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009章 冰蚕的冤情1
    叶少阳看着墓碑上“覃小慧”三个字,边上一个墓碑也是覃小慧,心想估计凡是走过这里的人,一定都会很诧异。

    先给那个真的覃小慧献了一束花,然后叶少阳来到冰蚕的墓前,慢慢烧纸。

    “一直很想来看你,但是……很多事情,分不开身,其实,一直记着你。”

    叶少阳默默烧完一捆纸,在坟前呆了一会,见墓砖上蒙了一层灰,随后从背包里摸出两张符纸,用力擦去灰尘,想要扔到一边。

    感受到手中有些不对,低头看了一眼,眉头皱了起来。

    紫色的灵符,一点点泛白。

    叶少阳急忙把灵符展开,仔细一看,自己拿的是两张试冤符,上面用朱砂画出的印记,正在一点点发白散去。

    有怨气?

    叶少阳怔住。

    试冤符绝对不会出错,而且自己的试冤符比一般法师的功效要强得多,一般法师的试冤符只能检测到几个时辰,自己的符至少能检查到十二个时辰之前。

    换句话说,在最近的二十四个小时之内,有鬼魂在小慧的坟墓前经过。

    这里是公墓,按说有鬼魂经过再正常不过。

    但叶少阳直觉有点不对。当下在墓砖上撒出一把糯米,这糯米被香油泡过,能吸收附近残留任何阴气。

    等了几分钟,叶少阳把糯米捞起来,用一张灵符裹住,烧掉,冒出来的烟不是黑的,而是深红色。

    叶少阳一看之下,心中大惊。

    这种红色表示的是怨气,而且色泽越深,说明修为越深。

    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一天里,这里有一只修为深厚的厉鬼经过。

    这里明明是公墓,有鬼经过很正常,但是哪里来的厉鬼?

    虽然尤其是最近,叶少阳总是跟一些厉鬼大妖打交道,但是在人间都市中,厉鬼是极少出现的。

    而且……这厉鬼为什么偏偏经过小慧的坟墓?

    叶少阳皱起眉头,定睛望着盖住尸骨的墓砖,想到里面的骨灰盒里装的是小慧的真身——那只冰蚕,而且她已经魂飞魄散,按理说也不会出现什么古怪。

    也许,只是巧合吧。

    叶少阳激活瓜瓜的魂印,过了一会,瓜瓜赶来。

    叶少阳跟他说了事情经过,让他在附近一带多转悠一下,找一找那个厉鬼。既然它在这里出现过,说不定还在附近。

    身为法师,一旦发现厉鬼的踪影,绝对不能不管。

    瓜瓜领命离去。

    “我走了,过一阵子,再来看你。”

    叶少阳站起来,在墓碑前默默站了一会,转身走远。

    一阵风吹来,卷起纸灰,缓缓升到半空,盘旋不去。

    深夜,一栋老旧楼房的天台上,叶少阳与芮冷玉坐在边沿上,望着街景。

    叶少阳听芮冷玉讲了一遍自己在鬼域中戾气爆发之后的事情,听到自己挥舞七星龙泉剑,在日军阵营中疯狂砍杀,着了魔一样。心中震骇不已。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在芮冷玉提示下,叶少阳尝试运转了一下罡气,感觉罡气之中,似乎有一种别的气息,这种感觉很奇妙,难以表达。

    “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吗?”

    “没什么不同,就是……好像自己变得更强了。”

    芮冷玉愣了一下,道:“有多强?”

    “这个……不经过实战,我也不清楚啊。”叶少阳挠了挠头,在内心深处与张果做了一下对比,毕竟他也是道士,而且两人打过两次,实力相仿。

    “我之前应该比他略差一筹,现在应该差不多了,而且我法器多,真打起来,应该可以压过他一头。”

    芮冷玉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你就别管那戾气了,反正你现在正常了。”

    叶少阳摇摇头,有些担心的说道:“我怕下一次万一再受什么刺激,还会暴走,六亲不认,到时候错伤自己人就不好了。”

    芮冷玉笑了笑,“你那时候是六亲不认,但你还认得我,我叫你停手,你就停手了。”

    叶少阳回忆不起这一幕,问道:“为什么?”

    “非要我说出来吗?”

    “这……”叶少阳明白了,这种事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不同。

    叹了口气,叶少阳说道:“真可惜,没有救回小马。”

    芮冷玉道:“那是没有办法的事。你是人,不是神。”

    叶少阳缓缓摇头,道:“我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当时至少有一个人,是有机会救小马的。”

    “道风?”芮冷玉很自然的想到了这个最强者,仔细一想,道:“不会,当时他被两个三等鬼首困住,脱不开身。”

    叶少阳道:“但是为什么小马一死,他立刻杀死一个鬼首,冲了过来?为什么之前冲不过来,那时候就可以了,而且,他那些手下呢?他如果一心想要救人,为什么只带了岳恒和那狐精?”

    芮冷玉怔住,沉思起来,眼睛猛然睁开,说道:“你这么一说,确实……还有一个疑点,他后来用了一面角旗收魂,那法器好像很厉害,但是他跟那两个鬼首打的时候,并没有使用……

    可是,当时你魂魄被张果拉走,千钧一发,他也没出手。你要说他不关心你的安危,我打死也不信的。”

    “不是还有杨宫梓吗,他知道杨宫梓没出手,或者……他们两个是商量好的,没到最后关头,他所以没出手?”

    叶少阳想起杨宫梓也是巧,偏偏那个时候,杨宫梓要修炼什么混沌天体,而且偏偏在自己快要不行的时候才出手相救。

    如果把这些事连在一起看,会发现很多问题。

    “我没有跟道风说好。”

    杨宫梓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两人急忙回头,见杨宫梓从远处走来。

    叶少阳立刻有点尴尬,摊着两道:“我只是猜测一下。”

    “道风那边我不知道。但是我,绝对不可能冒险把时间拖到最后,”杨宫梓冷冷说道,“因为对象是你。”

    芮冷玉眼帘低垂,出于女生的敏感,从杨宫梓这句话中,隐约发现了某种真相。

    叶少阳点点头说道:“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