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021章 蛊中蛊
    叶少阳正在思考跟蛊术有关的事情,没有理他。

    马承还以为他是没有把握,接着说道:“你一定要救活她,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叶少阳,咱俩都要完蛋!”

    叶少阳看他一眼,道:“什么意思?”

    “我只告诉你,她爷爷,把她当做命根子。她要是出什么事,别说你,就算是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叶少阳没做声。

    汽车开到租住房楼下,叶少阳背着张小蕊上楼,用钥匙打开门,看到一个脸色惨白的人坐在沙发上,还当是鬼,愣了一下才发现是芮冷玉,在敷面膜。

    叶少阳把张小蕊抱进屋里,放在床上躺着,芮冷玉急忙走过来,见到是张小蕊,一下子也愣住了,道:“怎么回事?”

    “中蛊了,命在旦夕。”叶少阳喘了一口气,在床边坐下去。

    “你别休息啊,你快救她啊!”马承着急忙慌说道。

    “我是想想要怎么办!”叶少阳狠狠瞪了他一眼,对于蛊术,自己了解的并不多,不敢乱来,于是快速把事情经过跟芮冷玉说了一遍,她长居南方,又是民间散修,见多识广。

    “蛊中蛊!”芮冷玉一听,大惊失色。“这种蛊太邪门了。你得知道她体内是什么蛊虫才行!”

    叶少阳道:“就是不知道,当时那血蟾蜍钻进她嘴里咬了一口,我都没有看到蛊虫。”

    现在蛊虫已经进入她体内,看不见摸不着,无法判断是什么蛊,问题的结症就在这里。

    “蛊有生蛊十八,熟蛊十八,一共三十六种,每种的解法都不一样。”

    芮冷玉低头看着张小蕊,说道,“如果让我知道是什么蛊,我有办法解,但我也不是养蛊师,光看外表我也判断不出是什么蛊。”

    两人讨论了一会,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有打电话催老郭来。

    老郭赶到之后,也只是判断出那只蟾蜍,是十八生蛊中的“血蟾蛊”,是为蛊身,死之后立刻化成血水,说明了它不是真的生物,而藏在它体内那个真正的蛊虫,是为蛊灵,究竟是什么,无从判断。

    “这蛊中蛊,据说只有生苗中的大巫师才会,就算是一般养蛊人,也是解不了。”

    老郭看了叶少阳一眼,“对方的目标其实是你,你这徒弟是替你中招了。”

    叶少阳点点头,这一点,他在回来路上就想明白了。既然是给自己这个天师下的蛊,自然极为凶险,普通人的体质更是难以抗拒。

    想到这一点,叶少阳更是为张小蕊的处境担心。

    “师兄,你有没有办法确定是什么类型的蛊?”

    老郭点点头,从背包里拿出一块墨绿色的玉,雕刻成一条鱼的形状,但是无眼。叶少阳一看就知道是死玉。

    雕刻成这种形状的死玉,只有一个用途:

    古代有凶煞之人,尤其是江洋大盗一类,戾气深重,死后戾气不散,容易尸变,于是刽子手就用这种死玉塞进尸体的口中,能吸收戾气,避免尸变。

    刻成鱼的形状,只是为了取“御”的谐音。御这个字,不管是汉字本意,还是在道家佛家的咒语中,都有镇压的意思。

    一块被古尸含了几百年的死玉,其中蕴含的尸气和戾气难以想象,被法师用“五红豆”祭炼之后,妙用无穷。

    老郭按住张小蕊的手腕,用死玉在她大穴上滚了一会,只见原本墨绿色的死玉逐渐变成绛红色,中间还参杂着一些白色小点。

    老郭用符火烘烤,对着看了一会,说道:“是毒蛊。”

    叶少阳与芮冷玉互看了一眼,各自倒吸一口冷气。

    “毒蛊的话,那就麻烦了……”

    叶少阳暗自沉吟,随后说道:“眼下只有用十八神针锁住经脉,不让毒液入侵,先缓解一下,然后再想办法。”

    芮冷玉和老郭都点了点头。

    这时候有手机铃声响起。四个人都没动。然后马承想起什么,从张小蕊牛仔短裤的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屏幕一眼,摇摇头,递给叶少阳看。

    屏幕上显示来电人是“老妈”。

    不用说,是张小蕊的妈妈打来的。

    “你有没有办法在几个小时没治好小蕊?”马承问道。

    “几个小时,你做梦呢,几十个小时都不行。”

    马承叹了口气,想了一下,道:“那就瞒不住了,我们总不能把她一直留在这,到时候她家人找来,麻烦更大,还不如主动承认,争取他们谅解。”

    叶少阳沉吟起来,感觉有点无法面对张小蕊父母。

    芮冷玉说道:“马公子说的是对的,我们现在连怎么救醒她都不知道,瞒得了一时,也不能一直瞒下去,万一小蕊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他父母……”

    “她不会有三长两短,我一定要把她救活。不过确实瞒不住。”叶少阳对马承道,“你通知她父母过来吧。”

    这时候电话已经挂了。马承回拨过去。

    “阿姨,我是马承,小蕊跟我在一起,她……出了点情况,您别激动,我们现在一个朋友家里……嗯您来了再说吧,地址是……”

    挂上电话,马承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叶少阳,说道:“等他父母来,我也不敢保证发生什么事,也许你会被抓起来。”

    “抓起来。”叶少阳皱起眉头,“他们还能抓人?”

    “这么跟你说,小蕊爷爷跺一跺脚,整个石城都要地震。”停了一下道,“我不会有什么事,但我也是当事人,到时候保不了你,你到时候找小茹吧。”

    叶少阳道:“他们不会抓我的。”

    马承道:“他们一家很低调,人很好,但是事关小蕊,他父母一定会失去理智。”

    叶少阳没说什么,低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张小蕊一眼,暗暗叹气,他现在只关心怎么样才能救活她。

    十分钟后,楼下响起汽车的声音。

    马承来到窗前,往下面一看,来了三辆警用面包车,停在楼下空地上,但是车门没开,车窗完全关闭,没有人下车。

    “这是什么意思?”叶少阳上前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