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九百九十七章 符鬼困天师
    眯着眼睛看了一会,道:“实力虽然不错,好像也不过如此,张天师为了对付他,是不是有点过于小心了?”

    张果听了这话有点不爽,也没理会,心里想,这些倭国鬼子就是目中无人,哪里知道华夏道法玄妙。

    “四个二等鬼首实力的天龙魔相,而且用的还是佛门梵功……嗯,这位远方的客人,似乎坚持不了多久了。”

    大佐挽了挽袖子,淡淡说道:“天师而已,要不是为了稳妥起见,我都想下去跟他玩玩。”

    张果有些不耐,朝城寨大门望了一眼,芮冷玉等人,还在跟几个妖怪斗法,已经逐渐占据上风。

    “大佐,你还是去那边吧。一定要让他们别冲进来,尤其是那个姑娘。”

    大佐眯着眼睛看了一会芮冷玉,脸上闪过一丝淫邪的笑意,“这姑娘不错,但实力也不过是接近天师,她进来又能怎么样?”

    “她跟叶少阳合璧,会用九字真言。”张果实在不想跟他废话,但又不得不解释,“那是几乎逆天的法术,就算是你们两位将军来,也不见得能讨好。”

    “这门法术,能强过大和民族邪术?”大佐听见他贬低两位将军,也有点不爽。

    张果哼了一声,不再理他。心中却是对所谓的大和民族邪术嗤之以鼻。

    “不过,我对这姑娘倒是挺有兴趣。”

    大佐飞身下房,朝大门方向扑去,拍了拍手,从巷子里又飞出几个日本妖怪,一起扑过去。

    “噗!”

    松纹古定剑从一个妖怪头顶斩下去,直接碎成了一堆血肉。

    芮冷玉喘了口气,刚要找机会冲进去,突然一道强大的鬼力迎面袭来,急忙作法,布置了一个结界挡住。

    砰的一声,结界破碎。芮冷玉连退几步,抬头一看,一个身材高大的日本军官,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眼睛里放着异样光彩。

    “花姑娘,跟我走。”大佐伸手来拉她,戴着白手套的手猛然幻化成一只巨大的血手,朝芮冷玉抓去。

    芮冷玉不敢大意,喷出五宝金莲,念咒祭出金莲业火,迎击过去……

    叶少阳打出两道灵符,悬停在周身两侧,抵住魔相的灵力,双手不断在身前画着太极,一股股精纯罡气释放而出,抵挡住四大魔相的攻势。

    “师父,叶少阳……真的这么强?”

    张果哼了一声,“法术界多少年才能出一个地仙,法力有多强,我从道门来,我最清楚不过。四大魔相只能困住他,想要灭杀他,也是做梦。”

    王平不解,道:“我知道师父可以放出天龙八相,为什么只放出四相魔神呢?”

    “天龙八相,也是不够,我总要留点法力,施展更有把握的法术。”

    说完,叶少阳高声说道:“叶少阳,看好了,老祖我教你失传法术。”

    当下复又拿起铜铃,用力摇动,左手拿出纸钱,在香炉上焚烧,手指一弹,八枚五帝钱落在香炉中,焚烧片刻,双眼暴睁,从香炉里捞出一把纸灰,凌空抛洒。

    接着双手作法,口中念念有词。

    院子里,平地刮起一股罡风,将纸灰吹起,聚拢在一起,形成四道人影。

    张果咬破舌尖,喷了一口血在桃木剑上,画成道纹,大叫一声:“莲生泥中,律法太一,纸托道心,上下无极,疾!”

    将桃木剑掷出去,插进院子里的地板上,剑柄抖动,道纹亮起,四个纸人身体由黑转白,变成四只面目狰狞夸张的纸符小人,朝叶少阳摇摇摆摆的飘过去。

    看上去弱不禁风,到了叶少阳身边,瞬间腾空,叶少阳急忙躲闪反击。

    “咯咯咯……”

    纸符小人发出一通狂笑,身影瞬变成巨大,围着叶少阳一通绞杀。

    叶少阳大惊,急忙挥剑斩去,打在纸符小人身上。

    小人被拦腰斩断,化作一堆纸灰,铺天盖地的卷过来,将视线完全遮挡。

    叶少阳顿时感觉自己坠入了一个虚无的空间中,身边到处是鬼影重重,暗杀迭起,防不胜防,只能坚守在原地,喷出一口血在七星龙泉剑上,凭着直觉防御和反击。

    “叶少阳确实了不得,当世奇才。”

    张果缓缓点了点头。

    “师父,四大魔相,加上四个符鬼,应该能收拾的了叶少阳吧?”王平看着那一团纸灰形成的漩涡,有些担心的说道。

    “当年孔明用这鬼符术,困住过曹操十万大军,他摆的是天罡三十六煞,我用四只来对付叶少阳一人,再加上四大魔相,没理由不行。”

    张果没有做声,换了一副肃穆的神情,开始舞动桃木剑,一边摇铃,口中用古代的腔调吟念着咒语。

    念咒语,必须要用汉语官话,从古到今,随着语言改变,官话也一直在变。

    佛门因为有梵音,从古到今,咒语改变的不多。道门的符咒法术,一直都是随着语言改变修正,但是有些法术,用现代话念咒,是没法施展的。

    所以很多厉害的法术已经失传。

    张果虽然只是一缕魂尸,但毕竟继承了张果天师的记忆,会用古语念咒,才施展的出鬼符术这种当代已经失传的强大法术。

    在四大魔相和四个符鬼的围攻下,叶少阳起初还能反击,后来只能把七星龙泉剑插在地上,用舌尖血在剑锋上写下道纹,然后用太乙拂尘罩住全身。

    盘膝坐下,不断念着固魂咒,借助两大法器的灵力,来防御强大的攻击。

    张果念完一遍咒语,看到叶少阳还在死撑,心中虽然惊诧,但也算在意料之中,嘿嘿一笑,“叶少阳,再撑一会,我还有手段。”

    说完,回到法坛前,化了一碗法水,倒进香炉中,拿出那个用自己头发扎出的小人,已经被一干邪灵妖怪祭炼了四十八个时辰,吸收了足够多的灵气,可以作法使用了。

    王平见他拿出这小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望了一眼还在阵中苦苦挣扎的叶少阳,眼神中透着一抹复杂。

    叶少阳,当初我是爱过你,想跟你在一起,我也给过你两次机会,你没有珍惜,所以……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