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七十八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两条“鞭子”在空中撞击,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波动,水魔毕竟是以肉身对金属,而且自身修为也比不上叶少阳。

    ——叶少阳名为天师,实力已达地仙级别,尤其是大战九尾天狐,悟道之后,法力更进一步,人间罕有。

    就算不动阵法和符印,用法力硬拼,也足以媲美万年鬼妖,水魔哪里是对手。

    砰的一声,水魔身上的妖气被震碎,勾魂索抽打在肉身上。

    一声惨叫,水魔跌落下去。

    叶少阳哪里肯放它走,勾魂索一抖,缠绕住它的尾巴,勾在肉中,用力一拉,将水魔托住。

    水魔还想挣扎,橙子立刻扑上去,骑在它脑袋上,双手十指暴涨,插进它天灵盖中。

    水魔大叫,身体在水中翻滚起来,想把橙子摔下去。

    可惜它遇到的是水性不比它差的橙子,用尾巴用力拍水,保持平衡,双手死死抠住它的脑袋不放,几圈下来,水魔终于不动了,身体软下去,一身污血流到水中。

    橙子大口出气,又潜入水中,半晌才出来,怀里抱着昏迷过去的萧逸云,爬到小船上。

    水魔死后,瘴气慢慢也被阴风吹散,恢复清明。

    “让你逞能!”叶少阳看着昏迷过去的萧逸云,无奈苦笑,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释放罡气,将他体内吸入的妖气驱散出去。

    萧逸云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在船上,急忙弹坐起来,双手抱住橙子的胳膊,关切的说道:“你没事吧!”

    叶少阳哼了一声,“人家当然没事,你就是人家救上来的!”

    萧逸云一听,满脸尴尬,冲橙子勉强一笑,“抱歉拖你后腿了,我也是一时激动,怕你出事。”

    橙子甜甜一笑,“我知道。”

    两人刚从水中爬上来,身上都湿漉漉的。

    “荫水河的水,有阴寒之气,对身体不好。”

    萧逸云说完,抖落身上的水,问艄公身上带没带符纸。

    这些艄公鬼差,都是钟馗天师的手下,修炼的也都是道门鬼术,身上都带着符,当下摸出几张幽绿色的灵符,递了过来。

    叶少阳一看就知道,这是玉符,是施展阴间道门鬼术所用,与人间法师用的灵符功能一样。

    萧逸云是崔府君门下,画符作法不在话下,当即凝聚灵力,写了两张符,贴在橙子和自己身上,念动咒语,两人身上立刻燃烧起一团绿色火焰。

    橙子起初吓了一跳,随后感知了一下,说道:“好暖和啊,一点也不热呢。”

    “这是幽冥鬼火,烧不伤人的。”萧逸云笑笑,用幽冥鬼火将两人身上的水烤干。

    橙子尾巴一摇,又变成了两条修长****,穿着一条短裙。

    因为是灵魂之体走阴,衣衫都是自身修为幻化,不是实物。要是真的衣服,双腿变化成鱼尾,衣服必然爆开,再变回双腿,那就尴尬了……

    橙子和萧逸云朝对方望去,相视一笑。

    叶少阳看在眼中,自己也笑了笑。

    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经过这次波折,之后的一路上倒还算风平浪静,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前方出现两座巨大的山影,河流从中间的峡谷流过。

    “那妖怪就在这两座山的中间,最多一两公里了!”王平激动的说道。

    鬼域阴气弥漫,不像在人间,有人气阻碍,在这里,鬼魂的感知能力也比在人间要强得多,因此王平能够精确感知到自己所丢失的三缕魂魄的位置。

    萧逸云急忙命令艄公停船,招呼大家下船。

    “多谢二位,你们一路上小心,回去之后,去天子殿找王仙官领赏吧,以后若是遇到困难,随时来找我。”

    萧逸云对着两位艄公很郑重的鞠躬行礼,这两位鬼役一路上照应,功劳不小。

    萧逸云也很庆幸没让那水魔把他们吃掉,不然就是自己的罪过,至少要面壁十年来偿还了。

    “不敢不敢,萧郎君折煞我们了!”

    两艄公慌忙还礼,长篙一点,把船开走。

    “王仙官是谁?”橙子随口问道。

    “黄石公的大弟子,在天子殿做管家。”萧逸云道。

    “黄石公……又是谁?”橙子接着问。

    萧逸云笑了笑,望着叶少阳道:“算起来,黄老还算你老大半个老师呢。”

    叶少阳也默默点头。

    黄石公也曾是道门天师,遁甲天书的持有者。

    遁甲天书,每一朝代,最多只有一个传人。黄石公在下邳桥上试验张良,传授天书人字卷,兴汉朝四百年江山,功德无量,死后受封仙师,享配道家宗庙。

    自己作为这一代天师的持有者,也算是他半个隔代传人。

    一行四人,朝前方峡谷飘去。叶少阳抬头望见峡谷上空漂浮着一股浓浓的肃杀气息,神情懔然,说道:“好浓的杀气。”

    萧逸云道:“这里山脉连绵,长达千里,也是阴司的在北方的势力范围极限了。这山叫天弃山,就是连上天都不眷顾的意思,山中阴气浓郁,藏着数不清的邪修厉鬼,刚进山这一带还好,再往深处就不能进去了。”

    橙子一听,纳闷道:“阴司为什么不派人来征服这边呢?”

    萧逸云笑道:“阴司名义上是鬼域主宰,但兵力也有限,哪能完全掌控,而且这里是蛮荒之地,一般亡魂不会到达这里,收服也没用,这里自有鬼域生灵,互相残杀邪修,一般也不会向南进犯,阴司才懒得管。”

    “这么说我们还不能贸然进去了?”叶少阳说道,心中纳闷,夺走王平魂魄的那个妖怪,怎么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是为了躲避阴司追查,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萧逸云道:“刚进山这一块还好,最近岳元帅率兵前来征战,我也不知道是来对付哪一方的势力,我们还是小心点。”

    说完询问王平那妖怪的具体位置,得知是在峡谷中间,沉吟了一下,跟叶少阳商量,为防万一,还是不要直接从峡谷进去,从山上迂回过去,偷偷接近,免得打草惊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