好吧,以后再说。”萧逸云也没有强求。

    结束了这个插曲,四人开始赶路,叶少阳跟王平一起走在最前面,萧逸云跟橙子在后面跟着,愉快聊天。

    “你鬼仆要被人拐走了。”王平看了叶少阳一眼,说道。

    “女孩大了,想留留不住。”叶少阳无奈笑笑,用家长的口吻说道。

    从一片树林里飘过,萧逸云走上来说道:“几百里呢,我们这么走什么时候能到。”

    叶少阳道:“不然呢?”

    萧逸云询问王平大致方位,听她说完之后道:“离荫水河不远是吧,那就最好了。我们坐船去。”

    “阴司还有船?”这一次连叶少阳也愣住了。

    “有的,最近不是打仗吗,阴司距离有的战场有上千里,靠飞的,一来一回得多久,所以阴司在荫水河里造了一些船,用于探子、军官之类的往返。”

    听了萧逸云的解释,橙子说道:“还有探子什么的,怎么听着好像古代的人间似的。”

    萧逸云笑笑,“本来就是啊,阴司的这些大官们,都是人死后当上的,很多方面自然是模仿人间。”

    在萧逸云带领下,一行人来到荫水河边。

    荫水河有几十米宽,水色发红,如同淡化的血液,看上去给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靠近岸边有一个码头,停靠着一些通体乌黑的船只,有大有小。一些鬼差在岸边看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