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049章 无盐鬼女
    “也许,是提前埋伏好的,利用巫药或者某种阵法激活,或者很多人一起作法。”

    慕清雨一想,点点头,这种可能性最大。

    “你想过没有,是什么人要害我们?”

    叶少阳提问之后,等了半天没听见回答,转头看去,却发现慕清雨盯着一个方向发呆,转头看到,在位于山洞一侧的某地,有一座坟墓似的所在。

    上窄下阔,形如漏斗,与一般的坟墓没有两样,唯一让叶少阳好奇的是,在月光下,这座坟的周围显出一片幽幽白光。

    这是怎么回事?

    叶少阳走到跟前,俯身一看,的确是一座坟墓,但又不是:

    这坟墓不是土方,而是用碗堆起来的,一层一层,每一层的碗口都朝着不同的方向,紧紧扣在一起,严丝合缝。

    中间的缝隙糊满了泥土。

    坟头也是一只大碗,扣在最上面。

    碗搭成的棺材?

    叶少阳怎么看都觉得不可思议。

    慕清雨走上来,缩在叶少阳身后,望着面前这个造型奇特的坟墓,与叶少阳不同的是,她的眼中没有好奇,只有恐惧。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层碗棺,天呐!”

    “碗棺,是什么意思,用碗做的棺材?”

    “湘西独有的墓葬,”慕清雨声音发颤,“也叫巫棺,居然有七层,里面不是尸王就是蛊神!”

    叶少阳一愣,刚要说什么,就听见一阵清脆的响动:那一方碗棺,居然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轻轻摇晃起来。

    “碗棺打开,必有妖邪!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慕清雨用力扯叶少阳的胳膊,要拉他走。

    叶少阳看到在碗棺顶部,那个象征坟头的青花瓷碗,不断旋转起来,里面一点点渗出血一样的东西,沸腾冒着白气。

    “快走,快走!”叶少阳还想看个清楚,耐不住慕清雨苦苦哀求,看她神色十分慌张,知道不是装的。

    他倒是不担心碗棺里会爬出什么来,什么他也不怕,当想到现场还有慕清雨和吴瑶,还是小心点好。

    急忙把吴瑶扛在肩膀上,跟着慕清雨一起,向着山下飞奔。

    身后,清脆的声音响个不停,碗棺的摇晃似乎越来越激烈,猛然间,一切都停下来。

    叶少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

    坟头上那只碗滚落下来,一只手,从下面的缺口里伸出来,抓住边沿,一点点爬上来。

    慕清雨看见这一幕,当场吓得半死。

    “来不及跑了,我去会会!”叶少阳把吴瑶交给慕清雨,一转身,朝碗棺跑过去。

    鲜血不断从碗棺里涌出,已经浸湿了一大片地面,叶少阳走到边缘,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只听一声怪叫。

    一道人影,撑开碗棺顶部,爬了上来。

    是一个长发女子,她从血污中出来,身上却没有一点血污,而是笼罩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东西,紧紧贴在身上,反而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

    她从碗棺上跳下来,一口气冲到叶少阳面前,口中突然吐出一缕白色丝线,朝叶少阳嘴巴刺来。

    叶少阳本能的侧身避过,不料那丝线在空中张开,分成十几股,兜头落下,将叶少阳头脸裹住,往口耳鼻中钻去。

    叶少阳一把扯住,却发现韧性十足,无法弄断。

    情急之中,急忙取出一道灵符,迎风一摇,阴火燃烧。对着自己脸上烤去,这才将丝线烧断。

    那女子后退了几步,用一个奇怪的姿势半蹲着,一双幽绿色的眼睛上下转动,打量着叶少阳。

    叶少阳也没有急于进攻,朝她打量过去,顿时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这女子身材极好,但是一张脸却是惨不忍睹,不是丑,而是根本就没有脸,上面长满了血痂,一层又一层,流着黄绿相间的液体,这副尊容,何止一个恶心了得。

    关键是她身材还那么好,配上这样一张脸,这种违和感,更加的让人感到怪诞。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还是一个美女被生生毁容了?

    “无盐鬼女!少阳哥,你小心啊!”慕清雨紧张的叫起来。

    话音刚落,那无盐鬼女猛然出击,双手间抖起一片血雾,朝叶少阳扑来。

    叶少阳拿出太乙拂尘,防守反击,心中暗暗称奇:这无盐鬼女,并不是鬼,有实体尸身,攻击速度极快,尤其是口中会吐丝,令人防不胜防。

    “太乙飞空度,拂尘扫千尘,急急如律令!”

    手臂一抖,太乙拂尘的尘尾展开,如同一张巨伞,将那无盐鬼女罩住。

    万道金光,从尘尾中飞出,打向她身上。

    无盐鬼女惨叫一声,跌倒在血泊中。

    血泊瞬间凝聚在她身边,托着她,向山下一个方向滚去。

    叶少阳当然不肯放她走,展开凌空步飞身追去,在树林里总算截住,祭出貔貅印,临空打了下去。

    貔貅印砸在无盐鬼女头顶,只听一声惨叫,血泊被震碎,无盐鬼女趴在趴在地上,浑身颤抖起来。

    叶少阳飞身抢上,抓起貔貅印,想要再度砸下去。

    无盐鬼女双手抱住头,口中发出小女生一样的尖叫。

    叶少阳突然有点不忍,貔貅印悬在她头顶上方,没有落下去。

    随后心中涌起一丝自责: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

    美女画皮,红粉骷髅,本来就是要比那些面目狰狞的鬼怪更加可怕。

    当下一狠心,再度举起貔貅印,用力砸下去。

    无盐鬼女又是一声尖叫。

    这次叶少阳没有心软。

    无盐鬼女张口喷出一道丝线,分作数股,试图托住貔貅印,结果被貔貅印一击破了妖力,打在头上。

    无盐鬼女喷出一口血,倒在血泊中,脸上那些血痂爆开,污血横流,看上去惨不忍睹。

    叶少阳皱了皱眉,见她不再有能力反抗,摸出灭灵钉,想要直接钉死,以绝后患。

    “少阳哥……”

    无盐鬼女突然抬起头,一双清亮的眸子,楚楚可怜的望着叶少阳。

    是……覃小慧的声音!!

    叶少阳浑身一颤,差点没能站住,失声道:“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