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茅山捉鬼人 > 第1060章 温华娇的死因2
    走在路上,叶少阳想,自己像这样大半夜去挖人家祖坟,好像不是头一回了,其中还有一次是挖自己家的祖坟。

    十八寨的祖坟,与一般汉人坟茔不同,不是埋在平地上,而是在山上,沿着一道坡下来。

    在坟茔四周,还围着一道木栅栏,当中有一道木门,只有框没有门。

    叶少阳远远看着,就感到纳闷:有框无门,也没人看守,四周的栅栏还那么低,简直形同虚设。

    走到跟前,往栅栏上看去,原来都是桃木的,顿时恍然:

    这桃木栅栏不是用来防人,而是用来防鬼的。

    两人踏着泥泞山路,深一脚浅一脚绕到栅栏正面,吴瑶突然一把拉住叶少阳,伸手指向对面远处,颤声说道:

    “叶大哥,那两个是什么?”

    叶少阳定睛一看,两道人影,从坟茔深处慢吞吞的走来。

    两个人,走路都是一歪一歪的,好像有一条腿是瘸的。

    “是……鬼吗?”吴瑶紧紧抓住叶少阳胳膊。

    叶少阳一只手插进背包里,没有动。

    那两个鬼影并肩一路走来,面目逐渐可以被看清,吴瑶看了一眼,急忙缩到叶少阳身后,浑身颤抖起来:

    这迎面走来的两个家伙,长的并不恐怖,不是青面獠牙的鬼怪,相反,长着一张人类的脸。

    一对童男童女,看上去有十三四岁,浑身穿着白袍,脸也是白的,脸上却涂着厚厚的胭脂,嘴上擦着最浓的口红,点着眉心。

    最重要的是,两人脸上都带着微笑,表情十分逼真,但是看上去却像是一张假脸。

    这样一种拟人的脸,再配上夸张的妆容,平添了几分诡异阴森的感觉,比那些狰狞厉鬼还要显得可怕。

    两个家伙用一双大而无光的眼睛望着叶少阳,踮着脚,一步步走近。

    叶少阳后退半步,把勾魂索抓在手里。

    “我知道了,是童男童女!”吴瑶叫起来。

    “什么?”叶少阳心中一沉,“活祭?”

    “不是,是用牛皮纸扎的。”

    吴瑶道,“我们苗寨,凡是有地位的人死去,家人都要扎两个牛皮纸人,取了名字,在坟前烧掉,这两纸人就会以死者为主人,服侍他的阴魂。”

    停了一下,她接着说道:“我看这两个鬼的相貌,跟在坟前烧的纸人一样,而且,他们的腿都是瘸的……

    我记得在葬礼上,童男童女的一只脚后跟,要用剪刀剪开,说是把筋剪短,这样就不会跑了,只能在主人身边服侍。”

    叶少阳恍然,类似的传统,在汉人丧葬文化里也有,不过没有这么细致。

    服侍主人,那是扯淡,不管是汉人还是苗人,都属于华夏大地府管辖,死后都要入阴司,过奈何,进六道轮回。

    不过苗疆巫术里只有通神术,法力来自巫神,对于地府避而远之,不明就里,所以不少巫师以为人死后会留在坟墓里或是家中,甚至能保佑子孙后代,真是笑话。

    不过这童男童女既然是用巫术祭炼,能成邪灵,也属正常。

    童男童女一路来到桃木栅栏的门框后面,便站住不动了,一左一右立在两边,一双大眼睛望定了叶少阳,充满敌意。

    叶少阳顿时明白,这两个家伙是用来看守陵园的,生前也不知道下了什么咒法。

    而且陵园周围,用桃木围成栅栏,这一对邪灵也逃不出去。

    叶少阳让吴瑶等着,自己从门框里走了进去,那一对邪灵立刻抬起双手,好像僵尸一样,把一双尖细的手掌,对着他刺过来。

    叶少阳轻松避过。

    这种程度的邪灵,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三下五除二,将二人用朱纱线捆住,脸上贴了镇邪符,动弹不得。

    吴瑶心惊胆战的走进去,来到叶少阳身边,开口问道:“难道任何人进来,他们都会上前来阻拦吗?”

    叶少阳愣住,是啊,平时来上坟祭祖的人肯定不少,这一对邪灵必然不会显身阻拦,但是何以自己还没进去,就遭到他们隆重“接待”?

    仔细一想,只有一种可能:这邪灵对自己身上的罡气,或者法器的灵力有敏锐的感知。

    这大概也是祭炼他们的人,用某种巫术驱使的缘故。

    没时间去研究他们,叶少阳打开一个笔式手电,带着吴瑶,从外围开始,一个个坟墓找过去。

    墓碑上都有名字,这些年死的,还流行在墓碑上刻下照片,因此并不难辨认,只是坟墓太多,工作量不大。

    墓地越往山上去,地势越高,两人一路找上去,发现墓碑的质地和坟墓的占地,都逐渐增加。

    看来苗人的风水信仰也与汉人一样,同样的阴宅风水大局里,地势以高为尊。

    叶少阳正想着,突然惊魂铃“叮铃铃”的响起来,心中猛然一惊,一转身,看到一道黑影,从坟茔后面的山上飞奔下来:

    形状像一头猛兽,浑身漆黑,但是半透明,好像一道水墨画出来的烟雾。

    头部却是巨大,脸色惨白,竟然是一个女人的脸,怒眼阔口,仿佛带着一个京剧面具一般,脑袋周围,还长着一圈青色头发,两边分开,好像竖着三七分。

    这是什么鬼东西!

    叶少阳感知到这东西周身萦绕着一股邪气,显然也是一个邪灵,但是修为比那对童男童女要强得多。

    “你自己小心!”

    叶少阳把貔貅印塞到吴瑶手中,让她退后,迎着那只邪灵,凌空打出八枚五帝钱,组成八门金锁印,围着邪灵环绕,将其封锁起来。

    “呵……”邪灵喷吐出一口邪气,浑身一震,破开封印,身体化作一道黑烟,将叶少阳围起来。

    叶少阳早已抽出勾魂索,凌空抖动,护住周身,左手不断打出灵符,一口气结出七道法印,将那黑气定住,瞬间又回复了那副诡异的真身,摇头摆尾,试图冲出封锁。

    “你也是守灵的?”

    叶少阳牢牢锁住它,试探说道,“我要灭你,易如反掌,但我见你身上没有戾气,也不是恶灵,给个机会你。我不是来盗墓的,只是来找一具尸体,事成就走。你要是不闹,我就放开你。”