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047章 碗坟巨怪1
    叶少阳双手抓住尾巴,在空中抖了三下,用来掼在一块巨石上,摔的七荤八素,鲜血迸射,半天才爬起来。

    这并不是一般的邪物。叶少阳心中非常明白,这一点从它能突破朱砂线封锁、破体而出,就可看出大概。

    不幸的是,他遇到的对手是叶少阳,从一开始就被占了先手,完全发挥不出,甚至连还手都不能。

    这会儿刚从石头上爬起来,叶少阳手持一方大印,兜头打下来。

    “冥冥貔貅印,一镇天瘟路、二镇地瘟门、三镇人有路、四镇鬼无门,天罗地网不容情,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貔貅印将那怪婴牢牢压住,完全动弹不得,肉身被一点点碾碎,污血流淌,很快就没动静了。

    叶少阳做法收起貔貅印,目光寻找慕清雨,见她已经降住那僵尸,用一根草绳栓住手脚,用力扯在一起。

    那僵尸四肢挣扎,却挣不开看似脆弱的草绳。

    慕清雨喘了口气,去看被貔貅印压死的那个怪婴,看了一眼,立刻捂住嘴巴,惊呼道:“这是鬼血降!”

    简单介绍起来:这鬼头降,是黑巫术中间,极其厉害的一种。

    慕清雨虽然没见过,但也在书上看过。

    望着石头上一堆残躯化去的血污,最终用树枝挑起一串白花花的东西,说道:“这就是鬼血降的真身了。”

    “这是什么?”

    “紫河车,也就是胎盘。这门巫术,就是用妇女产子时的胎盘,在药水中浸泡,还有各种玄妙是术法,我就不知道是了。

    总之三年之后,紫河车化出邪灵,就是这鬼血降,用来伤人,极其难对付,你是怎么弄死它的?”

    慕清雨上下打量叶少阳,见身上干净,没有剧烈斗法的痕迹,十分好奇。

    “它没找到机会还手,直接就弄死了呗。”叶少阳耸耸肩。

    慕清雨道:“我们十八寨,绝对没有这么厉害的黑巫师,就算整个湘西怕是都没有了,不知道什么人,跟我们有这么深的仇,居然放出鬼血降……”

    叶少阳沉吟片刻,现在完全搞不定下手的是什么人,他突然想到了覃小慧,想到了血巫师……

    或许,这件事跟他们有关?

    “呀!”慕清雨突然惊叫起来,“那个吴瑶呢?”

    叶少阳一愣,四下望去,却是不见了吴瑶的踪影,心中震惊,仔细一想,一定是方才,自己和慕清雨分头对付僵尸额换鬼血降的时候,吴瑶失踪了。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去了哪里?

    “救命——”

    一声微弱的叫声,从远处传来。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急忙循着声音,一路狂奔。

    呼救声一直有,为两人指明了方向,一口气跑到山峰下,远远看到吴瑶立在一片水洼中间,双手死死抱着一棵树,半个身子已经陷入泥水中。

    那棵小树被她拉得弯的不能再弯,随时有折断的可能。

    两人一口气来到水洼旁边,吴瑶看见他们,哭喊道:“叶大哥,快点救我,有东西在下面拽我的脚……”

    叶少阳怔住,从腰间解下勾魂索,丢了过去,让吴瑶抓住,费了半天劲,却一点也拉不动。

    无奈之下,只好把勾魂索系在一颗树上,让慕清雨守住,自己冲下水洼,一只手抓住勾魂索,一步步挪到吴瑶的身边。

    用脚在她身下趟了趟,果然是用什么东西缠住她的脚,没等试出是什么,自己就感到脚下一沉:那个东西放开吴瑶,抓住了自己的脚。

    眼下这种情况,叶少阳也没时间磨叽,直接拔出七星龙泉剑,对着脚下刺去,感受到那东西浑身一颤,送来了手,向下缩去。

    叶少阳也不追击,抱住吴瑶,双手抓紧勾魂索,艰难的离开泥潭,回到岸边。

    浑身都是泥水,叶少阳累的不行,躺在地上直喘粗气。

    后来询问吴瑶,得知她是被一个鬼影强行拉到这里来的,按在泥潭里,然后那鬼影从下面拉住她双脚。

    她把裤子卷起来,抹去泥污,发现两个腿脖子上各有一圈乌青发紫的指痕。

    泥中那个邪物的力道,可见一斑。

    “那个东西,死了没有?”慕清雨不放心的问道。

    “挨了我一剑,八成是活不了,不过我也没把握,你在这做个记号吧,等将来有空过来处理一下。”

    叶少阳边说,心中边迟疑的思考起来:那黑影抓住吴瑶,也不杀死,显然是为了吸引自己前来。

    可是也并没有什么危险啊?

    叶少阳觉得这件事很想不通,恍然想到,莫非对方引自己来,不是为了杀死自己,而是有别的目的?

    那会是什么呢?

    突然间,慕清雨指着他身后的山峰说道:“那里有个山洞!”

    叶少阳回头望去,只见山峰下面,的确有个山洞,走过去仔细看,这山洞的外面全都是新土,下面不远处还有一个大土堆,心想这山洞八成是山体滑坡,才出现的。

    慕清雨观察左右之后,证明了这一点。

    “这山洞以前或许没有开口,就算有也很隐秘,因为洪水造成山体滑坡,这才显现出来。”

    慕清雨用手电筒朝里面照去,发现了一个长长的东西,一头大一头小,被两根木梁架在岩壁上。

    “悬棺!”慕清雨当场色变。

    在南方,悬棺很常见,只要山势够险,悬崖上差不多都会有悬棺。

    但像是眼前这种,把悬棺安放在山洞里的,却是非常少见。

    慕清雨弓着身子,用手电往山洞深处照去,发现悬棺似乎还不止一副。

    “你知道什么是悬棺吧?”慕清雨问叶少阳。

    叶少阳点点头,关于悬棺,他当然听说,这是一种不同于汉人土葬的风俗文化,说白了就是把棺材吊在悬崖上,上不碰天,下不沾地,为什么要这么做,叶少阳不知道。

    至于这些棺材是怎么运到悬崖峭壁上的,一直以来就有各种说法,叶少阳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

    慕清雨已经走到山洞跟前,举着手电,朝里面照去。

    叶少阳赶到她身边,一起观察,只见山洞内部宽阔,靠墙一侧的岩壁上,似乎挂满了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