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005章 天师的诅咒
    “不要说了,你不要说了!”王平用力摇头,痛哭失声,过了很久,喃喃说道:“你说的对,我错过了一个世上最好的人,我已经没有机会了,一切都没有了。”

    人,为什么总要等待失去之后才明白珍惜?

    叶少阳轻轻摇了摇头,对着王平,举起了手掌。

    “少阳不要!”

    李孝强和萧逸云两个明事理的,一起上前来拦住他。

    “你是天师,怎么可能滥杀鬼魂,增加业障。”李孝强一向知书达理,出声劝道。

    “少阳,你被夺了天师封号,大帝让你缉拿她,恢复牌位,你现在要是杀了她,前功尽弃。”萧逸云皱眉说道。

    “老大,我不怕惩罚,让我来!”四宝吼道。

    叶少阳没理会,推开二人,俯身看着王平。

    一干人等围在旁边,没有人再上来劝阻,他们都知道,叶少阳从来不惧怕什么律法,他要杀王平,就算是酆都大帝站在面前,也不能阻止他动手。

    王平怔了片刻,表情反而平静下来,望着叶少阳,眼泪流下来,说道:“你杀了我吧,这样你心里舒服一点,我也不用一直活在愧疚之中……”

    转头朝小马的尸首望去,道:“少阳,在杀我之前,能不能让我再看看小马?”

    小马是魂身投影,进入阴间,平时行走如鬼魂,但是一旦魂魄分解,肉身还是会出现,毕竟是生灵规律,他魂魄离体的一刻,肉身已经出现,并且死去。

    叶少阳也是魂身投影,之前张果用邪术打穿他身上七大鬼穴,在抽魂之后,肉身也自然被逼了出来,不然张果也无法完成夺舍。

    叶少阳一只手抓着王平的头发,将她拖到小马的尸体面前,自己也低头凝视着小马的脸。

    小马躺在地上,双眼紧闭,表情僵硬,现出死相。

    想到小马活着时的种种,叶少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任由王平伏倒在小马身前,失声痛哭。

    “小马,对不起,对不起,我好后悔……”

    王平声音哽咽,哭得格外凄惨。

    叶少阳相信,她不是装的,她是真的后悔,可惜,一切都结束了。

    王平哭了一阵,情绪稍微缓和,起身看着叶少阳,道:“少阳,你杀了我吧,也许我只有魂飞魄散,才能弥补犯下的罪孽了,你动手吧。”

    “你以为,你想解脱,就可以解脱?”叶少阳咬牙说道,“你想死,我还真不让你死!”

    说完,从腰带里拿出一张灵符,划破指尖,用血在上面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芮冷玉在一旁看见,惊道:“天师结!”

    叶少阳双手把灵符折叠起来,烧成灰,闭上眼睛,默默祝祷一番。

    把神情愕然的王平一把拉过来,撬开她的嘴巴,对着手掌一吹,将纸灰全吹进她嘴巴里,冷冷说道:“你后悔是吗,你想求死是吗,我偏偏不让你死,去地狱历劫去吧!”

    萧逸云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是震惊不已,无话可说。

    叶少阳在王平体内种下了天师劫,又称天师的诅咒,属于一种天师的特权,只能对那种犯了杀劫、罪无可恕的鬼魂施展。

    这种天师的诅咒,历经百劫而不消除,阴司也没办法,不能让鬼魂带着诅咒轮回,只能扣押在地狱中,历无量量劫,直到天师对这鬼魂的恨意消失,才能解除这种可悲的状态。

    叶少阳又写了一道天师符,烧掉,双手虚握起手,望着悬空燃烧的灵符,说道:“茅山第三十九代传人叶少阳,奏请楚江王,将历劫亡灵王平压入活大地狱第十六殿寒冰小地狱,以寒冰凄苦,历无量量劫,永世不得超生!”

    王平一听,大叫一声“不要!”

    重新抱住叶少阳的腿,苦苦哀求:“不要啊,少阳,你杀了我吧,好歹成全我!”

    “现在后悔,晚了!小马也很后悔上你的当,也很想回到人间,谁又来成全他,谁来把他还给我!”

    叶少阳愤怒的大吼一声,抓住她的头发,往上一掼,符火立刻打下来,将其魂魄包围,以灵符之力,直往北方飞去。

    空气中不断传来王平的嘶喊求饶声,凄惨无比,但在场没有一个人为她感到怜惜。

    “噗!”叶少阳身躯一震,喷出一口血。

    杨宫梓本来离他最近,想要上前,见芮冷玉动身,又站住了。

    芮冷玉上前扶住叶少阳,叹了口气,道:“你这是何苦了。”

    不经崔府君核名、阎罗王定审,直接动用天师结,将亡灵打入活大地狱,虽然王平罪大恶极,也足以下地狱,身为天师的他也有这项特权。

    但毕竟是有违阴司戒律,牵动业力,不受伤才怪。

    这种伤很快就可以复原,但是造下的业果,却会增加印证混元的难度。

    众人想到整件事的经过,想到王平与小马各自的冤孽和结局,也是唏嘘不已。

    “小王八蛋,够狠。”道风望着叶少阳,微微一笑。

    叶少阳上前一步,道:“把小马的元神精魄给我!”

    道风挑了挑眉毛,道:“你有办法令魂魄复生?”

    叶少阳张口结舌。

    “夫君,赵元帅不是有办法吗,你当初就是精魄复生。”杨思灵碰了碰李孝强的胳膊说道。

    “这……”李孝强为难道,“那是赵元帅与我有机缘,要是拿着一个人的精魄去求他,他绝对不会帮忙的,毕竟这是天地大道……”

    叶少阳也知道这点,所以根本就没报任何希望。赵玄坛八代天师,道法绝伦,的确有枯木逢春之术,但精魄复生乃是逆天而为,偶尔遇到十分有机缘的对象,或许可以出手一次。

    要是随便给人还魂,他非但当不了元帅,现在必然在地狱里呆着。

    退一步说,假如赵玄坛与小马真有机缘,现在赵玄坛已经来了,也不会等着人去找他,那是一点希望也没有的。

    叶少阳咬紧牙关,冲道风一字一顿说道:“你无论如何,也要复原小马的魂魄!”

    道风眉毛一挑,“你求我办事,还这么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