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010章 冰蚕的冤情2
    杨宫梓走过来,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个人影,是陈露,看着叶少阳的表情有点不好意思。←,

    她是最常失踪的一个,叶少阳很想问问她最近都去干什么了,上一次,怎么会跟王平在一起,不过现在事情了结,再去问那些细节也没什么意义了。

    “少阳,我们是来向你道别的。”陈露说道,“我们要去找道风了。”

    叶少阳一想,也是可以理解,为了缓和气氛,开了个玩笑,道:“你们是情敌好吧,怎么可以结伴同行?”

    杨宫梓微微低头。帽檐遮住了她的脸,看不见她的表情。

    芮冷玉暗中摇了摇头,叹道:“呆头鹅。”

    “再见。”杨宫梓幽幽吐出这两个字,纵身飞走。

    陈露冲叶少阳和芮冷玉挥挥手,也转身飞远。

    “杨宫梓最近的表现,太奇怪了。”叶少阳自言自语,“她以前是很冷酷的,不是这个样子,跟个怨妇似的。”

    芮冷玉笑笑,也不说破。想起刚才的话题,说道:“你也别多想了,道风跟小马没什么关系,救他也是人情而已。”

    叶少阳道:“我只担心,他是故意想要小马的魂魄。”

    “那又怎么样,害死小马的是张果和王平,跟人家没关系。他既然收了小马的精魄元神,肯定有办法救活他,有你在中间拦着,他也不会把小马怎么样的。”

    叶少阳点点头,只要小马魂魄能复活,别的以后再说。

    这样想着,心中总算有了些安慰。

    芮冷玉道:“有件事情,我还要跟你说,关于王平……”

    叶少阳一听就知道了,道:“你也觉得我对她的惩罚太残忍了吗?”

    “她是罪有应得,但是如果她真心悔改的话。我想……如果小马魂魄复生,也不希望看到她这么凄惨的样子吧。”

    “嗯,等小马复生,我就收回天师结,让阴司自己发落。”

    两人在天台坐到午夜,下楼去睡觉——

    叶少阳让芮冷玉睡自己房间,他睡小马的房间。

    躺在小马的床上,叶少阳满脑子都是小马生前的音容笑貌,挥之不去,在床上躺了好久也没睡着。

    只好念了一遍静心咒,刚要睡着,突然听见房门打开,心中一惊:家里只有自己和芮冷玉两个,大半夜的,她来自己房里干什么?

    抬头一看,当场愣住。

    进来的是一个姑娘,但不是芮冷玉,而是一个身穿某种民族服饰的姑娘,用长袖捂着脸,低头嘤嘤哭泣着,看不到脸。

    叶少阳注意到一个可怕的地方:这姑娘的两只手,黑瘦黑瘦的,仔细一看,倒吸冷气,这哪里是手,分明是两串树枝!

    鬼?邪灵?

    叶少阳当然不会怕鬼敲门,当即坐起来,一把摸到勾魂索,想了想又放下了。

    对方既然跑到自己面前来哭,一定必有深意,但不会有恶意。

    就算是鬼首,也不会胆子大到前来戏弄自己。

    “你是谁?”叶少阳轻声问了一句。

    那姑娘松开袖子,抬起头,朝叶少阳看过来。

    看到她容貌的一瞬间,叶少阳感觉浑身血液都凝滞了,过了十来秒钟,才回过神来,浑身一颤,猛然站了起来,失声叫道:“小慧,你没死!”

    面前这个姑娘,是自己白天才在公墓里祭拜过的那位:覃小慧!

    虽然她已经死了很久,但是叶少阳只一眼就认出她来。

    覃小慧默默看着叶少阳,眼中流出的不是泪水,而是血。顺着脸颊,一直流到脖颈里去。

    “少阳,记住,血色诅咒……”

    “什么!”

    叶少阳一惊,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小慧,你真的还活着?”

    覃小慧一张脸迅速腐烂,皮肤褪去,变得粗糙不已,仿佛树皮一样,隐隐有着五官。

    一个美女转眼间变成这个样子,比任何厉鬼邪灵看着都要瘆人。

    “血色诅咒,少阳,你一定要猜到,一定要救我……”

    她眼里流着血,一步步向后退,退出房间,房门关上。

    叶少阳冲过去,刚把房门拉开,门缝里突然钻进来一张鬼脸,冲他怪叫着,叶少阳浑身一颤,坐了起来。

    朝左右看去,才发现自己还在床上,一摸脑门全是汗。

    做梦?

    叶少阳正在迟疑,猛然听到门外又一阵细微的响动,急忙下床,冲过去拉开门,只见一道魅影,快速的闪进了芮冷玉的房间里。

    “小慧!”

    叶少阳想也没想,一步冲进去,伸手去拉她,手指从她肩膀上滑过,没抓住,本能的拉住了衣服,用力一拉,把一件衣服整个拉了下来。

    叶少阳左手立刻朝墙上摸去,这毕竟是自己的房间,手一伸就知道灯在哪。

    啪的一声,房间通明。

    “小……”

    叶少阳看见面前一副近乎完美的雪白躯体,当场愣住,大脑一片空白。

    “啊!”

    芮冷玉尖叫起来,蹲下去,捡起浴袍,遮在自己身上。

    叶少阳一步冲上去,一只手去捂住她嘴巴,同时另一只手把灯关掉。

    芮冷玉拼命挣扎,大喊大叫。

    “别叫,别叫!”情急中叶少阳也来不及解释,只能去抓她的手。

    却不料芮冷玉挣扎动作太大,两人一个不留神摔倒,后面就是床,正好倒在床上。男上女下。

    叶少阳触手是她柔软的皮肤,鼻子里闻的也是她身上的香气,突然有点迷醉,登时浑身僵硬,忘了自己要干什么。

    芮冷玉突然放弃了挣扎,躺在他身下,剧烈喘息。

    “啪!”

    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叶少阳捂着脸,低头看去,芮冷玉眼中涌出热泪。

    一道鬼影,从窗外飞来。

    叶少阳一愣,本能反应是有鬼造访,千万不能让他看到芮冷玉的身体,情急中往芮冷玉身上压去,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将她身体遮住。

    已经做好准备应对抵抗的他,纳闷的发现,芮冷玉竟然没有反抗。

    “老大,你在这干什么呢!”

    来的是瓜瓜,看到叶少阳以奇怪的姿势趴在床上,一对眼睛瞪得老大。

    叶少阳直给他使眼色,让他出去。

    “什么?”

    瓜瓜又往前走了一步,这才看到他身下的芮冷玉,当场石化,随即急忙捂住眼睛。

    “你们,好羞人……我眼瞎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滚!”叶少阳冲他吼道。

    瓜瓜捂着脸朝外面跑去,口中嚷着:“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忽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