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017章 中邪的妹子2
    叶少阳故意说的大声,柜台那网红妹子听到,急忙打开钱盒,数了一遍钱,道:“是少了三百,他是骗子!”

    小伙子面色一沉,对着叶少阳挥起拳头。

    叶少阳一把抓住,突然感到脑后生风,急忙躲开,一个拳头捅了过来。

    回头一看,不知从哪冲过来两个人,朝自己扑过来。

    “我靠,还有同伙!”

    叶少阳脚下一错,在那个小子胳膊上一推,跌在那两个人怀里。

    “多管闲事,弄死你!”

    三个人一起上,围攻叶少阳。

    店堂过于狭小,叶少阳又怕砸坏东西,有点放不开身后,不过对付几个小混混还不成问题,一会工夫放倒了两个,躺在地上直哼哼。

    那个骗钱的小伙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太不仗义了!”叶少阳摇摇头,把脚下两人交给赶到的保安,自己去追那个小子。

    那小伙打架不行,但是专业技能——跑路倒不含糊,一口气跑到广场上,骑上一个摩托车,等叶少阳赶到,已经发动走了,一只手冲叶少阳竖起了中指。

    叶少阳一怒之下,刚要施展茅山凌空步去追赶,突然一辆敞篷跑车停在自己面前。

    “师父!什么情况!”车上一个姑娘大声喊道。

    叶少阳一看是张小蕊和马承,立刻跳上车。跑车只有两个座位,正不知道往哪坐,张小蕊起来,把他按在座位上,自己坐在他腿上。

    叶少阳指着已经跑的快不见踪影的摩托车,道:“是个抢劫犯,能追上吗?”

    “你太小看法拉利了。”

    马承一脚油门,汽车调头,立刻追赶过去。

    公墓在山上,下山只有一条大道,刚修没两年的新路,坡度小,非常平坦,而且因为终点只有公墓,路上没什么车和行人,路况很好。

    马承加大油门,跑车立刻显示出了极佳的性能,很快追上小伙的摩托车,按了两声喇叭。

    小伙起初根本不知道这辆车是追他的,刚放松警惕,听见汽车鸣笛,回头看去。

    叶少阳悠闲的冲他竖了竖中指。

    小伙吓的差点没把车开到山沟里。

    “快跑啊!来来,我们来飚车!”张小蕊兴奋的朝他挥手大喊。

    小伙没办法,将摩托车速度开到最快。

    法拉利悠闲的在后面跟着。

    “开这么慢干什么,撞他啊,快撞!”张小蕊立刻不爽了,甚至上去抢马承的方向盘。

    叶少阳吓的赶紧把她按在自己怀里。马承也瞥了她一眼,“我的大小姐,这是下山,撞过去他会摔死的。”

    “他不是抢劫犯吗,死了活该!”张小蕊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

    叶少阳无语说道:“你不是修行冥想去了吗,怎么感觉比以前还疯了?”

    “多刺激啊,平常哪有这样的机会。”

    张小蕊站起来,冲那小伙大声喊叫,驱赶他快点开车。

    摩托车开下山,法拉利也追上去。

    马承一眼看到左前方有个建筑工地,靠路边有一个很大的沙堆。说道:“你们抓好了。”

    张小蕊立刻返身抱住叶少阳,骑坐在他身上,兴奋的大喊:“撞他,撞他!”

    叶少阳脑袋被她那胸前两团捂住,差点没背过气去,好不容易挣脱出来,突然感到汽车一个急转,横在路中间。

    那小伙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真敢拦截,刹车不及,一头撞在法拉利车车门上。

    法拉利一阵剧烈摇晃,平地移动了几米远。

    摩托车却因为惯性,直接从上空飞了出去,正好落在沙堆上。

    小伙倒栽葱的插进沙子里,费了好大力气才爬出来,虽然没受伤,却也没有力气逃走,躺在沙堆上,一脸迷茫的看着法拉利上的三个人,嘴里嗫嚅着:

    “疯子,疯子……”

    叶少阳回想刚才的一幕,感到浑身发软,冲马承骂道:“你特么真行啊!”

    “我算准了,撞不死人。”马承回答,脸上带着兴奋的笑意。

    张小蕊跳起来,手舞足蹈。“好刺激好刺激,太好玩了!”

    好玩……叶少阳无语。三人陆续下车。

    叶少阳看到左边车门被撞瘪了一大块,心疼的说道:“这修车得不少钱吧。”

    “几十万吧。”马承看了一眼说道。

    叶少阳摇摇头,“他为了三百块钱都卖命,你可别指望他帮你出钱。”

    “那有什么关系,图个刺激。”马承轻描淡写。

    赔上几十万修车费,只为了图刺激……

    叶少阳无奈摇摇头。“还是你们有钱人会玩。”

    叶少阳走上沙堆,把那小伙拽出来,检查了一下,见他没受伤,拍拍他肩膀说道:“本来只是骗钱,你这拿钱一跑,就成抢劫了,还摔成这样,你说你图什么。”

    那小伙惊魂未定,哪里说得出话来。

    张小蕊拿出手机报警。

    工地上有很多人在干活,还以为出车祸了,都上来围观。

    一个工头模样的家伙走上来,看着叶少阳三人,说道:“你们干什么的,把我们管道都轧坏了。”

    叶少阳三人低头一看,车轮下面压着一根橡皮管,也不知道是供水的还是干什么的。

    “一根管子能有多少钱,给你就是了。”张小蕊毫不在意的回道。

    那工头看到法拉利的标志,咽了下口水,有些为难的说道:

    “不是钱的事,管子坏了一时半会也补不上,耽误工程进度,我也是个打工的,这事得有个说法,不然上面追究,我也不好说。你们……”

    “你给你们总经理打电话吧。”工头话没说完,就被马承打断,“就说是我轧坏的,他不会为难你的。”

    工头连连点头,“请问怎么称呼?”

    “叶少阳。”

    叶少阳本以为马承认识对方老板,报个名就完事了,哪里想到报的是自己的名字,当场怒道:“你报我名字有什么用!”

    工头看他们这样子,以为在推卸责任,急忙问道:“请问叶少阳先生……认识我们总经理?”

    “不认识,你去问你们总经理,认不认识他,如果不认识,就让他去问问总公司的周经理。”

    马承指了指公示牌上的施工单位,是一个叫绿源建工的单位,对叶少阳笑道:“星城的下属公司,你名字在这比我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