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011章 我想静静
    叶少阳等他离开,喘了一口气,望着身下的芮冷玉说道:“别喊了行吗?”

    “你是不是疯了!”芮冷玉说道,“你以为我是那种人吗?”

    叶少阳愣住,“哪种人?你在说什么?”

    突然明白过来,叫道:“我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芮冷玉沉默了一瞬,说道:“你还不起来?”

    叶少阳这才注意两个人的姿势,暧昧的有点过头。急忙爬起来。转过身去。

    “把衣服给我!地上!”

    叶少阳低头捡起她方才掉落的衣服,是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裙,头也不回的扔给她。

    “原来你让我在这里过夜,果然是有企图的。”芮冷玉冷冷说道,声音里带有一丝哀怨。

    “我哪有什么企图!”叶少阳一激动,忍不住转身去看她。

    结果芮冷玉衣服才穿到一半,又是一声尖叫。

    在这种事情上,任何性格的女人都是这一种反应,芮冷玉这种冰山美人也不例外。

    穿好衣服,芮冷玉把被子拉过来,蜷缩在里面,靠在床上,望着叶少阳的背影,冷冷说道:“你想什么呢,还不滚出去。”

    “我想静静。”叶少阳双手捂脸,方才那一番旖旎的接触,令他道心有点乱。

    “你想周小姐?”

    “你……你们为什么都当成是她?”话一出口,叶少阳就后悔了。

    芮冷玉冷笑一声,道:“‘你们’?还有谁?”

    “没有谁。”叶少阳连连摆手,回头看着她,“听我说,我真的不是色狼,刚才……不是有意侵犯你。我是那种人吗?”

    芮冷玉冷冷看着他,那表情就是,你就是这种人!

    “那你为什么趁我上万洗手间追着我进来,又抱我,还捂我的嘴……”月光下,芮冷玉脸色有点发红。

    “抱你?没有的事!”

    叶少阳急忙解释,“捂你嘴,是怕你喊啊,这深更半夜的,这破筒子楼住的都是三姑六婆的,最喜欢八卦这些,听见你喊,当成什么了,以后我还怎么做人。”

    “那你为什么把我推到床上来……”

    “我摔倒了。”叶少阳挠挠后脑勺,有点尴尬,“那个,这回答听上去有点像借口,其实是真的……”

    芮冷玉哼了一声,“那你为什么跟我后面进屋?”

    我为什么跟你后面进屋?

    叶少阳睁大两眼,被她这么一闹,一时间想不起来这么做的初衷了。

    想了一会,一拍脑门,“小慧!我把你当成小慧了!”

    急忙将自己做梦见到小慧的经过讲了一遍。

    芮冷玉听完,不以为然的说道:“别扯了,她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我刚进屋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阴气,不可能是鬼魂造访。”

    叶少阳缓缓点头。“是啊,我的惊魂铃也没响,按说不可能是鬼……可能是我白天去过她的坟墓,所以夜有所梦吧。”

    “嗯,行了你可以走了。”芮冷玉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叶少阳看了她一眼,脑海中不由自主就浮现出她之前的样子,顿时有点面红耳赤。

    “你想什么呢!”芮冷玉面上一红,从枕头下面抽出松纹古定剑,对叶少阳指了指,“还不快滚!”

    叶少阳急忙逃走,到门口又摊了摊手,道:“我可是清白的,你跟我一起这么久,居然怀疑我。”

    “任何女孩子在那种情况下都会惊慌失措的好吗,管你是谁。这是一种自保的反应,我没拿剑戳你就不错了!快滚!”

    叶少阳急忙退出去,刚要关门,芮冷玉又叫了一声:“回来!”

    叶少阳一愣,怔怔的看着她。

    “你……看到多少?”芮冷玉低下头,轻声说道。

    “什么?你大声点。”叶少阳是真没听清。

    “你看到多少!!我的身体!”芮冷玉一怒之下吼起来,接着羞得满脸通红。

    叶少阳被她吓的浑身一震,呆了呆,闹着后脑勺,问道:“这个重要吗?”

    “很重要,除了我师兄,没人看过我全身。”

    “你师兄!!!”叶少阳气血上涌,一跳三丈高。

    “一岁多的时候吧。”芮冷玉抬眼看着他,“你激动什么?”

    “没事没事。”叶少阳摆了摆手,长出了一口气。

    “我问你话呢,你……看到多少?”

    叶少阳脑海中不由自主又浮起那一副雪白的画面,急忙摇头,道:“太黑了,我什么都没看到。”

    “刚才开灯了。”

    好吧……叶少阳摊了摊手,“你就当我什么都没看到行吗?”

    芮冷玉盯着他看了一会,道:“我当你什么都看到了。”

    叶少阳无语,还想解释,芮冷玉淡淡说道:“你出去吧,我也想静静。”

    “那个……晚安。”

    叶少阳耸了耸肩,把门关上。

    回到床上坐了一会,情绪静不下来,叶少阳只好去冲了一个冷水澡,回到卧室,想起自己的恶梦,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尤其是白天,还在覃小慧的坟前感应到厉鬼的存在……把这两件事连在一起想,顿时感觉有些蹊跷。

    当下激活瓜瓜的魂印,过了一会,感到肩膀一沉,低头一看,一对胖乎乎的小手搭了上来,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瓜瓜趴在窗台上。

    刚才自己靠在窗台上坐着,他一拉开窗户,自然就摸到自己了。

    “你想吓死人啊!”叶少阳训斥道。

    “老大,你是天师啊,还怕这个?”

    “废话,这大半夜的一只手从后面搭你肩膀,你不怕?本能反应好吗。你赶紧进来!”

    万一楼下有人经过,看到一个小孩悬空趴在窗台上,还不吓死过去。

    瓜瓜跳进房间,往床上一坐,用猥琐的母光冲叶少阳挑了挑眉毛,“老大,你们结束了?”

    叶少阳一愣,明白他说的是什么,立刻一拳打过去,瓜瓜翻身而逃。

    “不要乱说,那是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叶少阳郁闷的大叫,“你一个孩子,思想怎么这么龌龊!男人跟女人一起非要做那种事吗!”

    “不是啊,”瓜瓜郁闷的挠挠头,“可是你们衣服都脱了……”

    “谁脱衣服了,是她脱了,我没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